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伦·彭斯竟敢是基督徒!

(图片:WIKIMEDIA/STEVE RUARK)

恬不知耻。厚颜无耻。顽固不化。不可饶恕而又不成体统。美利坚合众国副总统的妻子居然是个虔诚的基督徒——胆大包天——在一所基督教学校教课。我们的国家怎么啦?

雪上加霜的是,这所基督教学校居然还坚守着基督教的原则。

是可忍孰不可忍?

整个国家当然怒不可遏。这是在公然对抗今天最神圣的政治圣牛。宗教信仰(具体来说,就是以圣经为依据的基督教信仰)万不可与公共领域有所关联。我们必须拥有摆脱宗教的自由——也就是说,摆脱任何与圣经有真正关联的宗教。

凯伦·彭斯要是一个自由派(或者说“进步派”)基督徒,那就一点问题没有了。

所谓的进步派基督教已经用世界的价值观来取代了圣经价值观。这就是为什么世界——也就是说,世俗社会,属世界的社会——喜欢进步派基督教。

正如耶稣曾对他门徒说过:“世人若恨你们,你们知道恨你们以先,已经恨我了。你们若属世界,世界必爱属自己的;只因你们不属世界,乃是我从世界中拣选了你们,所以世界就恨你们。”(约翰福音15章18-19节)

不过,因为彭斯夫人在一家以合乎圣经基督教为标准的学校上课,媒体当然又歇斯底里发作了一番。

家庭研究委员(Family Research Council,简称FRC)的托尼·博金斯(Tony Perkins)在1月17日的电子邮件中列出了这些媒体标题:

“凯伦·彭斯在一所禁止同性恋学生并家长的学校里教授艺术”(CNN)

“副总统的妻子,凯伦·彭斯在一所反LGBT学校教课”(BBC新闻)

“凯伦·彭斯在一所基督教学校授课,该校禁止LGBT学生和老师”(纽约时报)

博金斯解释到,实际情况是:“事实上,就是凯伦和其他虔诚于圣经的基督徒一样,相信婚姻之外的男女性行为与神的计划背道而驰。对彭斯夫人的攻击,如果不是针对合乎圣经真理并信靠这些真理之人公然敌意的话,那也更表明对其愈演愈烈的不容忍,对于在公众领域拥有公职之人尤其如此。这里所传递的信息很明确:(1)圣经信仰及相关内容必须留在公务领域之外(而这其实是一个反向的宗教测试),而且(2)那些坚持‘过时’观点的人应该被限制在社会边缘。”

他并没有夸大其词。

本·沙皮罗(Ben Shapiro)从正统犹太人视角写了这么条推特(这可是典型的反讽):“突发新闻:彭斯的妻子在一所基督教学校工作,该校要求基督徒学生恪守基督教对罪的标准,该标准竟然2000年来都没变过。”

天呢,太吓人了!

保守派天主教博客作家,马特·沃尔什(Matt Walsh)曾说过:“左派们又一次震惊于彭斯一家是基督徒。似乎他们每几个月都要重新了解这件事一下,所以他们每次想起来的时候又重新怒不可遏一番。这个星期,当彭斯的妻子在一所基督教学校找到工作后,左派又发作一次。这激发了主流媒体瞋目切齿的一堆头条报导,许多人震惊了一下、在推特上抨击一番,然后就这么样了。”

马特继续说到:“当然,如此愤怒的表面上并非在于凯伦·彭斯作为一个基督徒,为以马内利基督教学校(Immanuel Christian School)这所基督教学校工作,而在于这所学校公开禁止同性恋,也不允许公开身份的同性恋学生学习。这所学校也禁止其他不道德的性行为,包括婚前性行为。教师们被要求在所有这里方面都正式承认圣经的立场。”

换言之,为遵循圣经里明确的原则,直到最近这几年(所谓性革命之后)都没有被质疑过的原则,同性恋行为都被认为是不道德的。正因如此,同性恋者被禁止在基督教学校教课或者在基督教学校学习。(按照沃尔什的说法,对其他违规者也如此,对任何有意触犯神之标准的所有作为都这样。)

这真算什么新闻吗?谈得上轩然大波?仅仅因为世界改变了,那就意味着神的话语也改变了?仅仅因为许多所谓的公开身份“基督徒”觉得他们比圣经懂得更多,那就意味着神现在要听从人的意见了?真的吗?

还有更令人震惊的事情呢。如果这是一所传统的穆斯林学校,非穆斯林会被禁止入内。已经发生过性行为的异性恋青少年也会被禁入。

如果这是一所传统的犹太人学校,基督徒孩子们也不被允许在那里上课,喝醉的、嗑药的孩子们也不允许。

可能这就没那么耸人听闻了。

归根结底,我们期待传统的穆斯林成为,好吧,传统的穆斯林。

我们期待传统的犹太人成为,那个,传统的犹太人。

我可不敢说,如果美国有一位穆斯林政治领袖的妻子在一所传统的穆斯林学校授课,会激发如此众怒。或者,要是有个犹太人政治领袖的配偶在一所传统犹太教学校授课会怎么样。

只有在历史的基督教信仰——美国占主导地位、压倒性多数的宗教信仰——与公众领域发生关联时,这种愤怒才会爆发。这种联系必须立刻被切断。

这就是为什么“摆脱宗教联盟”(Freedom From Religion Foundation,FFRF)对田纳西州即将上任的州长比尔·李(Bill Lee)乃至整个田纳西州怒不可遏的原因所在。他竟敢在就职当天举行一个基督教礼拜仪式!

“摆脱宗教联盟”写信给他:“当然,作为一位公民,你在私下可以随便出席任何宗教仪式。但联邦并州宪法要求你作为州长不得把宗教仪式加入到任何由政府资助的活动中,包括你的就职仪式。”

所以,李州长,虽然以超过20个百分点(59%对39%)的优势横扫了来自民主党的竞选对手,他以虔诚基督徒的身份竞选,现在却必须让自己信仰远离公众领域。

是的,就像这个机构坦白承认那样,目标就是摆脱宗教。

感谢神,凯伦·彭斯和比尔·里并没有那样。

感谢神,我们的国父们也没有那样。

用约翰·亚当斯的名言来说:“我们的宪法只是为了有道德、有宗教的人民而设立。它完全不适用于其他任何人的政府。”

当我们当选公职时,我们不必把道德和宗教信仰留在门外,我们的家人也不必如此。

彭斯夫人,我们支持你!

(翻译:尤里)

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拥有纽约大学近东语言和文学博士学位,在多个神学院担任教授。他著有25本书,并且主持一个全国性的每日广播脱口秀《Line of Fire》。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