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基督教的常见异议(第二部分)

基督邮报的“离开基督教”系列文章旨在探究为何如此多的美国人拒绝他们生长于斯的信仰。在这八篇文章中,我们将刊载见证并观察潮流趋势、教会的失败以及基督徒们如何回应质疑他们信仰的人。这是第7部分。点击这里阅读本文第1、2、3、4、5、6、7a、8部分。

基督邮报收到了许多来自那些主要是在保守教会背景中成长但最终离开基督教之人的见证。我们在这系列的文章中,我们将他们所有经历和问题都放在了一起,本系列的第7部分特别聚焦对基督教反对意见中的8个常见问题和关注点。

我们邀请了多位神学及相关领域专家予以回应。

为什么仅仅因为出生我们就继承了亚当的罪?

威廉·莱恩·克雷格(William Lane Craig):你为什么这么想呢?认为我们继承亚当之罪的经文并没有在创世记3章14-19节人类犯罪的故事中被提及(刚刚读过)。

圣经里唯有罗马书5章12-21节是提到如此教义的经文。

但对如何理解“若因一人的过犯,众人都死了”(15节)、“原来审判是由一人而定罪”(16节)、“若因一人的过犯,死就因这一人作了王”(17节)、“因一次的过犯,众人都被定罪”(18节)和“因一人的悖逆,众人成为罪人”(19节)这样的经文,在神学方面有巨大的争议。

一些解释者认为保罗的意思是,由于亚当的代表地位或我们与亚当的固有关联或诸如此类的概念,亚当在伊甸园中的罪,被归罪于我们每个他的后裔身上。也就是说,我们在神面前,因亚当的过犯,被定罪,就有了罪。我们如何理解它?

两个原因:(1)作为人类联合的起首者,亚当作为我们的代表站在上帝面前,代表我们行事。他的恶行是我们的恶行,因为他是我们在上帝面前的代理人。(2)为了避免有人抱怨亚当是一个糟糕的代表,我们可以说,上帝无所不知,知道如果我们处在亚当的位置,我们也会做同样的事情。所以亚当并没有在神面前不准确地代表我们,而是作为我们的恰当代表。

然而,其他的解释者不同意,他们坚持认为亚当只是罪恶进入世界然后像传染病一样传播给所有人的闸门。罗马书5章12节说:“这就如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于是死就临到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到罗马书5章18节——“因一次的过犯,众人都被定罪。”

保罗说,正如亚当的罪是由死而来,“于是死就临到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大多数解经家把希腊语单词“eph hō”解释为因果连词“因为”,而“所有的人都犯了罪”则是指人的个体行为罪。

当保罗声称“因一人的悖逆,众人成为罪人”、“因一次的过犯,众人都被定罪”,“若因一人的过犯,死就因这一人作了王”,“若因一人的过犯,众人都死了”时,他也许很理解,这是要追溯所有犯罪以及因此而来所有的咒诅和死亡,将其追溯到亚当最初的过犯,也就是罪因而进入世界的起源。

但是从这个观点来看,我们“继承”亚当的罪只是通过模仿,而不是归咎。

威廉·莱恩·克雷格(William Lane Craig)是知名的基督教护教家,哲学家,写作并编辑了超过30本书。他是拜欧拉大学塔尔伯特神学院(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 Biola University)哲学研究教授以及休斯顿浸信会大学(Houston Baptist University)的哲学教授。

道格·波特(Doug Potter):有许多与我们出生有关的事情是我们无法选择的。我们无法选择何时出生(时间)、哪里出生(地点)以及谁生养我们(父母)。在我们的出生并人生中,有很多选择是别人替我们做的,这些选择影响着我们的生活。

例如,我们无法选择我们的国家是如何建立的,以及将建立什么样的政府。我们中的大多数人没有选择或直接参与我们的领导人是如何决定我们能做什么和不能做什么。同样,圣经和经验告诉我们,我们不能选择我们的人性。

