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十年中全球瞩目的十大迫害事件

示威者举铅笔纪念法国讽刺杂志《查理周刊》(Charlie Hebdo)枪击事件受害者,该游行由非政府组织里约和平(Rio de Paz)组织,在里约热内卢附近的尼泰罗伊(Niteroi)举行,2015年1月8日。

耶稣曾告诉门徒说,世界会恨他们(约翰福音15章18-19节),所以全世界奉耶稣之名的人直至今日依然遭遇迫害也并非意外。许多受迫害基督徒弟兄姊妹的姓名依然不为世界所知,只有他们所侍奉并为之受难的天父知道。

然而,有一些受迫害的信徒和他们的经历还是为全世界的基督徒所知(但愿也能出现在他们的祷告清单上),甚至出现在了主要报纸的版面并全国新闻报道中。

以下是过去十年中达到上述关注程度的十个重大基督徒受迫害事件。

10,伊斯兰国建立基督徒不受欢迎的“哈里发国”

图片武装伊斯兰分子在拉卡(Raqqa)省北部街道上阅兵游行,2014年6月30日。

当伊斯兰国在2014年控制当地并建立所谓哈里发国时,基督徒的家园并产业都被标识上了阿拉伯字母N的记号,意思是“拿撒勒人”,也就是耶稣追随者的意思。

传统基督徒只两个选择:要么背井离乡逃亡他方,要么支付吉兹亚(jizya)税以留在哈里发国内。已经相信了基督徒的前穆斯林也有两个选择:立刻回归伊斯兰教,或者被杀掉。数万基督徒逃离了伊拉克并叙利亚的家,辗转到自己国家或邻国之内的难民营。其中有许多人依然想要回归故里,努力恢复生活。

在伊斯兰国屠杀达到高峰之时,我采访了一位伊拉克的牧师。当我们结束交谈之际,我问他美国基督徒应当如何祷告。我不会忘记他的第一反应:“祷告祈求神呼召基督徒们能留在这。”有太多太好、太合乎逻辑的逃难理由。他教会中许多成员去了欧洲或北美。但他请求我们祷告,让一些基督徒能感到受召留下来,继续在他们国家中传播福音。

图片:伊朗的基督徒

9.伊朗的教堂被关闭,伊朗的教堂爆炸事件

过去十年中,这个伊斯兰共和国的人对其伊斯兰政府失去信心——也对伊斯兰本身失望,伊朗的教会发生了爆炸性增长。2013年的时候,德黑兰的神召会(Assemblies of God)教堂建筑被查封——这是该国最后几家公开用波斯语举行礼拜的“有教堂建筑的教会”之一。

今天,所有有教堂的教会都被查封了。所有基督徒聚会都在私人家中举行,或者在公园里,或者别的地方,而这一切都是非法的。家庭教会领袖们被逮捕、审问并囚禁,然而教会继续成长。据估算,现在有多大100万伊朗人信仰耶稣基督。

2019年6月27日,安德鲁·布伦森在华盛顿特区哈特参议院办公大楼举行的美国土耳其宗教自由问题委员会上发表讲话。

8.安德鲁·布伦森(Andrew Brunson)在土耳其被捕、被审判并最终获释

很难想象比特朗普总统发推特讲述你故事更高调的事情了。当安德鲁·布伦森和诺莱恩·布伦森(Norine Brunson)在2016年10月去警局的时候,他们以为自己会获得土耳其的永久居留权。与此相反,安德鲁被监禁两年之久,罪名则是协助领导了反土耳其总统艾尔多安(Erdogan)的政变。

自他被释放之后,布伦森牧师公布了自己在监狱中所面对的极大难处,挣扎于自己对神的信仰,甚至在某一刻怀疑自己是否已经不再神志清醒。

2015年6月14日,南非法庭发出临时命令,防止苏丹总统巴希尔离境。巴希尔在该国出席非盟峰会。

7.奥马尔·巴希尔在苏丹迫害基督徒数十年之后被夺权

巴希尔的伊斯兰政府长期以来在南苏丹迫害基督徒,该地区于2011年时独立成为一个新国家时,巴希尔将矛头对准了他这个又新、又小国家之内的基督徒们。

梅里亚姆·易卜拉欣(Meriam Ibrahim)因叛教被捕,然后被判处死刑。捷克基督徒彼得·雅塞克(Petr Jasek)——是我在殉道者之声(The Voice of the Martyrs)的同工——以间谍罪为名被判处终身监禁,然后捷克政府助其获释。两个协助彼得的基督徒也被定罪、入狱,然后被释放。

到了2018年末,苏丹人民行动起来要求变革。巴希尔的政府于2019年被夺权,意外的是几乎没有流血事件发生。前独裁者被捕,关在了原先囚禁彼得的监狱里。

被杀害美国传教士约翰·赵(John Chau)的照片集。

6.约翰·赵在北森蒂纳尔(North Sentinel,也译北哨兵岛)殉道

2018年感恩节前不久,全世界都知道了一个年轻的美国人被北森蒂纳尔岛的岛民所杀,这个小岛属于印度,其居民与世隔绝。

一开始的新闻将约翰·赵描绘为找刺激的冒险家或者基督徒版的印第安纳·琼斯。有人提出了批评,其中许多批评来自于基督教社区。约翰·赵在想什么呢?他让北森蒂纳尔岛民暴露在何等疾病风险前?何必冒此凶险?

