伊朗穆斯林归主者被判一年刑期

(图片:基督邮报)

根据援助组织“全球基督徒回应”(International Christian Response,简称IRC)报告,伊朗一名穆斯林归主者被指控“反对国家安全”和参与“反对国家制度的宣传”,被判处一年刑期。

周一,法官宣判65岁的Mahrokh Kanbari一年有期徒刑。两天前,卡拉季的伊斯兰革命法庭对其进行了审理。Kanbari的朋友告诉该非营利组织,法官对被告非常粗鲁,在其持不同意见时试图羞辱她。

去年圣诞节前夕,Kanbari在自己家中被三名伊朗情报人员逮捕。据说当局当时没收了她的手机,圣经和其他基督教相关材料。

在支付相当于约2500美元的保释金后, Kanbari得到获释,但她于1月份被正式指控危害国家安全。根据IRC的说法,她被推荐见一位宗教领袖接受“指示”重回伊斯兰教。

正如监督组织国际基督徒关怀差会(International Christian Concern,以下简称ICC)所报道的,Kanbari的被捕验证了“伊朗基督徒宗教自由持续下降的趋势”。

根据美国敞开的门(Open Doors USA)2019年《全球守望名单》,伊朗在全球50个对基督徒最危险的国家中排名第9。

作为一个约有8200万人口的伊斯兰国家,伊朗严格限制改信基督徒的权利,但归因于地下教会网络,该国的基督徒人口仍不断增加。

美国敞开的门估计伊朗今天有多达80万基督徒。

“基督徒被禁止与非基督徒分享他们的信仰,”敞开的门关于伊朗的情况说明写道。 “使用波斯语(伊朗穆斯林的主流语言)的教会敬拜受到禁止。穆斯林归主者变面临政府的逼迫;如果他们参加地下家庭教会,他们将面临遭到拘禁的威胁。伊朗社会受伊斯兰法律管辖,基督徒的权利和践行受到严格限制。”

7月,亚述基督徒达姆里娜·贝·塔姆拉兹( Dabrina Bet Tamraz,她的父亲、母亲和兄弟都被伊朗拘押)在美国国务院推进宗教自由部长会议上分享了她的故事。

塔姆拉兹是伊朗牧师维克托·贝·塔姆拉兹(Victor Bet Tamraz)的女儿,他带领一个波斯语教会直到2009年被关闭。她的父亲因为建立家庭教会并宣传“基督教犹太复国主义”被指“危害国家安全”,被判处10年刑期。

7月17日,总统唐纳德·特朗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会晤了27名来自17个国家的宗教迫害幸存者,塔姆拉兹是其中之一,她呼吁关注其家人和伊朗基督徒的困境。特朗普向塔姆拉兹保证,他将在未来与伊朗谈判中关注伊朗基督徒的困境。

副总理迈克·彭斯在部长会议上发言时提到了塔姆拉兹一家的情况。

“贝·塔姆拉兹牧师一家激励了全世界热爱自由的人士,我们非常荣幸今天能和他们的女儿塔姆拉兹在一起,”彭斯说。

彭斯补充说,伊朗人民“享有的自由少得可怜”,其中最不自由的是宗教自由。

彭斯说:“基督徒、犹太人、逊尼派、巴哈伊和其他宗教少数群体被剥夺了什叶派穆斯林享有的最基本权利。在伊朗,信徒经常被罚款、鞭打和被捕。”

去年,伊朗司法机构据悉颁布一项新政策,只允许经国家批准的20名律师代表活动家、宗教少数群体和其他与国家安全或政治犯罪相关的人。

7月24日,5名被捕的伊朗基督徒在要求聘请私人律师而不是法院批准的律师后,他们的法庭听证会被搁置。

根据ICC的说法,法官下令将两名基督徒牧师Matias Hagnejad和Shahrooz Eslamdous转移到伊朗臭名昭着的埃文监狱。其他三人Babak Hosseinzadeh,Behnam Akhlaghi和Mehdi Khatibi再次被重新拘留,并且保释金被定为15亿托曼(相当于近18万美元)。

“在面对出于政治原因的指控时,通过取消少数民族选择自己律师的权利,伊朗已经从他们自己的宪法中后退一大步,该国宪法保证人们有权选择自己的律师,”ICC在新闻发布会上解释道。 “自去年这一修正案以来,这是基督徒首次公开反对该政策的案例,这显示出信徒在抓住他们本已被严重限制的宪法权利方面面临的严重挑战。”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