所有人类所拥有的天性是第一批人类的结果,他们被创造得完美无缺,生活在完美的环境中,却没有听从上帝的命令。亚当和夏娃的罪在他们犯罪的那一刻就导致了属灵的死亡或与神分离。因此,因为所有的人类都共享由他们产生的同一本性,我们接受他们的行为和堕落的人类本性的后果。

这些后果包括精神上与上帝的分离,最终导致肉体的死亡(创世纪2:16-17)和永恒的与上帝的分离(启示录20:14-15)。亚当,第一个人,是人类的联邦(或代表)首脑,在某种意义上,每个人都存在于亚当,其影响已经传递到所有的后代,除了耶稣基督。

使徒保罗解释到:

·        “这就如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于是死就临到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罗马书5章12节)

·       经上也是这样记着说,“首先的人亚当成了有灵的活人”;末后的亚当成了叫人活的灵。……头一个人是出于地,乃属土;第二个人是出于天。那属土的怎样,凡属土的也就怎样;属天的怎样,凡属天的也就怎样。我们既有属土的形状,将来也必有属天的形状。(哥林多前书15章45-49节)

因此,没有人能逃避接受一个有罪的本性。在神学上,亚当的罪的影响被理解为通过两种方式传播。首先,它从亚当直接归到每个人身上。第二,它是间接遗传或传播给每个人,从我们的父母,并通过他们的父母回到亚当和夏娃。关于罪性是如何传播的,人们有过争论,但圣经所教导罪性的普遍传播则没有争议。

圣经还教导我们,罪影响了神在人身上的形象,但并没有达到被抹去或除去的程度(创世记9:6;雅各书3:9-10)。罪无处不在,并且延伸到人类的每一个维度,包括身体、灵魂和意志。但是人性的任何方面都不会被它完全摧毁。

太过了,堕落被错误地理解为剥夺了一个人认识和选择善而非恶的能力。罪对心灵的影响是属灵的黑暗或盲目(罗马书1:28;哥林多后书4:4),这将表明,我们不能通过自由选择寻求神(罗马书3:11),发起(约翰福音1:13)或获得(罗马书9:16)拯救。

然而,好消息是我们可以自由地接受神的救恩(约翰福音1:12)。信心的行为是由神的恩典所推动或加添的,但它是由我们来执行或选择的。离开罪的救赎只能在耶稣基督的义中找到。

遗传的罪只能通过救赎和圣灵内住的恩典来除去。个人的罪——信徒在今生所犯的罪——不会传递给别人,只会导致我们的罪、羞耻和失去与他人的交通(创世记3:7,罗马书5章)和神(罗马书3:23)。

虽然我们所有罪的刑罚(罗马书4-5)是由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死来偿还的,但我们目前在成圣上的成长要求对个人的罪忏悔和悔改(约翰一书1:9,罗马书6-7)来恢复破碎的交通。当我们与神面对面(启示录22章4节,罗马书8章)的时候,罪性的最终消除——救赎的完成和所有罪恶的停止——就发生在荣耀的时刻,我们就会自由地认识神,直到永远。

道格·波特(Doug Potter)是基督教神学并护教学领域的作家、教师以及演讲者。他是北卡罗莱纳州南方福音神学院(Southern Evangelical Seminary)的助理教授和博士教牧项目的主任。

神为何允许让苦难、坏事发生?

布里安·胡复临(Brian Huffling):神为何让苦难发生?问题至少可以追溯到约伯这里。古希腊的哲学家、中世纪的神学家都问过,无神论者、信徒也问过。

这个问题一直被用来反驳上帝的存在,也让信徒们感到烦恼。它使一些人怀疑或失去了他们的信仰。回答这个问题有两种方式:学术式和教牧式的。前者试图表明上帝和邪恶都可以存在,而后者则试图在心痛和绝望的时候回答信徒的问题和疑虑。

这篇文章将集中在问题的护教方面,同时只是简要触及教牧问题。

最近有一大批人,其中有几位是知名人士,已经放弃了这信仰。邪恶的问题是人们有时失去信仰的原因之一。但是,为什么苦难会使一个人要么失去信心,要么一开始就没有信心呢?

