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教士回看多年被绑架经历:神播下种子,让绑架者皈依基督

马丁(左)和加西亚·伯纳姆(右)在被阿布沙耶夫(Abu Sayyaf)恐怖分子在菲律宾绑架,这是他们于2001527日至200267日被绑架期间录制视频的画面。

弗吉尼亚州维也纳市——被菲律宾丛林中的伊斯兰恐怖分子绑架一年后,堪萨斯州的传教士加西亚·伯纳姆(Gracia Burnham)被救出,这之后的15年,她说自己被拘禁的那段时光向她展明了自己有多不虔诚,无法看到神在她这试炼中所展示的宏大计划。

伯纳姆与她已故的丈夫马丁(Martin)在2001年5月27日被阿布沙耶夫武装一起绑架时,两人都侍奉于“新支派宣教团”(New Tribes Mission,现更名为“万民360”,Ethnos360)。与伯纳姆伉俪一同在巴拉望多什帕尔马斯岛度假村(Dos Palmas Resort in Palawan)被绑架的有20名人质。

关押376天之后,伯纳姆于2002年6月被释放,当时的恐怖组织与菲律宾军方的交火导致其丈夫的身亡。

59岁的她已经写作了两本书,在华盛顿市郊麦克里安圣经教会(McLean Bible Church)举行的“殉道者前进大会之声”(Voice of the Martyrs Advance Conference)的活动中详细介绍其与丈夫被绑架的经历。

加西亚·伯纳姆

“我要为你们的祷告而感谢你们。感谢你们为这对你们从未认识的相爱夫妻祷告。我们的试炼似乎延续到永远,而试炼就是这样的,不是吗?”她问听众,“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们觉得似乎所有人都把我们忘记了,那些日子里我感到被抛弃了。”

伯纳姆说,自己两只脚因为没穿袜子却走很长的路,由此导致流脓出血的痛苦,这不是她被拘禁期间最艰难的事情,晚上被迫睡在地上,和丛林里那些爬行生物只有一层破麻袋片之隔也不是最艰难的。

“对我而言,最艰难的事情就是看到我自己的真实境况,”她说,“当一切都消失了,真实的我浮现出来,我甚至想象不到其存在。我看见一个充满仇恨的加西亚。我看见一个毫无信仰的加西亚。太震惊了。”

在绝望与沮丧中,伯纳姆说她哭着呼喊神,求神改变他,哭着询问神这试炼还要延续多久。

“我完全混乱了,甚至不敢肯定神能否改变我,”她解释说,“但神能做一切,他应许要改变我们。他说过他会让我们极大的改变,甚至开始看上去像耶稣那样。这不就是我们想要活出的样式吗?”

伯纳姆确信,神带走了“一个愤怒的人质,将爱放到她心中。”

“神开始改变我。他将平安带进破碎的心中,”她说,“神能从痛苦中创造出善的事情来。他不断给我们每天的恩典,让我们能再次侍奉他。”

被绑架期间最令人疑惑的事情发生在2002年复活节前,当时有人为他们的释放而支付赎金,但阿布沙耶夫武装的头子决定要求更多的钱。

“我祈求他们别这么做。我说:‘这样做不会有好结果的。我们对此厌倦了,你也厌倦了,拿走钱,放我们回家吧。’他们很贪婪,要求更多的钱。”伯纳姆解释说,“你能想象的到,当我们那晚躺在麻袋片上睡觉时,感觉有多挫败。”

“正当我昏然欲睡时,马丁好像推了我一下,说:‘加西亚,我很高兴,耶稣为我们付了赎价,那就足够了。’”伯纳姆回忆当时的情况,“耶稣为我们所付的赎价已经足够了。这让神满意,不需要再为罪有什么牺牲了。”

尽管伯纳姆的试炼持续了一年多的时间,最终失去了心爱的丈夫,但她告诉听众自己明白,神不仅仅对他们被拘压有用意所在,更对她丈夫的最终离世也有用意。

伯纳姆说,那些恐怖分子强迫他们在丛林里为躲避菲律宾政府军的袭击而东躲西藏,而伯纳姆和丈夫几乎不知道,自己能够将神之国度的种子播撒在他们一些人的心中。

现在,几个绑架过伯纳姆的阿布沙耶夫组织成员将在马尼拉戒备森严的监狱里度过余生,伯纳姆说她与其中几个重新取得了联系。

“神在菲律宾培养了一对军人夫妻,他们有着传道的热心。我想花一个小时来告诉你他们是如何教牧当时绑架我们的人,而我又如何成为这教牧的一部分,”伯纳姆说,“福音无远弗届,四个前阿布沙耶夫武装分子现在信靠耶稣为他们的救主了。”

在讲演之后,伯纳姆向基督邮报确认,四个带着他们在丛林中逃亡的阿布沙耶夫武装分子已经信仰了基督。

“要是在当时丛林中那段艰难岁月里,我们能知道哪怕能够让一个人因为我们这段经历而认识耶稣,那么这段日子也就会轻松许多,”伯纳姆说,“我真该抽自己一下,反问‘在我生命中的那些日子里,我还不够信靠那位良善之神吗?’”

伯纳姆挑战听众,要他们相信神让人经历艰难的试炼,并不是要“摧垮我们”,而是要使用我们来做“善工。”

“这总是善的,因为神是善的。我得到的激励就是没有播种的人,就不会有收获,”伯纳姆表示,“也许播种并不总是有趣的事情。我们听过一些(今天)艰难播种之类的故事。也许对你来说,播种并不舒服,而且你看不到自己劳作的任何成果。你也许会想,为什么自己受召来播种呢,因为你其实并不精于此道。但突然之间,你就看到神的作为了。”

“我醒悟到,我们在丛林中播下的种子并没有浪费。其他人的收获是我们长久之前播种下的。神是全能的,他能成就一切。”伯纳姆补充到,“神能使用一切。我真相信这点。也许我们被拘禁的那么久时间……还有马丁的死,就是用来在一些阿布沙耶夫武装分子心中做工的工具。”

(翻译:尤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