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作家:妻子若顺服丈夫,婚姻会更美满

斯坦萨·马里亚意大利作家科斯坦萨·马里亚(Costanza Miriano)和她的畅销书Marry Him and Be Submissive(嫁给他并顺服他)的封面。

意大利作家科斯坦萨·马里亚(Costanza Miriano)2013年发行自己的畅销书《嫁给他并顺服他》(Marry Him and Be Submissive)时,她也激怒了欧洲的女权主义激进分子。本中,马里亚诺建议女性为了享受更加美满的生活要摒弃女权主义并顺服丈夫。

现在她希望向现代美国女性重新介绍这个理念 ——保罗在以弗所书中的建议 ——上个月TAN Books出版了这本书的英文版。

“你需要从保罗的建议里学习并且要顺服。从字面上讲,这就像我们在意大利语里说的 ——‘放低’这样才能成为家庭的支撑。你必须成为家庭的支柱。你要通过适应、接受、建议和亲切地参与来支持每一个人,支持你的丈夫和孩子,”她写道。

“就是放低自己的他(在这种情形下是她)支撑起了世界,而不是将自己凌驾于别人之上的人。只有你能够做到这样,因为在你的家里,你是唯一的成年女性,就意味着是唯一一个灵活、温柔、可靠、坚强、耐心和有远见的人,”马里亚诺建议女性说。

她解释说,女权主义已经变成了伤害家庭和社会的破坏性力量。

“女权主义在以自己的方式繁荣 ——这是被爱、被理解和被重视的需要的大爆发。当聚焦自我肯定时,这就是走上了错误的道路。在这一点上,我们开始玩权力游戏;实际上,我们应该消灭我们在抗议的这个逻辑,”马里亚诺写道。

“说‘我们’,我意思是我们的母亲和姐妹。最后,这也会对我们更不利。解放——作为对公正的要求——导致了对平等扭曲的观念。平等不是相同。平等是给予可能不同的两个身份平等的尊严,”她解释说。

自从女权主义运动爆发后,她说,和前几代比较起来,现代女性不再有一个清晰的生活道路。

马里亚诺看来,这种不确定性,已经导致了对作为女人意味着什么的接二连三的定义,忽略了对女性的“在给予生命方面尽可能从每一个方式合作”的自然呼唤。

《嫁给他并顺服他》会在指导女性回归那个本能召唤上有所帮助,她说。

下面是基督邮报对马里亚诺的采访,文本稍有编辑。

基督邮报:到目前为止,你的书在美国的接受度如何?关于你的书,人们有何看法?

马里亚诺:一些朋友跟我解释说在美国,就像我们从欧洲人的角度看你,你是“黑或白”的人。这是一种意大利说你是一位清楚、正直的人的方式。你不喜欢灰色。所以,在他们看来,人们可能会喜欢我的书,因为书里表达了一种看待事物认真和清楚的(对有的人来说是基本的)方式。我不知道将来会怎么样,或许现在说还为时尚早。

基督邮报:2013年时欧洲的女权主义者因你的书而感到气愤。在美国有一些女权主义者联系过你吗?

马里亚诺:实际上还没有。但是我准备好了。我认为女权主义者基本上是受伤的女性。所以我不生她们的气。同样的事情也曾发生在我的身上,西班牙的女权主义者在广场上示威游行来抨击我的书:我对此感到的是柔和。

西班牙(图片:路透社/VINCENT WEST)西班牙CCOO公会成员在国际消除对妇女的暴力日(International Day for the Elimination of Violence Against Women)毕尔巴鄂的一场抗议上,撕毁印有意大利作家科斯坦萨·马里亚(Costanza Miriano)撰写的《嫁给他并顺服他》封面的纸张,2013年11月25日。

基督邮报:请告诉我们一点有关你的书在欧洲引起喧嚣的事。你是如何处理的?你是否曾经担心今天的女性会认为你的书疯狂或过时?

马里亚诺:我确定大多数女性认为我的书疯狂和过时。她们是被灌输这种思想而长大的,就是任何可能的传播方式(电视、新闻报道、娱乐产业以及现在的网络)所宣传的思想:如果你为自己做事情,如果你建立自己的事业、体型和权力,你就会快乐。

事实却恰恰相反:当一个女人给予生命时,她才是快乐的。不仅是从生孩子的意义上来说,而且也从照顾生命的这个意义上讲。我有很多成功的朋友:记者、医生、演员、工程师。…… 在她们人生中的某个阶段她们发现自己很孤独。她们不认同我们需要依赖他人的观点。但是事实却是我们确实依靠别人的目光。

我们需要被爱。首先,从神而来的爱。如果我们不嫁给神(像修女那样),就从一个男人得到爱。我经常收到来自邮件和社交网络的批评(我关闭了我的推特空间;在脸书里,我每天屏蔽一些人,因为我受不了别人在我空间的辱骂,还有一些反对我的网页。)有时我去剧院演讲有警察等着要保护我。我发现很滑稽。我很为这些警察担心:我总是觉得他们可能需要回家亲亲孩子,所以我努力讲得更快。

基督邮报:迄今为止,你的书在欧洲已经卖出多少了?