主要的假设是,如果上帝是全能、全知、全善的,那么邪恶就不应该存在。但恶确实存在,所以这样的上帝不可能存在。

上帝是全善的这一概念通常被认为是指上帝,像人类一样,对自己的行为有一定的义务,他总是以正确的方式行事。但既然上帝不是人类,他就没有人类的义务。人类必须通过自己的行为来获得(道德上的)善,而上帝的善不是靠自己挣得或获得的。他是善的,因为他是无限的存在——无所缺。他不可能比自己更好或更完美。

这一点可以从圣经约伯记中找到(1:13-2:12)。上帝基本上是在试探撒旦,让他怂恿约伯来咒诅上帝。上帝说他毫无理由被激起以反对约伯(2:9)。如果一个人允许另一个人去摧毁他所拥有的一切,包括杀死他的家人,并最终给他自己带来疾病,这样的人会被认为是不道德的。

事实上,约伯基本上就是这样指责上帝的。但神有没有试着解释他的行为,或试着与约伯讲道理呢?不,他只是说:“我是上帝,你不是。”上帝不被我们人类的义务所约束,我们不应该把上帝当作人类来对待(这是基督徒和无神论者经常犯的错误)。

但这提出了一个关于邪恶问题的有趣观点,特别是当用来反对(或怀疑)上帝的存在时。

如果上帝没有像人类那样的道德义务,那么他就没有义务创造一个没有邪恶的世界。对这一假设的否定,使邪恶的逻辑(而非宗教)问题崩溃。这是一个主要的假设,就是说,如果上帝没有按照我们认为他应该的方式行事,那么他就一定不存在。当然,这样的想法是不理智的,而且在一定程度上是基于情感的,还有些不好的想法。

但这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为什么上帝允许苦难或邪恶存在?”如果我们问上帝的理由是什么,或者他的动机是什么,那么我们这辈子都不会知道答案。”但是我们可以谈论一些一般性的原因。

一个原因是(在神的旨意和主权范围内)人选择违背神。这种行为(罪恶)会带来疾病、死亡和毁灭。它也带来了对物种和地球的诅咒。然而,并不是亚当的决定导致了邪恶。我们自己的决定,我们自己的意志,我们的好上帝(和一般的善)导致邪恶。(事实上,让自己凌驾于上帝之上本身就是一种罪恶。)

如果我们打开新闻,我们会看到人们对他人做出的可怕行为。那么为什么上帝不阻止这些事情发生呢?

如果上帝每隔几秒钟就介入,奇迹般地阻止人们作恶(作恶的是人,而不是上帝),那么就很难理解自然规律,因为每秒钟都有那么多超自然的行为。神迹会被贬低,神迹被用来和他的先知、使徒和耶稣一起验证神的信息。

此外,它将基本消灭人类的自由意志。上帝希望我们拥有自由意志,做出自己的选择。当然,神在我们生活的每一个方面,甚至是我们的选择上都有神的安排,但是他仍然要我们为这些事情负责。因此,人似乎是许多罪恶的根源(这是道德上的),上帝允许罪恶发生,因为他给了我们自由意志。此外,如果上帝奇迹般地干预,每一秒都会消除自然秩序(不要忘记,罗马书1章告诉我们,是自然秩序告诉我们关于上帝,所以它必须是稳定的)。

邪恶和苦难也是使我们更像基督的途径。保罗在罗马书第5章3节解释说,我们因受苦而喜乐,是因为这对我们的品格有影响。事实上,耶稣自己受苦是为了我们得到救恩。当事情进展顺利时,人们通常不会去寻求上帝。

但是,当苦难发生时,人们往往会超越自己,看到上帝和更高的意义。简而言之,痛苦可以带来好处。

此外,邪恶也可以用来显示上帝的存在。没有客观的善,就没有客观的恶。但这种客观的好处从何而来?

