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伤害我了”

阴谋被揭穿!全球信徒超过7亿的教会组团密谋,要把你挑出来,让你的生活一团糟。所以,你说“教会伤害我了”合情合理,怒不可遏正确,鸣鼓攻之也行。

真这样吗?是的,你真受伤了!不过,责怪整个教会却是被扭曲的幻象,是对你自己的束缚。这是张冠李戴的指控。

我们一直听说那些被脱离教会的基督徒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或者发生了真改变他们人生的事情。是的,伤害确实会很深。不过,反应和结论并不正确,也不健康。作为整体的教会并没有伤害你。基督的肢体中有许多能带来生命的美好的人和领袖,他们并不应受你污名指责。一个人或者一小群人也许伤害了你,但不是整个教会。认定教会伤害你这念头会带来更悲剧的问题。

你是否意识到,你所中伤的教会,是基督所爱的新妇,“这家就是永生神的教会,真理的柱石和根基。”(提摩太前书3章15节)。你是拿自己与“昼夜控告我们弟兄的(撒但)”同列,抨击耶稣为之而死并以宝血拯救的那群人。撒但的目的就是一刻不停地咒诅、找茬、指控人,要他们分裂、混乱、瘫痪。你真打算让撒但的话出现在你嘴里?亲爱的,小心啊。

你这样就得不偿失了。当你抵挡神的圣灵和他对教会(以及所有人)的恩典,你发现者自己身陷悲剧的家庭以及婚姻问题中,自己的信仰冷漠并麻木不仁,追求“另一个福音”或者成瘾于临床咨询和精神类药物。多少年来,基督将恩典赐予你的人生,而你是在阻挡圣灵,把自己扔在虚假平安的肉欲国度中。心里老嘀咕着:“我永远伟大光荣正确,错的都是你们。”(参见箴言书14章14节)

更好的做法是自内心释放出真正的宽恕,并且改变你的言辞和行为。继续以谦卑的方式与基督的肢体保持连接。不要挑事——要寻求平安。

这段时间,有一些聒噪之词是所谓受害者常用的,比如:

“我被虐待。”

“这是操纵。”

“没人看重我的天赋。”

“我就没快乐的权利吗?”

“这机构化、组织化的教会一团糟。”

这里也许有部分正确的地方,但你的毒根已经叫你和众人沾染了污秽(参见希伯来书12章14-15节)。真正能带来治愈并战胜的爱依然从神而来。不要满足于同受伤害的人,他们只是你所受伤害的间接携带者。你也许需要一些真正有临床经验的基督徒咨询师,不过你最需要的还是天父的爱。他能治愈(rapha,希伯来语)你并带来希望。

坦白说,我也算是“见识过,经历过”——对的、错的都曾体验过。有一个基于天国的正确方法来面对人生的起起落落,最好就是让自己远离“弟兄们的控告者”(启示录12章10节)。

与其听我的故事,不如看看使徒保罗在哥林多后书11章23-29节中给我们所举出这令人震惊的例子吧。“他们是基督的仆人吗……我更是……我比他们多受劳苦,多下监牢……鞭打……被棍打……被石头打了……遇着船坏……遭江河的危险、盗贼的危险、同族的危险、外邦人的危险、城里的危险、旷野的危险、海中的危险、假弟兄的危险。受劳碌、受困苦。多次不得睡,又饥又渴;多次不得食,受寒冷,赤身露体。除了这外面的事,还有为众教会挂心的事……”“有谁软弱我不软弱呢?有谁跌倒我不焦急呢?”换言之,保罗拒绝抱怨,但继续爱着神并他的教会!

不要改换你的神或神学。在好撒马利亚人的故事中,强盗手段残忍(代表着世界或者魔鬼)。犹太祭司和领袖是则对受伤者无动于衷。(信仰正确、方法错误。)撒马利亚人具有同情心而又慷慨。(信仰错误,不过方法正确。)你觉得被治愈者康复后会和谁联系呢?我猜是好撒马利亚人。(即便撒马利亚人的信仰是希伯来宗教里的扭曲形式。)

同样,许多人在被教会中的某些个人伤害之后,转向了属世界的做法、假先知或者假基督。有些人甚至进了魔法或巫术类的小团体(精英式的)。亲爱的,要将你的信仰建立在耶稣是谁并你与他的关系之上。继续让圣经成为你对神与人的理解的核心所在。

当你受伤了,又能做什么呢?

  •  努力寻求和解。找到那个伤害者。不要把责怪转移到整个教会身上。
  •  要祷告,并且并向有资质的人士(你可能需要走出自己的人际交往圈)向(教会的管理层)提出咨询建议
  •   阅读圣经,看看神如何与他人合作。
  •   把你的伤痛、内心、不满、需求带到神的面前。
  •  说出祝福的话语,让神来应对伤害者。放手。

亲爱的弟兄姊妹,耶稣和他的教会支持你,并不会对抗你。我们同甘共苦。你也许有领导问题、教会风格问题或者遇到了带来伤害的种种情况。如果你是个受伤的牧师或传道人,别把时间浪费在指责上。也许情况很复杂,也许你也有部分责任。你能学会重新信靠,不过你必须做好你自己那部分工作,迈开步子,重新与肢体连接。要与神和你的邻舍重归于好。

不要报复并伤害教会——要为教会祷告。这是圣经的要义所在。

(翻译:尤里)

M. John Cava是米尔堡世界拓展中心(World Outreach Center)主任, 是北卡罗来纳神学院的神学博士。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