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当前页面: 教会&事工 |
非洲卫理公会数年前就制定好应对大流行疾病计划

非洲卫理公会数年前就制定好应对大流行疾病计划

米里亚姆·伯内特牧师(Dr. Miriam J. Burnett)是非洲卫理公会健康委员会的医疗总监,也是一名执业医师和公共卫生专家,她十多年前就开始为她带领的教会和更广泛的教派应对大流行病做准备。

今年早些时候,当伯内特意识到新冠状病毒已造成全球性的威胁,就早在它在美国各地蔓延前,迅速向非洲卫理公会(African Methodist Episcopal Church, AME)的全球约7000间教会——包括近4000名牧师和250万名成员——提供了她的应对计划。

“作为AME教会国际健康委员会的医疗总监,我很早就开始着手进行预防工作,”伯内特周一在基督邮报的采访中表示。

伯内特说,自2008年以来,AME教会的健康委员会就制定了“教会应对潜在大流行病预备计划”(Church Preparation and Response to Potential Pandemics),该计划此后已经修订了三次。最近一次修订是在2月中旬,当时博内特所牧养的教会举行了最后一次的实地礼拜。

“作为AME教会的成员,我们必须一起努力,遵循基本的感染控制和行为改变,以减少疾病的传播。信仰是在这个令人担忧的时期使我们有能力获得教育和合作的关键,”该预备计划指出。随后,该计划用四页的篇幅分享了关于社交距离和其他可能的干预措施的预防指导。

当被问及她是如何第一次向她的教会讨论这一威胁,伯内特说,这不是突然的关闭。她首先与她的领导团队讨论了这个情况,然后在了解到欧洲的教会如何受到冠状病毒的影响后,她又与普通会众讨论了这个问题。

“因为我负责联络,而且他们对全球教会的情况非常了解,”伯内特说起她的家乡教会。

“所以当我说我们要采取这种先发制人的措施时,我们有一个阶段性的方法。我们开始限制聚会人数在10人。我们通过视频礼拜。其余的人需要留在家里,然后我就开展这个计划。我和他们一起浏览这四页关于大流行病的计划,”她说。

米里亚姆·伯内特牧师。
米里亚姆·伯内特牧师。

虽然AME教会整体上有 “一些牧师和成员”因为新冠病毒过世,但博内特认为,因为教会采取的强有力的 “连贯性 ”措施,所以这个由非裔美国人创立的第一个独立的新教教派,世界上最大的卫理公会教派之一,受到病毒的影响 “明显减轻了”。

与此同时,美国最大的非裔美国人五旬节教派教会,据说至少有十几名到30名主教和杰出的神职人员因冠状病毒而丧生。据《华盛顿邮报》报道,3月中旬,他们的领导层还在举行会议。

伯内特承认,AME教会受益于他们已有的基础设施。

“我有医学博士、 公共卫生学硕士和道学硕士学位,所以当我发表声明时,我集合三种知识..........我们有一个健康委员会,里面有微生物学家、病毒学家、以及卫生保健专家和心理健康专家等所有领域的专业人士,我们走到一起共同做出决定,”她告诉基督邮报。

这位牧师指出,她之前曾与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合作,在全国各宗派教会中对教会进行关于大流行病和灾难准备工作的教育。

在“疾控中心与社区和宗教组织在公共卫生突发事件中的合作”一文中,作者、传染病医生斯科特(Scott Santibañez)说,2005年卡特里娜飓风过后,联邦政府注意到社区和宗教组织应对脆弱社区,特别是少数族裔社区需求的能力。从那时起,政府机构已经做出了大量的努力,将社区和宗教组织纳入公共卫生准备、应对和恢复工作中。

美国天主教卫生协会杂志 (Journal of the Catholic Health Association)2007年发表的“宗教组织和大流行病防备”报告中,同是作者的斯科特强调了教会相关团体如何成为应对流感大流行病的重要伙伴。

“在严重的流感大流行期间,世界各地社区的人将被要求自愿避免聚集在一起,以限制病毒的传播。如果人们生病了,会被要求呆在家里,尽量减少与他人接触,美国政府无法单独为严重的大流行病做好准备或应对,”他写道。

