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别为了总统辩护而出卖自己的灵魂

ByMichael Brown | 基督邮报专栏撰稿人
2017年07月3日|11:50 AM
文字大小
免费订阅电子资讯 ››
基督徒:别为了替总统辩护而出卖自己的灵魂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基督邮报或其编辑的意见。)

当我们的总统被不公正地攻击时,我完全为他辩护。作为耶稣的信徒,虽然有过疑虑,我也曾投票支持他。我也很乐意指出他担任总统做的几件好事情。但我不会牺牲自己的伦理道德、贬低自己的信仰来为他的错误言辞辩解。这么做就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丧失所有的信用。

众多基督徒和非基督徒都难于理解为什么我们福音派中如此多的人会投票给一个这么彻底与福音派无关的总统候选人。当我们解释说,我们投票是反对希拉里,最高法官提名人对我们很重要,特朗普似乎关注宗教自由,他们中有许多人就理解我们为何这么投票了。他们认为我们不是洗白特朗普,也不是否认他的缺点。有些反对者甚至还对我们的选择表示尊重。

但当我们发现必须替特朗普的每句话申辩,那就会让我们信用丧失,也玷污了我们的见证。

Like us on Facebook

促使我提笔写下这篇文章的原因是特朗普最近在推特上对全美广播公司(MSNBC)的乔·斯卡布罗(Joe Scarborough)和米卡·布热津斯基(Mika Brzezinski)的攻击。总统是这么写的:

“我听说收视率很差的@Morning_Joe说我的坏话(不再看了)。低智商、疯狂的米卡,还有神精病乔……在除夕夜期间一连三晚跑到马阿拉歌,坚持要专访我。她因为拉皮流血不止,我拒绝了。”

作为回应,我的推文是:

“如果你是支持特朗普的基督徒,你应该为特朗普发推文如此羞辱一个MSNBC的主持人感到羞耻。美国总统不该有这么低级的做法!”

  • 迈克尔·布朗
    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拥有纽约大学近东语言和文学博士学位,在多个神学院担任教授。他著有25本书,并且主持一个全国性的每日广播脱口秀《Line of Fire》。

实际上,现在的情况就是,这个星球上最有权力的民选官员称呼自由派新闻主播“精神病”和“低智商、疯狂”是不可原谅的。(更不要说什么“流血不止”这种说法及其所指了。)为了他辩护——我指的是,为他辩护,将他称为基督教保守派——更是不可原谅的。

我们继续忠于总统,但同时依然对如此用词感到羞耻。我们可以支持他,并且说:“总统先生,你的这种行为给自己带来羞耻,如果你的思想如此低级,那你不会得到你想要的尊敬。”确实,这才是逆耳忠言应有的样子。

当我们发现需要为此支持特朗普的时候,仿佛他是被可怕巨人们攻击的小可怜,那我们也是在贬低自己。如果你的儿子、女儿或配偶、父母是总统用如此语言攻击的人呢?你的感受会是什么样?当他这么做,最终伤害的是他自己。

有人是这么回应我的推文的:“这个完美的救主有蓝领工人的口吻,我们得试着降低对此的敏感性。新闻工作者也是要负责任的嘛。”

第一,没有谁否认新闻工作者要负责任,许多保守派新闻人没日没夜地抨击自由派(反过来也是)。第二,更重要的是,将我们完美的救主批评罪人与总统称电视记者“精神病”、“疯子”比较,不止可笑,简直是可恶了。

但评论我这则推文的人中不止一个人将特朗普-耶稣进行对比。至少有两位牧师在我的推特账户下为特朗普辩护,其中有一个将特朗普的话与耶稣和保罗的话对比。(在此我就不原文引用了,也许他们的想法已经改变了。当传播福音的牧师拿特朗普的话与耶稣的话对比,事情会有多糟糕,你懂的。)

一位女基督徒对我简直愤怒了:“你太过分了!先生,你可不是全能的上帝,别以为自己替神说话!”

因为说我们不该替总统说出孩子气的话而辩护,我就过分了?我建议总统应该读一读箴言是怎么讲王者应有行为的,这就过分了?(在互动中,我两次引用了箴言的经文)。因为我说,作为基督徒,我们应该为那些推文感到羞愧,就过分了?

还有人写到:“没有谁需要感到羞愧,希望他坚持下去。”是的,我希望总统继续用最残忍、最不成熟的方式来毁谤别人。为你加油!

还有一个人说:“基督徒不该看到一个人的缺点后只对此做出回应。隐藏自己情绪的人并不可耻。”

我在想,如果希拉里·克林顿是总统,用这种粗鲁的话语嘲笑保守派新闻人,这些基督徒会说什么?

然后还有人为特朗普先生感到难过的。他们发推说媒体对特朗普不公,特朗普一直受到死亡威胁。他当然应该自卫!

重申一下,这种回应只是胡搅蛮缠。他是这个星球上被保护得最严密的人,按照我的认知,新闻主播并不是想要杀他。而且,麻烦告诉我,特朗普的自卫就是说脏话吗?如果他们歪曲报道了特朗普,那特朗普可以实话实说,不必大放厥词。大放厥词最终会落到自己身上。回击批评的最好方式就是推行那帮人所讨厌的议程。

但对我们这些为他每一条推文都辩护的人而言,我们让自己更像傀儡而非支持者,反而于事无补。

这个星期,安·库尔特(Ann Coulter)抨击肖恩·汉尼提(Sean Hannity),她写到:“肖恩·汉尼提,愿主保佑他的心,此人拥有的乃是特朗普信徒般的热忱。就算特朗普决定执行《共产党宣言》里的政策(而这是恰恰共和党医保方案里实际在做的事情!)他也会支持共产主义的。”

我无益加入他们的争论,但要提醒大家,忠诚并非盲从。

综上所述,如果你是基督教保守派,换位思考一下,问问自己,如果当初奥巴马总统用这些话来说拉什·林博(Rush Limbaugh)和劳拉·英格拉汉姆(Laura Ingraham)你会有什么感觉。你会为他辩护吗?

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拥有纽约大学近东语言和文学博士学位,在多个神学院担任教授。他著有25本书,并且主持一个全美性的每日广播脱口秀《Line of Fire》。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