马里亚诺:我想超过20万册。或许对你来说这不是一个大数目,但是对我们来说已经很大了。在意大利,如果一本书卖出超过3千册,就认为是小小的成功,而且是很少见的。

基督邮报:你在书里说由于女权运动,现代女性在努力寻找一个作为妻子到底意味着什么的路线图。在今天众多教会的会众里,女性占了大多数,你认为教会是否没能做到影响这些女性呢?

马里亚诺:即使在教会里,有时属世的思维方式也在加强其影响。我认为没有比一个女权主义者修女更悲哀的了:她没有得到女性解放的愉悦部分(性、自由、性感的衣服和古驰鞋子),没有成为神设计那样的女人,这是唯一一个拒绝性感衣着的漂亮理由。

但是也有很多女性,多亏了教会的教导,很乐意做妻子、母亲,甚至是一个职场妈妈,而不害怕说:我需要我的丈夫,我需要保护。依靠某位爱我,拣选我的人是很美妙。我将自己的一生都归功于教会:如果我不是在教区长大并且学习了教会的教义,我将会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人,肯定是不快乐的。

基督邮报:你在教堂里对你的书籍做过有关报告吗?效果怎么样?

马里亚诺:是的,做过很多次报告。即使是在大教堂里。比如在热那亚,在意大利主教团的主教面前S·E蒙斯·安吉·班洛亚斯科(S.E. Mons Angelo Bagnasco),他现任热那亚红衣主教。整个大教堂都挤满了人。他们不得不再加椅子。当我在教堂演讲时—— 每月都讲很多次——这很容易!难的地方就是我上电视或在无神论领域。

基督邮报:作为一个基督徒父亲和丈夫,当我阅读你在书里给妻子的建议时,我发现自己在微笑点头。你发现有很多丈夫赞同你的建议吗?如果是这样,丈夫们告诉你什么是你说给妻子最重要的事?
 

马里亚诺:我收到了很多反馈(电子邮件、信息、电话——我先生说我太轻易给出了电话号码,那是因为打电话比发电子邮件快)。他们都是来感谢我,因为他们感觉最终理解了妻子。最重要的事情,据我的理解,是有关语言部分的建议。

“当我说我没在考虑我们关系的危机,我只是在看着墙想着我应该粉刷墙时,我的妻子相信了我,因为她读了你的书”,他们告诉我。而且他们很多人感谢我,因为我一直建议妻子对性生活投入关注。当我们成为母亲以后,有时我们完全觉得满足了,我们就忘记要对丈夫给予关注。

基督邮报:妻子们呢?她们发现什么是最有益的?

马里亚诺:你必须要知道我的书发行以后,意大利诞生了很多团体:它们的名字是“顺服的妻子”、“妻子和母亲天职”或类似的。她们有会议而且她们读我的书或者分享她们的生活经历。我觉得我帮助她们乐于接受男女之间的不同。当一个女人认为她丈夫不理解她时,这不是因为她丈夫不爱她。这是因为他是一个男人。我帮助女性翻译男人的语言。“我给你立了一个架子,”“亲爱的,我也爱你。”

我也帮助她们认识到我们都在挣扎的诱惑:我们想要控制我们周围的人。另一方面,男人想要避免牺牲。发现这是我们所有人必须做的斗争是一个解放,不是因为我们选择了错误的配偶,而是因为人性,从原罪中受伤了。我们能赢得这场争战,就是因为圣礼的恩典。因为我们的心是为神而造的,而且我们需要那种爱。极大的、永恒的、完全的爱。没有任何一个人能给我们这种爱(即使是布拉德·皮特)。

基督邮报:希拉里•克林顿正在加速冲刺要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性总统,据报道,一些宗派基督徒绝对不会投她的票因为她是一个女性。对于有这一想法的基督徒,你对他们有什么建议?

马里亚诺:据我从这里,从意大利所得知的,我完全同意。据我所知,她再一次成为想完全自主决定人性观的代表:比如,她认为堕胎是一个权利。她从计划生育项目中得到资金。作为一个基督徒,完全不可能投票支持她。

基督邮报:你想让女性和夫妇们从你的书里得到什么信息?

马里亚诺:婚姻是辛苦的工作。不是因为你选择了错误的人,而是因为我们的软弱。你和来自另一个星球的人结婚,而且你必须努力学习以他应得的方式爱他。他也在为你做同样的努力。这个辛苦的工作会在你的人生尽头有一个杰作,即使当你只看到错误和糟糕的部分时。

为什么这是值得的呢?因为你见神的面时要学会爱,神才是真正的配偶。如果我们不爱我们的丈夫或妻子,我们不能说我们爱神。当我们做一些我们不愿意做的事情时,让我们向神献上我们的心为祭,尽管受伤、脆弱,但是是为着永恒。

(翻译:Christine)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