人类需要一个创造者才能拥有目标和意义。当涉及到道德时,自然主义不能提供客观的善的概念。因此,邪恶对无神论者来说是一个问题,因为他们没有好的根基。同样,只有一神教(信仰上帝)才有希望最终战胜邪恶,遏制邪恶。因此,有神论实际上比无神论更好地解释了邪恶。

总而言之,上帝不会因为允许苦难而作恶。不能用我们的标准来评判他。他的存在与邪恶并不矛盾。他给了我们行善或作恶的自由意志。此外,邪恶和苦难可以用来吸引我们对上帝的注意,使我们的性格符合基督。恶需要客观的善,这只有有神论才能解释。最后,邪恶总有一天会被彻底击败和遏制。

布里安·胡福临(Brian Huffling)是哲学与神学副教授,北卡罗莱纳州美南浸信会博士项目的主任。

其他学者关于上帝

有上帝存在的证据吗?我需要真实的,可测试的证据。

詹姆斯·斯坦普(James Stump):这是一个合理的问题,但我们从根本上被科学调查的成功所误导,以为科学工具是回答所有问题的最佳方式。

如果上帝只是世界上我们想知道它是否存在的另一个物体——像大脚怪、亚特兰蒂斯或燃素——那么对“真实的、可测试的证据”的需求将是适当的。然后,我们应该把我们的信念建立在这些测试的结果上。但是在世界上的其他事物中,上帝不是一个(可能的)客体。上帝超越了我们的世界和经验,因此,它不在科学研究的范围之内。

这很难理解,有几种常见的解释方法。一种说法是上帝不存在(其他事物可能存在的方式),而非上帝存在自身。

我们可能会这样想(它的灵感来自于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基督教思想家之一,托马斯·阿奎那):假设你看到几个人在打台球,其中一个人击打主球,主球击打另一个球,然后将球扔进角落的口袋。我们可以关注原因链:一件事发生了,然后另一件,然后另一件。把所有的原因都倒推一遍,最后,你就会看到第一个原因——它开始了一连串的原因,但它本身并不是原因。

有些人认为这是有说服力的,必须有一个像上帝一样的存在来启动一切,否则,我们有一个无限的倒退的原因。但这只会给你带来第一张多米诺骨牌。它并没有说明第一个原因是否仍然存在,或者是否对我们的生活有任何影响。这不是阿奎那想要表达的观点。

与其看着台球桌,问科学问题“如何”或“何时”,不如问“为什么?”“为什么台球会存在?”阿奎那会说,台球之所以存在,是因为有一种台球游戏。游戏是球的“存在之地”。

如果没有台球比赛,就不会有台球。然后游戏本身的存在只是因为其他东西,也就是发明它的人。这些人之所以存在,是因为他们的存在也源于其他事物。所有这些事物的存在都依赖于别的东西。再一次,我们得到了无限的倒退。

一定有什么东西阻止了这种依赖关系链。这就是上帝,他是存在本身,而不是来自或依赖于任何其他事物。阿奎那说过,“所有脱离上帝的存在都不是他们自己的存在,而是通过参与而存在”(神学大全I.44.1)。

这并不是上帝存在的科学证据。相反,它的目的是表明,一定有某种超越科学应用领域的东西,某种使我们所有的经验成为可能的东西。从这个意义上说,上帝不仅仅是第一张多米诺骨牌,它开启了一连串的原因,上帝继续维持着万物作为它们存在的基础。

这是一个抽象的论点,不是提问者想要的。但我认为这表明这个问题本身就犯了一个类别错误——就像问“周四是什么颜色?”“星期四不是那种有颜色的东西。上帝并不是一个(可能)存在于科学可以描述的领域里的东西。相反,是上帝让这一切成为可能。

这并不是说我们的经历与我们对上帝的信仰无关。但它所做的是颠倒我们的经历和我们对上帝的信仰之间的关系。

许多人,像那些问最初问题的人一样,似乎认为我们的经历应该作为信仰上帝的基础。如果是这样的话,事情就这么简单了,但奇怪的是,至少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出相同的结论。相反,我认为它是另一种运作方式:上帝是我们体验事物的基础。这意味着我们根据对上帝的信仰来解释我们的经历。