随后涌现的细节则描绘了一个更深刻的形象,是一个年轻人为去该岛分享神对北蒂纳森岛之爱而预备多年。今天,数以千计的基督徒为约翰·周停泊在海滩上之前这个从未听说过之岛上的人祷告。

印度执政的印度人民党(Bharatiya Janata Party ,缩写为BJP)附属学生组织全印度学生联合会(Akhil Bharatiya Vidyarthi Parishad ,缩写为ABVP)的积极分子们在示威游行中呼喊口号,印度新德里,2016年2月24日。抗议者表示,数以千计的ABVP成员在星期三举行游行抗议当月早些时候在贾瓦哈拉尔·尼赫鲁大学(Jawaharlal Nehru University ,JNU)发生的“反国家标语”(anti-national sloganeering)事件。

5.印度教民族主义在印度掌权

当纳伦德拉·莫迪当选为印度总理时,他将自己表现为一个有能力、亲商业的领袖,给自己家乡古吉拉特邦数以千计的家庭带去电力设施。

他所谈甚少但其选民中广为人知的则是他的印度教民族主义RSS(民族志愿服务联盟)运动背景,该运动旨在让每个印度人成为印度教徒,尽可能让非印度教徒感到不受欢迎。

在2014年首次当选后,2019年莫迪以更大优势获连任,他恪守自己对RSS基本盘的诺言,终止了穆斯林在克什米尔地区的自治权,现在将公民权给予来自周边国家的非穆斯林们。

印度基督徒从莫迪政府的行动中得到了明确信息:你们不受欢迎,而且你们不受保护。印度民族主义者也得到了信息:袭击基督徒与其他宗教少数派的行为将被容忍,甚至被莫迪政府及其RSS支持的政府所鼓励。

一位女士在上海郊外的佘山天主教堂中祷告,2013年10月28日。

4.中国的变化

过去10年中,由共产党党魁习近平所发起对中国基督徒(还有穆斯林)的迫害有令人警惕的上升趋势。2018年初,新法律生效,引发更多教堂被毁、更多教会领袖被逮捕以及对中国境内所有宗教活动的控制。与此同时,中国创造了一个监控国度,在中国每个地方都跟踪着中国公民,让地下基督徒做工的难度显著提升。

多个未登记的教会被查封,多个知名的中国牧师被监禁。除了迫害基督徒公民,中国也试图驱逐外国基督徒,多位外籍人士发现自己的护照被吊销,或者得不到续签。

示威者们要求释放阿萨亚·比比(Asia Bibi),巴基斯坦拉合尔,2010年11月21日。

3. 巴基斯坦的阿萨亚·比比(Asia Bibi)的亵渎罪案

阿萨亚·比比(Asia Bibi)的迫害过程延续了几乎整整十年,她在2009年被捕,然后被一家下级法院判处死刑。她上诉了很多年,巴基斯坦最高法院最后在2018年10月宣判她被控的亵渎罪并不成立,然后下令将其释放。

不过即便法院下令之后,又过了6个多月,比比才被允许离开巴基斯坦,去往一个能更好确保其安全的未公开地方。

虽说阿萨亚的终审裁决如此,但送她下狱亵渎罪法律,常常被用来解决争议的棍棒却依然在巴基斯坦大行其道。

欧比亚基里·埃泽奎希利(Obiageli Ezekwesili)是#BringBackOurGirls(带回我们的女孩)运动团体的策略团队领导人,她在奇博克社区协会(Chibok Community Association)与#BringBackOurGirls团体合作举办的“找回被绑架的奇博克女孩”会议闭幕会上发言,2015年1月1日,尼日利亚阿布贾。被伊斯兰武装分子博科圣地(Boko Haram)叛军绑架的200名女孩的家长们希望尼日利亚政府能营救她们。照片摄于2015年1月1日

2.奇博客(Chibok)女孩在尼日利亚被绑架,这只是博科圣地(Boko Haram)和伊斯兰圣战者们在富拉尼(Fulani)部落地区中兴起过程中的一页。

这十年中所兴起的社交媒体将2014年时276位被绑架女孩——其中有许多是基督徒——这故事摆在数百万人面前,还有数千人——包括前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也在推特上发布了#bringbackourgirls(找回我们的女孩)。

5年之后,这些女孩中依然有许多人失踪,伊斯兰圣战的问题不仅在尼日利亚北部持续进行,还蔓延到了尼日尔、马里、布基纳法索以及其他邻国。

矛头所指就是基督徒们,而尼日利亚的政府的表现则没有意愿也没有能力来阻止袭击——随着2020年到来,也没有改观的迹象。

伊斯兰武装分子预备在利比亚处决一群埃塞俄比亚基督徒,视频于2015年4月19日发布

1.21人在利比亚海滩上被伊斯兰国的屠夫杀害

和1930年代德国的莱尼·里芬施塔尔(Leni Riefenstahl)一样,伊斯兰国的恐怖分子们也非常明白视频所蕴含的力量。该团体确保其恶行的视频都是高清发布,内容从烧死约旦国的飞行员到斩首西方人质。

2015年在利比亚海滩上谋杀21个“属十字架之人”的画面成为数百万人铭记的场景。这群人——20个来自埃及的科普特基督徒还有一个从加纳来的基督徒——在家乡被奉为殉道者和英雄。视频录到了他们中有人在世间的最后一刻说:“耶稣啊,请帮助我。”

全世界的基督徒都为他们勇敢的信仰而鼓舞。他们可以通过信仰伊斯兰教而保全性命。然而,就算知道等着自己的是什么,他们也选择了基督的道路。

2020年及以后还会有许多基督徒受迫害的事情——耶稣的应许总是真的。自由国度中的基督徒将有更多受鼓舞的机会——也有更多需要祷告的机会——要为那些将基督置于自己安危甚至性命之上的基督徒们祷告。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