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空难:十对罹难牧师夫妇遗孤境况

 

(图片:比尔·德夫林)比尔·德夫林牧师安慰双亲死于空难的两兄弟,5月28日,古巴。

古巴及其基督教团体继续跟进5月18日坠机事件的善后工作,当时一架波音737飞机从古巴首都哈瓦那起飞不久后在一农业区坠毁,机上111人罹难,遇难者包括十对牧师夫妇。当地教会目前正在了解这些牧者遗孤的现状。

周三,纽约无限圣经教会(Infinity Bible Church)的牧师比尔·德夫林(Bill Devlin)在古巴当地通过电话告诉基督邮报,10个孩子失去双亲,他们的父母都来自拿撒勒人会(Church of the Nazarene)。德夫林也是民间组织救赎(REDEEM)的主席,纽约敬拜权(Right to Worship NYC)的联席主席。

德夫林说,他飞往古巴是为“代表美国教会”,向拿撒勒人会表明他们没有被遗忘。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些遗孤的年龄在8岁到17岁。

他指出,教会“每天开会探讨解决方案”,希望找出“什么样的家庭能照顾他们”,不管是别的牧师家庭,还是亲戚。

他解释说,事发时,这十对夫妻在哈瓦那参加完婚姻退修会,正在飞回东部城市奥尔金 (Holguin)。

德夫林提到这间教会任命男性女性为牧师,通常丈夫担任牧师,妻子担任秘书或出纳,反之亦然。

拿撒勒人会公布了这十对遇难牧师夫妇的名单,其中包括古巴东区的拿撒勒国际特派团(Nazarene Missions International,简称NMI)的主席、秘书和出纳。

古巴拿撒勒人会全国主席莱昂内尔·洛佩斯(Leonel López)表示:“在这悲伤与痛苦交杂的一刻,我们得信靠大家的祷告与支持。”

德夫林说,他曾与两对罹难的夫妻共事过,分别是Ronni Alain Pupo牧师和NMI主席Yurisel Milags Miranda Mulet,以及牧师Gelover Martín Pérez Avalo和地区财务Yoneisi Cordovez Rodríguez。

他还提到2017年11月底,“救赎”在奥尔金省的拿撒勒人会举行过一次大学生基督徒会议,有250多人参加。

他说:“我们深切怀念我们的兄弟姐妹们,我们将在耶稣基督的桌前再次相会。”

德夫林与拿撒勒人会东区秘书长路易斯·巴蒂斯塔(Luis Batista)参加了几场葬礼,他在葬礼上捐赠5000美元,支持这间处于悲痛的教会。

他表示,他见到古巴的共产党政府官员,他们积极提供帮助。

他说:“政府帮助支付丧葬费,”补充说政府还承担将夫妇遗体运往奥尔金的火葬和交通费用。

他说:“整个过程中他们都非常帮助,”提到拿撒勒人会与政府保持着“非常友好的关系”。

自2007年以来,德夫林每三月前往古巴,与福音派牧师合作,举办青年会议,培训传教士,并帮助该国有需要的人。他说“至今还未见过该国对基督教信仰有限制”。

他提到在东部地区大约有72个拿撒勒人会教会,每个教会约有50至100信徒。失去10对牧师夫妇,将“造成领导层真空”。

他说:“我们的兄弟姐妹受到伤害,”自己感到有必要前往古巴一起哀悼,提供帮助。

“我们希望支持你,而不只是为你们祈祷,”他谈到想要传达给拿撒勒人会的信息,并希望为失去父母的10个孩子找到希望。

胡里奥(右)和德夫林牧师为失去牧师亲人的家人祷告。

他分享已经建立专门网站,接受捐赠帮助支付丧葬费,以及提供给牧师的幼儿、青少年和家庭成员相关需要。

德夫林还与基督邮报分享了一份他在当地所见的报告,称在奥尔金同事胡里奥·费尔南德斯-弗里曼(Julio Fernandez-Freeman)牧师的协助下,他有机会与路易斯·巴蒂斯塔牧师进行一小时的会面并做相关记录。

他说这样做“不是为吸引眼球,而是为让当地的美国和加拿大教会更深入了解事件的惨烈状况,用基督徒的爱来回应,帮助同为耶稣肢体的教会”

德夫林回忆道:“当我们坐下听闻这些惨状时,不禁潸然泪下,我告诉路易斯牧师,我得知20名牧者遇难后,就立刻着手筹集资金以满足我抵达古巴后可能遇到的任何需要。”