把解释理解为“看为”,而不仅仅是“看到”。例如,两个人可能通过同一个显微镜看到非常不同的东西。一个人可能只看到一堆斑点,而一个训练有素的专业人士可能看为与癌细胞相同的视觉数据,因为她被训练成这样看东西。

这也适用于更广泛的经验。新约中雅各书的开头是这样写的:“我的弟兄们,你们落在百般试炼中,都要以为大喜乐;因为知道你们的信心经过试验,就生忍耐。”(雅各书1:2-3)。詹姆斯提醒他的观众,我们可以把困难“看为”不仅仅是没有目的的糟糕事情,因为我们知道其他事情。

此外,我看到耶稣的故事,我认为它是“上帝成为肉身的故事”,告诉我们如何生活,为我们的罪而死,从死亡中复活到永生。这是对证据的一种解释,当然,并不是每个人都以相同的方式解释证据。但证据可以合理地这样解释。

这种方法非常符合C.S.路易斯所说的:“我相信基督教,就像我相信太阳已经升起一样,不仅因为我看到了它,而且因为通过它,我看到了其他的一切。”(引自“神学是诗学吗?”,《荣耀的重量》一书“Is Theology Poetry?” ,The Weight of Glory)。

上帝是光,通过它我们可以看到和理解其他事物。从那个角度看的事情越多,越有意义,我带给那个经历的信念就越可信。

所以,上帝不是一个被测试或实验的对象。相反,上帝是所有存在和存在的基础。当我用基督教的有神论来看待这个世界时,这有助于我理解我的经历。这是不可测试的,科学的,迫使我相信的证据。但这确实证明了我的信念是合理的。

吉姆·斯坦普(Jim Stump)是BioLogos的副总裁,他负责监督一个编辑团队,参与战略规划,主持“上帝之语”(Language of God)的播客节目。斯坦普是四本书的作者,拥有哲学博士学位,曾任教授和学术管理人员。

威廉·莱恩·克雷格:作为一名专业的哲学家,我相信有一些优秀的演绎论证可以证明上帝的存在。

所谓“优秀”论证,我指的是(I)有真前提的论证,(ii)其结论遵循逻辑规则从前提推出的论证,以及(iii)有根据证据比其对立面更可靠前提的论证。

考虑到答案篇幅,我只能概述一些论点,然后请您参考那些更充分辩解前提的参考资料。

1. 上帝是万物存在的最佳解释(又名宇宙论论证):

A.   一切存在的事物都有其存在的理由,或由于其自身的必然性,或由于其外在的原因。

B.   如果宇宙对它的存在有一个解释,那么这个解释就是一个超越的、人格化的原因。

C.   宇宙存在。

D.   因此,对宇宙存在的解释是一种超越的、人格化的原因。

前提(A)似乎很有道理。想象一下,你正在穿过树林,突然发现一个球躺在地上。你会发现很奇怪的说法,球只是莫名其妙地存在;即使增加球的大小,直到它与宇宙变得共同广泛,也不会消除对它存在的解释的需要。

前提(B)一开始可能会引起争议,但它实际上在逻辑上等同于标准的无神论者的主张,即如果上帝不存在,那么宇宙就无法解释它的存在。前提(C)是显而易见的。它们共同暗示了一种存在的存在,这种存在是由于其自身的必然性而存在的,并解释了为什么其他一切都存在。

2. 上帝是最好的解释宇宙的起源(又名回教教义(kalām)宇宙学参数):

A.   任何开始存在的事物都有其存在的理由。

B.   宇宙开始存在

C.   因此,宇宙是有原因的。

前提(A)似乎不可否认。前提(B)得到哲学论证和当代宇宙学证据的支持,哲学论证反对事件无限倒退到过去的可能性,特别是宇宙的膨胀和宇宙的热力学性质,这意味着140亿年前绝对是一个开端。这个论证给出了一个宇宙起源的原因,这个原因似乎是无因的、无原因的、永恒的、无空间的、非物质的、极其强大的、人格化的。

