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生活濒临崩溃,如何听到神的声音

路易斯(C.S. Lewis)曾有句名言:“痛苦逼着我们去关注。当我们愉悦时,神轻声低语,当我们清醒时,神侃侃而谈,但在我们痛苦中,神声如洪钟。”并非总这样。当我们的教会成员寻求神的帮助以渡过健康危机时,每天都让我们祷告并鼓励。我们邀请我们医学分享(Medi-Share)的成员之一,妮基·哈迪(Niki Hardy)分享她自己在生活似乎分崩离析之时如何听到神话语的声音。

是癌症或者淋巴瘤,这就是医生说的。他们对我说的很清楚,没有第三种可能。

癌。这个可怕的字眼。

确诊癌症已经够糟糕的了,而六个星期之前,我姐姐刚刚也因为这病去世,而我妈妈六年前因为同样的疾病生故。

你能想象得到,当时我何等心乱如麻。

现在这精确制导的导弹现在锁定我了吗?

我到底做了什么才会得这病?

我该告诉孩子们什么呢?

神啊,你对我何等不满?

在我为你做了这一切之后,你开这种玩笑?

我越对神咆哮,所得到的回应是越响亮的沉默。

我需要答案。我需要听到神的话、感受他的存在并知道他是善的,哪怕人生并不那么好。当然,神会说话的。但我们到底该如何听到神的声音呢?

当人生处处鲜花着锦,要听到神说什么已经够困难的了,当人生如过期一周的沙丁鱼三明治般恶臭难闻,那似乎更加困难。所以我祷告、聆听,但所得到的都是沉默。

也许,你也正在为一个相当重大的问题而祷告。是或者不,走还是留,这样还是那样的问题让你非常焦灼。或者说,也许和我一样,相对其他任何内容,你更需要听到你被爱,你没有被视而不见。这样的处境很艰难,不是吗?

我们的神是与人有关联的神,而且我们知道,他的计划胜过我们的计划,所以我们想要追随他的旨意。当我们无法听到这旨意为何时尤其困难。我们极其想要做正确的事情并且知道神的真理,不过,如果我们不能听到神在说什么,那我们究竟该怎么办呢?

我们毫无方向,疑惑满心,而且,如果你和我一样的话,那还有一些生气和不满。

神啊,你好,我正努力想要做到最好,但生活快分崩离析了。你至少可以跟我说说话吧。

最终,我听到神的话了。

在我晨间白日梦时刻——正当我清理早饭餐具并遛狗——我的大脑能自由自在地聆听。与其说这是一种启示,不如说这是一种领悟。神就在那里,我被爱而且他并没有离开我。

正如帕克(J.I.Packer)所说:“当我们当着神的面思考事情,神……就引导我们的心思。”

我是侧重左脑思维的,对所有事情、每件事情都会想得太多、分析过头,但我正学习如何关掉自己的逻辑思维、总是运转过热的大脑,让自己有更有创造力、更本能的右脑释放出来,因为这是我听到神依然微小声音的地方。我明白,我们必须让大脑两边相互协调,以听到神的声音,而且我发现下面这四个步骤的计划确实很有帮助。

四个步骤,听到神的声音

顺便说一下,如果你怀疑自己是否能够听到神声音,我要提醒你,他是牧人,他以名字呼唤你,而且你是他羊群中的一只,你能够听到他的声音(约翰福音10章)。我们常常因为其他周围的一切噪音而错失神的声音,但神的声音就在那里;我们只是需要知道如何听到这声音。

听到神的声音,这要求我们使用大脑的两边:逻辑的、分析理性的左边以及难以捉摸的、创造性的右边。

1.请求

使用我们左边(逻辑)的大脑,我们请求神来对我们说话,要有他会对我们说话的自信。这不需要什么华丽的祷告——只要简单请求“神啊,请对我说话”就可以了。我们不要惧怕提出这要求。我们为神所爱,为神所宽恕,这足够了。神想要对我们说话。

2.聆听

现在,我们必须关掉自己的左脑,使用我们右边更直觉的大脑来聆听。神通过圣灵向我们心中的眼睛说话,我们能通过自己的右脑来接受。用我们右脑聆听的关键就在于进行那些关掉我们左脑的活动,启动我们的右脑。敬拜、日记、祷告和背诵经文——所有这一切都有助我们调整思绪,让我们听到神也许在说什么。

3.承认

还是要使用我们的右脑,关掉所有试图去评估我们认为自己在听什么的做法,我们必须承认涌入我们头脑的思维、经文和画面,然后写下来。神并不总是以清楚到没有怀疑的方式来说话,所以我们必须在信仰中迈出步伐并仅仅跟随。

4.测试

现在,我们要回到左脑,测试我们认为我们也许听到的那些事情。这合乎圣经吗,是不是像神会说的,而且其他信徒也会对你说类似的事情呢?

我发现,学着去听神的话语是我信仰中最充实而又最难琢磨的部分,然而,当生活濒临崩溃,这是最需要的。我们最希望自己能确知神在说什么,不过,尽管神的言说并不总是那么肯定而不容置疑,但我们还是能够学会将世界排除开,听到神的声音。

妮基·哈迪(Niki Hardy)是一位牧师的妻子,讲员。你可以透过www.nikihardy.com 关注她。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