祷告的意义何在?

许许多多人,无论是不是信徒,都想到过祷告。祷告的意义何在?如果神已经知道将要发生什么,那又何必祷告呢?如果我祷告祈求某件事情会发生,既然神是善的,那事无论如何不是总会发生吗?最后一个问题一直是哲学家思考的对象,被称为祈求祷告的圣善问题。

尽管还有许多其他形式的祷告——默想的、沉思的、崇拜的、忏悔的——祈求祷告是人为自己或为他人向神提出请求。如果我们认为人拥有自由意志,那神就不会预先确定一切,那么按照哲学家伊莉奥诺·斯汤普(Eleonore Stump)的说法就可以这么想了:

  1. 如果一项祈求的实现会让世界更糟糕而非反之,那神不会将其实现。
  2. 如果祷告中的要求能让世界更好,那神会将其实现,即便没人为此祷告。
  3. 因此,祈求祷告毫无意义。

尽管我觉得我们能接受第一条命题,对我而言,第二条似乎有问题。并不明晰的地方就在于,神不总是遵循这样的模式:“如果X让世界更好,那我会让X实现。”这说法最终可以推导出这样的命题,那就是神必须创造一切可能的世界中最好的一个。有很多理由可质疑这种命题。想想当代哲学家阿尔文·普兰丁格(Alvin Plantinga)在他的著作God,Freedom, and Evil(暂译为“上帝、自由和恶”)中的论述吧:

“正如不存在最大的质数一样,也许就没有什么一切可能的世界中最好的那个。也许在你能想到的随便哪个世界中,充满了曼舞的妙龄少女、极其喜乐的智慧生物,但还有一个更好的世界,有着更多的曼舞妙龄少女,更加高兴的智慧生物。当然,如果真是这样,认为第二个可能存在的世界比第一个好,也算合理。不过,接下来的问题就在于对于任何一个可能的世界W,就会存在一个更好的可能W’,所以也就不存在什么一切可能的世界中最好的一个。”

如果前述第二个命题是真的,那必然能推导出神必须创造一切可能的世界中最好的一个。但从逻辑上考虑,这样的世界可能并不存在,那我们就有理由去质疑第二条命题了。因此,我们就能质疑整个推理的结论,也就是祈求祷告无意义。

但这只是表明了一个认为祷告无意义的具体说法存在缺陷。那对于祷告的价值,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第一,当我们如此与神交流,祷告能有效地培养人与神的友谊。中世纪时的哲学家、神学家圣托马斯·阿奎那认为,祷告的部分意义就在于与神交谈、交流时得到的喜悦。

第二,我觉得还有一种想法也是可称道,那就是有一些善,神只想通过与一个或者多个人的祷告而与人合作达成。也就是说,认为神也许只想通过与我们合作来在世间成就一些善的事情。可能神只想要在世间实现某些事情,以此作为对我们祷告的回应,尊重我们的自由并且使用这些互动,并不仅仅是为了普遍的善而与我们同工,也是要培养我们个人的品德。

想想这么一个比方。有一些善,是父母只想通过与孩子合作来实现的。比如,一个孩子可能要求父母一起去无家可归者庇护中心做义工,而家长同意这么做。家长确实可能打算用别的方式来使用这个时间。但因为孩子提出了要求,而且因为家长看重与孩子合作能带来某种善,那她就答应了孩子的请求,去无家可归者庇护中心当义工。这能增强父母与孩子之间的关系,人与人之间的这类合作具有培养亲密性、促进相互了解的潜力。

同样的,人与神的分工也能潜在地带来体验性或者说存在意义上对神是爱、耐心、谦卑并慷慨的认知。在合作中,这些具体的特质(或者其不同方面)变得明显,也许是以独一无二的方式呈现出来。这种对神的体验性认知是单单对神的知识所不能提供的。在许多传统中,这只有在人将自己的祈求带到神面前时才能获得。

Michael W. Austin是东肯塔基大学哲学教授和哲学与宗教系主任。他已经出版了十本书,其中一本专注于基督徒品格的培养:Being Good: Christian Virtues for Everyday Life(暂译为“善良:日常生活中的基督徒美德)。你可以通过michaelwaustin.com与他联系。

(翻译:尤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