他补充说:“会面结束时,我们有幸向路易斯牧师送达了来自几间教会、家庭和个人的礼物,他们听说坠机事件后决定帮助古巴教会。”

他写道,在古巴的第一个晚上,他参加了 Manuel David Aguilar Saavedra和 María Salomé Sánchez Arévalo夫妇的葬礼。

“葬礼现场挤满了数百名古巴人和信徒,都是前来表示敬意的人。政府承担了葬礼和安葬的费用,”他说。

“我多次来到这个葬礼现场,火葬遗骸是从哈瓦那直接运过来的,让我感到惊讶的是,来到现场的不仅有当地的古巴共产党官员,还有古巴共产党的省委书记。”

德夫林拜访了受害者的一些亲属,包括Gelover Martín Pérez Avalo和Yoneisi Cordovez Rodríguez夫妇的母亲和岳母。安慰她们后,他见到了其中的两个遗孤,大卫和大流士。

“大卫和丹尼尔是16岁的双胞胎,大流士14岁的男孩,现在这三人都失去双亲。我与胡里奥牧师和在那里的其他五名家庭成员进行简短交谈。我在想,‘谁能来关心这些小男孩?’”

这位美国牧师接着说:“令人惊讶的是,在前一天与胡里奥牧师的会面中,他告诉我,他和妻子亚尼特与这个家庭很熟,在空难前10天还与他的家人聚会。牧师胡里奥说,‘我和我妻子谈过了,我们愿意收养这三个男孩,把他们当作我们的孩子!’”

敬拜牧师奥斯梅尔·克鲁兹和牧师助理费尔南德斯·弗里曼在基督邮报的采访中,提供了有关罹难牧师夫妇的详尽情况。

“大部分牧师家庭的教堂都在乡下小村庄。据赫克托牧师(霍尔金省的长老)说,过世牧师平均年龄在45岁上下。”

他说:“他们中一些孩子年幼,一些有年迈的父母需要赡养,这些老人目前也没有人照顾他们。”他补充说他们中许多人还生活在贫困中。

“所有这些牧师家庭都没有自己的房子,这意味着他们很大程度上没有地方住。其所在的教会也无力为这些家庭提供必要的经济支援,因为他们自己也只是免强糊口。”

以下是克鲁兹讲述这些遇难牧师夫妇的生前现状和孩子境况,为清晰度有过编辑:

Mirza Rodríguez Rondón和Juan Luis Vega Velázquez夫妇

40岁,三个儿子尚年幼。他们在奥尔金的乡村La Monja事工。他们与年迈的父母和孩子住在牧师的房子里。

Luis Manuel Rojas Pérez 和 Maricela Peña夫妇

奥尔金乡村Holguin的牧师,他们的孩子已经成年。该教会约有40名活跃成员。

Norma Suárez Niles 和 Jesús Manuel García Oberto夫妇

奥尔金乡村Uñas的牧师,留下11岁的儿子。

María Virgen Filandez Rojas 和 Rafael Vega Velázquez夫妇

他们在瓜拉马瑙(Guaramanao)牧养,这是一个贫穷的偏远乡村,贫穷历历在目。他们的事工因与他人分享自己仅有而为人所熟知。

Ronni Alain Pupo Pupo 和 Yurisel Milagros Miranda Mulet 夫妇(NMI 主席)

位于奥尔金的Vista Alegre。最大的拿撒勒人会教会之一,会众人数不断增加,留下12岁的女儿和年长的祖母,没有房子。

Eloy Ortiz Abad和 Elva María Mosqueda Legrá夫妇

他们是Urbano Noris市Estrada 镇的牧师。他们50出头,与年长的父母住在一起,现在父母无法照顾。

Juan Carlos Nogueras Leyva 和 Noelbis Hernández Guerrero夫妇

来自奥尔金乡村Bocas,两个幼子正在读书,父母年迈。

Gelover Martín Pérez Avalo 和 Yoneisi Cordovez Rodríguez 夫妇(牧师和地区财务)

教会位于霍尔金市的Ciudad Jardin。留下三子,13岁的儿子和15岁的双胞胎。他们的教会日益增长,但因祖父母精神病面临许多家庭问题,没有房子或家庭收留和照顾他们。

Manuel David Aguilar Saavedra 和 María Salomé Sánchez Arévalo (地区秘书)夫妇

María 是全职的地区秘书,留下15岁的儿子和年迈的祖母,没有家庭或经济支持。

Grisell Filandez Clark 和 Lorenzo Boch Bring夫妇

他们是奥尔金乡村的La Calera的牧师。年长,父母年事甚高。

(翻译:May)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