 3.上帝是宇宙微调的最佳解释,适用于智慧生命(又名目的论论证)

A.   宇宙的精密要么是由于物理需要,要么是偶然,要么是设计。

B.   这不是因为物理需要或偶然。

C.   因此,这是设计的。

宇宙的基本常数和数量被微调到一种难以理解的精确和微妙,这允许在宇宙中存在具身的、有意识的个体。无论是物质上的必然性还是偶然性(甚至连多元宇宙假说)都无法为这种显著的微调提供合理的解释。

因此,最好的解释是设计。

4. 上帝是世界上客观道德价值的最佳解释(又称价值论或道德论证):

A.   如果上帝不存在,客观的道德价值就不存在。

B.   客观的道德价值观存在。

C.   因此,神是存在的。

所谓客观价值,我们指的是独立于人类意见而有效的价值。很多无神论者和有神论者都同意前提(A)。前提(B)可能看起来更有争议,但当大多数门外话知道(B)被哲学家广泛接受时,可能会感到惊讶。因为任何反对客观道德的论点都倾向于建立在比道德价值本身更不明显的前提之上,正如我们在道德经验中所理解的那样。从逻辑上说,上帝是存在的。

5. 如果上帝的存在是可能的,那么上帝是存在的(又名本体论论证):

A.一个最伟大的存在(一个在每一个逻辑上可能的世界里都是全能、全知、全善的存在)是可能存在的。

B.如果一个最伟大的存在是可能的,那么一个最伟大的存在于某个可能的世界中。

C.如果一个最伟大的存在于某个可能的世界,那么它存在于每一个可能的世界。

D.如果一个最伟大的存在于每一个可能的世界,那么它存在于现实世界。

E.因此,一个最伟大的存在存在于现实世界中。

F.因此,存在着一个最伟大的存在。

当得知步骤(B)-(F)相对没有争议时,可能会感到惊讶。大多数哲学家会同意,如果上帝的存在是可能的,那么他一定存在。所以问题是:上帝的存在是可能的吗?你觉得怎么样?

当然,这些争论过得太简略了!但他们在[我的书]《合理的信仰》(Crossway: 1994)和www.rationablefaith网站上有详细的解释。

威廉·莱恩·克雷格(William Lane Craig)是知名的基督教护教家,哲学家,写作并编辑了超过30本书。他是拜欧拉大学塔尔伯特神学院(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 Biola University)哲学研究教授以及休斯顿浸信会大学(Houston Baptist University)的哲学教授。

福音派对待同性恋者的态度令人憎恶。

布鲁斯·米勒(Bruce B. Miller:):面对现实。基督教徒面临着一个严峻的挑战,那就是向那些怀疑我们说了那么多好听的话,却不希望他们出现在我们身边的人展示基督的爱。

年轻人离开教堂是因为教堂不善待同性恋者。根据一项研究,91%的未信教的人说“反同性恋”准确地描述了基督教。

也许你也离开了教会,甚至基督教信仰。福音受到威胁!作为基督徒,我们应该如何回应我们对同性恋者的恶劣对待?

悔改。基督徒应该承认我们对同性恋者、双性恋者、双性恋者、双性恋者和变性者做过什么,以及我们没有做过什么来反对不公正、虐待,尤其是暴力。在艾滋病危机最严重的时候,很少有基督徒关心和同情那些受苦的人。相反,许多人都不友善,或者至少是被动和不参与的。带着一颗悲伤的心,我为在你受到不公正对待的时候没有和你站在一起,为在你生病和生命垂危的时候没有表现出同情心,向同性恋者、双性恋者和变性者道歉。

