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们为何聚集作为教会来敬拜

今天越来越普遍的观念是认为既然敬拜的基础是福音的话语,那随之而来的结论就是福音是生活的一切,那聚会敬拜也就没什么不同或者说重要性可言了。

然而这种观点存在几个问题,需要仔细推敲。首先,教会的本质必须按照符合圣经的方式来定义。尽管新约里的“教会”有时候是指称所有基督信徒的整体(例如参见马太福16章18节,以弗所书1章22-23节、3章10节、3章21节、4章4节、5章23-27节,哥林多前书10章32节、11章22节、12章28节,歌罗西书1章18节、24节以及希伯来书12章33节),这词在最常见情况下指称的是这些信徒在某一地方的聚会。比如,保罗“写信给在哥林多神的教会”(哥林多前书1章2节,哥林多后书1章1节),“写信给加拉太的各教会”(加拉太书1章2节),以及“写信给帖撒罗尼迦在父神和主耶稣基督里的教会”(帖撒罗尼迦前书1章1节)。

这表明了两个重要内容:第一,教会是身份明确的基督信徒的群体,不信者不在教会之内。第二,教会是基督信徒的聚合,除非聚集起来,否则教会就不存在。希腊语词汇ekklēsia就是根本的证明,这词的意思就是“聚会”。换言之,在新约中所描述的绝大多数情形下,当基督徒在当地教会之外进行日常做工时,他们并不是“教会”——几个基督徒聚餐甚至一起祷告都不是教会。绝大多数情况下,“教会”说的是当地基督徒聚合起来去做聚会受召应该做的事情。

理解教会是基督信徒有所区别、聚合而成的群体,发现新约中用来描述这聚众而成的教会各种术语的本义很有指导意义。举例而言,保罗告诉提摩太,他写信是要让“你也可以知道在神的家中当怎样行”(提摩太前书3章15节)。“神的家中”这词在通篇圣经里都特指神所临在的地方。比如,雅各称呼他遇到神的地方为“伯特利”,也就是“神殿”(创世记28章10-22节),正如后来的神殿一样(历代志下3章3节,诗篇52篇8节,以斯拉记4章24节,尼希米记13章11节,马太福音12章4节,马可福音2章26节以及路加福音6章4节)。教会同样被特指为“神的殿”(哥林多前书3章16-17节,哥林多后书6章16节,以弗所书2章19-22节)。

由此,当信徒们聚集成为教会,他们是以神临在之所的方式而存在——这是敬拜的至圣之所——由此,正如耶稣所应许那样:“因为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马太福音18章20节)尽管信徒的个体也能被称为“圣灵的殿”(哥林多前书6章19-20节),但语境和前引文中复数人称代词显然表明个体信徒聚集了才能称为教会。

所以,只有当教会聚会时,而不是其他时间里,作为神之至圣所的特殊感才存在。单单凭此就足以为聚集而成的教会提供神圣而又独特的记号,特别强调了旧约用语意义上的敬拜。

最后,保罗指示提摩太,对于在“神的家中当怎样行”(提摩太前书3章15节)有特别方式。会众聚合而成的教会要求特别的行为,这与生活中的其余行为不一样。所以,尽管基督徒个人是神之圣灵的殿,应该用让神喜悦的方式行事为人,不过,在神所临在的至圣所,也就是属神之民用不同与其他方式来敬拜的地方,还要有专门并且独特的方式。出于这个原因,教会中的行为必须由神的明确指示所规范,这比对教会之外行为的指示更加清晰明了。

实际发生的例子之一就是联合礼拜,联合礼拜是出于敬拜这一属灵事实的公开行为,这是每周一次的戏剧式重现,展示因着信基督而接近神的样式。这就是为什么史上绝大多数圣餐都展示了敬拜、认罪、赦免的确信、感恩、指令、献身、祈求、联合、定罪与祝福的基本顺序。这是福音的样式,通过每周重复这样式来提醒基督徒,联合礼拜并不是“跟神打招呼”的时间,也不是什么宗教“体验”,相反,这是神亲自在邀请,要他的民来因着信通过基督在团契中靠近他。

这就是为什么以福音为样式敬拜的高潮就在于围绕主桌的圣餐。通观圣经(以及在历史上真实所发生的),自由与开放接纳最终极表述就是被邀请同席。这在整个旧约里都有描绘,这也在神殿里的陈设桌上被描绘出来,是圣餐所描绘的最美好画面。

基督徒的敬拜描绘了信徒因着基督被接纳,现在坐在他的桌边,既是纪念让这一切成为可能的牺牲,也表现着我们与他并作为基督肢体与其他信徒的联合。这并不是要去与神和解,仿佛罗马人教导的那样,相反,这是已经因着基督的牺牲而达成和解的美好表现。这就是为什么任何以福音为样板的敬拜仪式都以圣餐之桌为终极高潮的原因所在。在桌上,基督徒能够坐下,因着基督而与他们的救主完全联合。与基督联合让完全的团契成为可能,而主的桌则是其最美属世的实现。

(翻译:尤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