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日利亚女学生遭绑架已100天 世界各地守夜祈祷

2014年5月10日,一个男孩参与守夜祈祷,在纽约曼哈顿的尼日利亚总领事馆前为尼日利亚被绑架女学生祷告。博科圣地4月14日在尼日利亚东北部偏远地区茨伊波棵的一所中学绑架了250多名女孩并威胁把她们卖为奴隶。(图片:路透社/GAIA SQUARCI)2014年5月10日,一个男孩参与守夜祈祷,在纽约曼哈顿的尼日利亚总领事馆前为尼日利亚被绑架女学生祷告。博科圣地4月14日在尼日利亚东北部偏远地区茨伊波棵的一所中学绑架了250多名女孩并威胁把她们卖为奴隶。

世界各地集会,守夜祷告纪念伊斯兰激进组织博科圣地从尼日利亚东北部绑架200多名女学生100天,大部分女生仍下落不明。

集会计划于周四在华盛顿特区的尼日利亚大使馆前举行,由宗教与民主学院(the Institute on Religion & Democracy)、音乐学院(Jubilee Campaign )和尼日利亚工作组(The Working Group on Nigeria)主办。

宗教与民主学院宗教自由学院主任菲斯·麦克唐纳(Faith J. H. McDonnell)在周三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说,“博科圣地通过恐怖暴力手段,强行推进尼日利亚伊斯兰化的意图,对美国和尼日利亚公民的安全都是非常严重的威胁。”

这周二在绑架后99天,尼日利亚总统古德勒克·乔纳森(Goodluck Jonathan)首次会见受害者家长和博科圣地袭击中的幸存者。受绑架影响的家属,因政府官员未能找到女孩们更加强烈地表达了自己的愤怒,并在政治上给政府施压,让政府采取行动。

估计大多数在4月14日从一所在茨伊波棵(Chibok)的学校被绑架的女孩,是关在山姆比萨森林(Sambisa Forest)这块拥有茂密丛林和广阔大草原的3万平方公里的区域。有关官员说219名女生仍下落不明,但有报道称这个数字可能更高,因为有些父母可能会出于恐惧隐瞒自己女儿的名字。

绑架事件发生时,女孩遭受困境的消息通过社交媒体#bringbackourgirls迅速蔓延。

据多家媒体报道,几十名女孩逃脱了他们的魔掌,并揭示说她们被强迫皈依伊斯兰教,被逼结婚。博科圣地领袖阿布巴卡尔·谢考( Abubakar Shekau)扬言要在“市场”上卖掉女孩,称她们被绑架后不久就会变成“奴隶”。

美联社报道,11名被绑架女学生的家长已经死亡。当地人透露说,本月上半旬Kautakari村庄遭受袭击后丧生的51人中,有7人是4月14日学校被绑架女孩的父亲。

至少有四名以上父母死于压力有关疾病,如心脏衰竭和高血压,这都归因于失去孩子的创伤。

麦克唐纳说,“国务院低估了伊斯兰主义博科圣地的本质,即使他们已被指定为外国恐怖组织,但更愿意视恐怖凶手为贫困和边缘化的受害者,道德平等并不能处理博科圣地问题。”

她补充说,“博科圣地一直在无情的攻击基督徒和他们的聚会场所。虽然本次攻击是针对茨伊波棵的女学生,但这也是在呼吁人们关注所有被杀的尼日利亚人、寡妇或孤儿,或被圣战者占领的家园和社区,他们变得流离失所。”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