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牧师详述因信仰所受磨难以及惊险出逃

(图片:脸书)马吉德·埃尔·沙菲

华盛顿——在埃及受监禁期间狱警向马吉德·埃尔·沙菲牧师开出诱人条件,他当时是迅速成功发展的地下教会运动的前穆斯林领袖。

1998年,作为带领拥有24000名成员的基督教机构领袖,沙菲被关押在开罗阿布扎巴尔监狱的刑讯室七天。遭受数天殴打后,一名狱警告诉他,只要说出基督里弟兄姐妹的名字,他就可以获得人身自由,并得到许多人梦寐以求的车子、房子和漂亮女孩。

虽然提议诱人,但沙菲并没有接受。在误导看守狱警以为他要说出朋友的名字换取美味的烤肉串后,沙菲供出的唯一名字就是该机构的真正领袖——耶稣基督——的名字。

随后沙菲遭到狱警的又一次毒打和三天酷刑,直到他最终被送往一家警察医院开始三个月的康复。沙菲面临三项将被判处死刑的罪名,狱警以为这三项指控能使他彻底放弃信仰。

但多亏租来船只的帮助,沙菲逃到以色列,后来在加拿大得到庇护。在那里,他创建了一个非盈利人权组织,并在过去15年帮助世界各地受迫害的不同信仰群体。

沙菲是上周参加美国国务院促进宗教自由的部长会议的受迫害信徒之一。基督邮报采访了这位“同一个自由世界”(One Free World International)的创始人,他细述了在埃及的遭遇,以及在亚喀巴湾的艰难逃亡。

沙菲出身一个著名的穆斯林律师家庭,在1996年18岁时接受基督为救主。

此后他即刻投入大使命,在埃及发起了倡导宗教少数群体享有平等权利的组织。在短短两年内,人数增长到到24,000余人。

1998年8月15日,沙菲在办公室被捕。

“我被7天关在监狱受折磨,”这位40岁牧师的解释道。“他们马上就剃光我的头发,把我的头先后放进放进冰水和热水里,并把我倒挂起来。第三天,他们放狗咬我,但狗没有咬我。那之后,他们又我把拴在十字架上虐待了两天半。”

“我差点死了。”

沙菲双手被绑在十字架上,两天后才得到松开,但面临的又是新的折磨。

“他们在我的左背划了深深的伤口,在上面撒盐。我差点死了,”他回忆道。“我在警察医院住院三个月。他们不想让我马上死,因为那会让我成为殉道者。他们首先毁掉你的名誉。”

沙菲在警察医院呆了三个月后,被软禁在家中8到9个月。他说,他被判三项罪名:组织颠覆埃及政权;试图把埃及的官方宗教从伊斯兰教改为基督教,以及热爱和敬拜基督。

沙菲说:“我说‘如果热爱和敬拜基督也是一种罪,那么我承认我是有罪的。’”

据法院称,这些都是一定会判处死刑的罪名。沙菲的团队及时发现判决并提醒他。他从家中逃出,去了亚历山大。

出逃

沙菲实际上只有两种选择,因为在黑名单上,他无法乘坐飞机。他要么越过山脉,要么乘船到以色列。

“埃及周围都是穆斯林国家。你去找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国家,都会面临同样的情况。”沙菲解释道。“唯一的办法是逃到以色列。所以我驾水上摩托,从塔巴横渡到埃拉特。”

他租了一辆水上摩托,等待完美时机穿过守卫边境的以色列战舰和埃及战舰。沙菲决定在这两艘战舰间横渡,因为这是唯一他不会遭到射击的方式,因为两艘战舰的部队若要瞄向他都不得不瞄向对方。

“我等到下午5点50分,那时太阳正好在我背后,任何一方望向我时阳光都能刺到他们的眼睛,当我在战舰间驾行时,埃及人和以色列人都瞄准了我,但那时他们意识到他们实际上是在瞄准对方。这就是所谓的交火,”沙菲详细解释说。“他们最不想做的就是在中东发动一场新的战争,仅仅因为一个驾着水上摩托的人。现在,如果你再去西奈,到我逃跑的地方,战舰已经不再对峙排列,就是因为那次我的逃脱,他们改变了整个管理系统。”

虽然沙菲在以色列被捕,但由于联合国和人权团体的压力,他最终获释。

在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和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署的帮助下,他2002年在加拿大得到庇护,并在2006年成为加拿大公民。

沙菲说:“我创办了‘同一个自由世界,开始为那些和我先前经历的类似的人辩护。”

他的机构帮助了600多名妇女和儿童,她们在伊拉克被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当作性奴并扣为人质。“同一个自由世界”长期参与资助救援被崇拜死亡的圣战者拘禁的基督徒和雅兹迪的行动。沙菲说,他们已经为此投入近300万美元。

萨菲说,他很荣幸能参加这次国务院推动宗教自由的会议,他认为这是一个亟需的聚会,他希望每年会议都会发展和完善,以推动世界范围内的宗教自由事业。

此次会议召开之际,世界上大约有四分之三的人口仍生活在宗教受到压迫的国家。

(翻译:May)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