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里欧谈“热忱运动”愿景,让大学生接触到耶稣

(图片:热忱)大学生在“热忱大会”敬拜。

当这位“热忱大会”创始人开始就读贝勒大学(Baylor University)的研究生院时,他发现自己眼睁睁看着许多之前他曾帮助过的高中生,进入大学后几乎立即放弃了他们的信仰。

“我看到那个夏天参加我们事工的学生……到达贝勒(浸信会学校),在第二天就怀疑他们的信仰,”纪里欧最近在一个名为“Essential Church”的播客上说。

“这些孩子参加宣教旅行,带领乐队,俨然是教会的主力。第二天一来就把它(信仰)挂在墙钩上——'这个周末我要去参加聚会,我要去看看现场……周日我在教会睡觉,没人察觉。’”

就在那时,纪里欧意识到,父母、教会、学校和辅导员对学生生活的影响,在大学期间停止了。

这位亚特兰大热忱教会(Passion City Church)的牧师说:“你有自由选择权和自由意志,每一种选择都摆在桌面上,无论你的基本信仰是什么,每天都可能在教室里受到攻击。”

“这是人生的十字路口。在这个时刻,人们不再坚守其父母的信仰,而是开始决定自己的信仰,而那就是你不想与教会所宣讲的信息而只是想与耶稣站在同一立场。”

虽然那是几十年前的事,但今天的情况也如出一辙,除了今天的大学生“非常焦虑、沮丧(和)逆反心理”,60岁的纪里欧指出。他们每天都有“那么多的交谈,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当我们开始热忱活动,孩子们就不必每分每秒都在与世界互动,”他解释道,“现在的年轻人每天忙于和来自海内外的人玩游戏、通过社交平台文字聊天、视讯聊天并同时不断刷新新闻。”

这位牧师指出,无论如何他们的需求是一样的,对耶稣的渴望也是真实的。

20年前,上帝在纪里欧“人生中最迷茫、最失望、最沮丧的时刻”给他“激进”的愿景,这一愿景使他发起了如今受欢迎的热忱运动,主要目标是让高校年纪的学生与耶稣建立关系。

自1997年举行第一次聚会以来,数百万的年轻人受到影响。

到第四年4万名大学生在热忱聚会现场向上帝屈膝祷告,纪里欧说那是“我迄今为止看到的最神圣的事”,而他最初并没有计划在第四年之后继续热忱聚会。

“我以为到此为止了。我们想把这作为火种……我们不想因此建纪念碑,”他说。“我们想看到爆发式增长。”

直到几年后,纪里欧才恢复了大型聚会,他感到“惊奇”的是上帝至今仍然领导着热忱大会。

他解释说,这不是一个会议或一个事件。他强调,没有装饰、铃铛或哨声。更确切地说,这是“一个有目的的活动,祈祷上帝打开与会者眼睛看清生命究竟是关于什么……神的荣耀。”

尽管纪里欧通过大规模的热忱聚会影响了数百万人,但在他40岁接到的一通叫醒电话最终改变了他,使他成为从未想过的——成为当地教会牧师。

他意识到,最大的影响力并不是通过去最多的地方以及与最多人交谈产生。

他说:“你通过最长时间呆在一个地方,产生最大影响力,倾注关心尽可能多的人,你会在未来世代看到福音的再生能力的延续。”

热忱教会成立于2009年,目前在亚特兰大和华盛顿特区有分会。

此刻,纪里欧正在祈祷美国教会的复兴,回到使徒行传第二章所说的教会,“圣灵降临,福音被宣告,信心和悔改爆发,当天有3000人受洗。”

下一次热忱大会定于2019年1月2日至4日举行。

(翻译:May)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