“在这样的危机中,医生、护士、医院病床或其他应对措施的数量可能不足。许多——如果不是大多数——社区都会受到影响,多达40%的工人可能会因为生病或需要照顾生病的家人而无法工作。”他解释说。

虽然大多数教会都在寻求与公共卫生和政府官员合作,以合适地应对冠状病毒危机,但少数牧师却以第一修正案的权利为由,继续藐视保持社交距离准则。

伯内特对此表示说,“作为一名医生和公共卫生提供者,我不能纵容这种行为。我不会这样做。”

她说,当教会与公共卫生官员合作时,对社区来说效果可能会更积极。

“我感谢能够活出上帝赋予我的使命。我预见这一切的到来。我们已经谈了好几年了。我想说,我们健康委员会的工作带来了很大的改变。人们的储藏室里已经备好了食物,他们不必像其他人一样去商店买卫生纸,”她说。

“我在第一区,当我们在第一区开会时,每次开会时都会有一个备灾演讲。所以我们会讨论你的储藏室里需要什么东西?你的家里应该有哪些东西?把这些东西放在你的房子里。定期替换。我们已经讨论了好几年了,”她说。

她解释说,由于冠状病毒的影响,教会的健康事工组织和其他宗教组织重新连接。

“我们有一些人曾在全美基督教协进会的健康事工小组一起工作,现在重新开始连接,“她说,“我们交谈,交流想法,分享资源。”

她还呼吁基督徒不要急于在室内聚集,而要注重帮助其中最脆弱的人,尝试用不同的方式,如利用网络平台等方式进行敬拜。

“我想对民众说,除了采购必要的东西外,还是呆在家里吧。教会是最知道谁生病了的,”她说。

“你知道谁是谁,那些有能力出去购物的人,不要只为家里购物。你有85岁的琼斯老妈,我们不希望她出去。所以,当你去商店的时候,多拿点牛奶或面包,放在她家门口。打电话给她,说 ‘请到门外去,门外有食物。’”她说。

“我们必须做这些事,我们必须呆在家里。上帝给了我们科技,我们需要使用它。我们有许多不同的方式来沟通和举行敬拜。敬拜不是在一个建筑里。教会不是建筑物。教会是一个信仰的团体。”

她还指出,由于这场大流行病的影响,她的会众成员尽管不能亲自见面,但变得更加亲密。

“我们能够通过电话相聚,通过电子方式聚会敬拜。即使不在同一空间,也可以进行集体敬拜。而事实也是如此。许多教会的会众参与度都在上升,我可以说的是,我在费城的教会,我们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紧密了,”她说。

“在关系方面,有领袖告诉我,有人打电话给他说,'我和多年来只是在礼拜中问过好的人谈话了’。而我现在也和他们进行了真正的对话。我们一起祷告。我们在一起学习圣经。我们进行一对一的圣经学习,”她说。

上周三,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Federal Emergency Management Agency, FEMA)肯定了一些宗教组织在应对冠状病毒方面所做的努力,其中包括伯内特和她的团队领导下的非洲卫理公会教会。

“来自费城非洲卫理公会的伯内特博士在病毒还没开始侵袭全国之前就采取措施。提前筹备好灾难计划,只是加上四个小时的编辑工作,伯内特博士已经准备好一份应对大流行病计划。由于她的教会成员中有许多人是医学和心理健康方面的专家,教会为公众举办了多次网络研讨会以确保这段时间人们的身体和心理健康,”FEMA的一份公告说。

葛培理布道团和后期圣徒教会慈善机构“后期圣徒慈善”的努力也受到了肯定。

FEMA说,葛培理布道团招募了1000名志愿者接答超过35000个寻求祷告的电话。在撒玛利亚救援会的协调下,他们快速反应队的牧师也被部署到纽约市和意大利的克雷莫纳,为需要的人提供帮助。

“后期圣徒慈善”和人道主义组织“希望护航”(Convoy of Hope)合作,向全美各地的食物银行捐赠食物用品和物品,并向国内外捐赠防护用品。

最受欢迎

更多教会与事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