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60年来首间教堂落成

(图片:PHOTO: DIOCESE OF ST. PETERSBURG)2019年1月29日,信徒们参加桑迪诺镇耶稣圣心教堂的献堂弥撒。

60年来首间在古巴落成的天主教堂于周六在乡村小镇桑迪诺开放,一些人称这是这个社会主义国家“重拾信仰的新迹象”。

在佛罗里达州坦帕市一教区帮助下,耶稣圣心教堂在这个岛国建设的三个新教堂中首先完工。

这座明亮的黄色教堂可容纳200人,是古巴革命和政府打压宗教组织革命以来首间献堂的天主教教堂。

该项目得益于圣劳伦斯教区在坦帕发起的筹款活动,筹款所得的95,000余美元支付了大部分的建堂费用。

“看到教堂是桑迪诺一个信仰活跃的小社区建成,令人难以置信,”圣劳伦斯教区的神父查克·多恩夸特在一份声明中说。“虽然教堂只是可容纳200人,但据估计近500人参加了献堂弥撒。”

根据圣彼得堡教区的说法,古巴政府在古巴革命后强行关闭天主教学校并驱逐神父和宗教团体。此外,公开表达信仰在该国也“成了禁忌”。

在20世纪90年代教皇约翰保罗二世在古巴与成千上万的信徒一起庆祝弥撒后,古巴开始对一些公开信仰表达展现更加宽容的态度。同样在20世纪90年代,古巴共产党移除了党员必须是无神论者的要求。

虽然古巴仍然是一个世俗国家,但该国政府对基督教变得更加宽容。

圣彼得堡教区在一份新闻稿中解释说,位于该国西北端桑迪诺镇的天主教徒以前在家中举行弥撒、圣经学习以及其他聚会。当地的社区期望新教堂将吸引更多人并加强他们的教会。

多恩奎斯特补充说:“不管我们处境如何,主已经呼召我们建立门徒。”

“在古巴这个小城镇的人努力回应这个呼召,尽管他们处境艰难。”

监管建堂的牧师卡斯特罗(Cirilo Castro)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由于古巴政府和梵蒂冈间关系改善,他“早就知道这会成为现实”。

卡斯特罗解释说:“看到教堂竣工就像是从黑夜来到了白天。”

由于岛上建筑材料稀缺,建设耗时近四年。

桑迪诺居民阿莱达·帕德龙·扎巴拉告诉新闻媒体说:“从他们安置第一块石头起,我们每天都在等着。耐心等候给了我们这间教会。”

另外两个在建的天主教堂位于哈瓦那和圣地亚哥。

根据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CIRF),古巴1100万人中约有60%至70%是天主教徒,5%是新教徒。

虽然古巴政府对宗教的态度缓和,但USCIRF警告说,尽管存在55个登记宗教团体,古巴宗教自由状况仍然“很差”。

在去年的年度报告中,USCIRF将古巴列为宗教自由关注第二类别国家。USCIRF表示,古巴政府参与“骚扰运动,其中包括针对宗教领袖和倡导宗教自由的活动家的拘留和反复审讯。”

纽约市一位福音派威廉·德夫林自2007年以来最近第40次前往古巴。

“[我]从来没有遇到政府的阻挠,我参加会议遇到或者教导过的牧师、宣教士和传教士们也没有遇到过,”这位海军退伍军人和紫心勋章获得者周三告诉基督邮报。

“古巴福音派教会正在经历显著增长,”他补充说。“牧师们可以自由地传福音。”

上周,德夫林会见了古巴奥尔金最大教堂之一的牧师,探讨让古巴成为最大的传教士“派遣国”事宜。他说,教会内约20名古巴基督徒希望培养成为中东传教士。德夫林精通阿拉伯语,准备开始训练这一团体。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