承认我们的性罪。我们会自以为是地判断那些与我们不同的人吗?基督徒在性犯罪问题上常常带有评判性和双重标准,他们一边对异性通奸视而不见,一边抨击同性恋者。耶稣教导我们先去掉自己眼中的斑点。几乎每个成年人都犯过这样或那样的性犯罪。当我们亲自接受了基督的恩典,感觉到天父的慈爱之手洁净了我们的罪,我们就能帮助别人,像受伤的医治者和洗净的罪人一样。我们并不轻视“那些”罪人,但我们知道基督也为我们的宽恕而死。

仁慈以待。太多的基督徒虽然有坚定的信仰,但却因他们与人的关系而令基督难堪。耶稣带来了恩典和真理,他们没有冲突。格伦·斯坦顿(Glenn Stanton)写道:“没有恩典的真理是虐待,而没有真理的恩典只是感伤主义。”没有彼此,这两者就不能存在。“我们必须是百分之百诚实、百分之百优雅的人,既不贬低也不贬低别人。”我们不是在恩典和真理中找平衡,而是将两者都充分地带来。恩宠与真理在爱情中结合。

给成长和不同空间。我们需要给彼此意见不同的空间,让彼此在耶稣基督的福音不受威胁的事情上有成长的空间。我们对同性问题的看法与我们对基督神性的信念是不同的。我们若信错误的基督,就是信那不能救我们的假福音。另一方面,我们可以在如何处理同性问题以及如何在上帝的新创造中永远一起服务的问题上产生分歧。诚然,性只存在于婚姻中,婚姻只存在于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生活中,但当我们给人们同意不同意见的空间,让他们思考自己的信仰时,就能减少紧张。

把罪和试探区分开。男人和女人在婚姻之外的性行为是有罪的,但性诱惑不是。一个人精神上的成熟,不是用试探的力量来衡量的,而是用逃避试探的力量来衡量的。所以一个人一生都可以经历同性恋的诱惑,但通过抵制,他就成为了一个非常成熟的基督徒。作为一个同性恋者,你可能会面临侮辱,独特的困难,迫害和困难。但和保罗一样,无论他的肉中刺是什么,你都可以更深地体会到神的恩典和能力,因为当你软弱的时候,神是刚强的。

支持正义和展示同情心。我们不要去成为那些继续以牺牲青少年为代价讲同性恋笑话的人,这些青少年正面临非常困难的性和性别认同问题。我们绝不能成为那些让我们的孩子感到如此羞愧,以至于他们永远不敢分享他们内心深处的矛盾感受的人。我们需要擦干那些因为不符合文化性别规范而被嘲笑的人的眼泪。我们必须为那些受到虐待或被不公正地排斥的人挺身而出。

自由地拥抱人。拥抱不会损害真理。邻近并不意味着赞同。错误的想法是,‘如果我去参加聚会,或者去参加晚宴,或者去他们家,我就默认了一些错误的事情。为什么耶稣被指责为罪人的朋友?因为他和他们在一起。他和他们一起吃晚饭,参加他们的聚会。我们必须打破显示爱可以宽恕罪恶的悲哀混乱;

梦想成为像耶稣那样的人。耶稣吸引了各种各样的罪人。基督的身体不也是这样行吗?如果我们的教堂对同性恋者有吸引力呢?同性恋者想去的地方,他们知道他们会被倾听、支持和关心。如果同性恋者被吸引到你和你的教堂,作为一个充满恩典和真理的地方,在那里他们会受到欢迎,被爱,被给予让他们自由的真理,给他们止渴的活水,那会怎么样呢?

耶稣为我们每个人都献出了生命——无论是异性恋者还是同性恋者。耶稣赐给我们生命和喜乐的粮,这喜乐胜过一切的欢愉。每个没有分别的人都有机会通过信靠耶稣基督,领受神赐给他的恩典的爱,即永生。在这个混乱、黑暗的世界里,当我们与所有人分享基督的爱时,我们就发出基督的光。

布鲁斯·米勒是德克萨斯州麦金尼基督团契(Christ Fellowship in McKinney)的资深牧师。他写过几本书,包括2019年4月的Leading a Church in a Time of Sexual(暂译为“在性问题时代领导教会”)。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