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普特妇女详述埃及基督徒女性地狱般的恐怖生活

(图片:路透社)参加礼拜的开罗基督徒, 摄于2015年3月。

一位科普特记者详细描述了她作为一个女人生活在埃及社会中的挫败感,在这个社会中,男人经常把基督徒女性当作不道德女子另眼相待,并说出科普特教会苛待女性的方式。

在布鲁克林天主教新闻网站《The Tablet》周三刊登的一篇专栏文章中,来自开罗的记者恩吉·马格迪(Engy Magdy)详细描述了埃及女性,尤其是基督徒女性所面临的困境。

“在一个大多数人把女性看为耻辱的国家,做一个女人,最多不过是从性的角度来看待她,这本已让女人不堪重负,但如果你是一个女基督徒,那情况就更糟了。”她写道:“这简直就是地狱!”

如今,世界各地的许多女性都在发声说出曾受到的性虐待,马格迪说,埃及的性骚扰准确说已成了一种全国性的“流行病”。她引用联合国2013年的一项调查研究发现,99%的埃及妇女曾受到骚扰。

在这个穆斯林占多数的非洲国家,基督徒妇女和其他少数宗教群体在公共场合因不戴头巾而成为袭击目标。

“埃及大多数穆斯林妇女戴头巾,因此,其他不戴头巾的人很可能是科普特人,”马格迪说。“这意味着埃及男人认为他有权骚扰她,仅仅凭此他把她看做是娼妓和不信教的人。”

“你可能认为我指的是某一类的男人,但事实上,大多数穆斯林男人(不是所有,而是大多数)很容易把科普特妇女看作易得猎物。”她接着说:“他自认为,如果他能在感情上操纵她,说服她嫁给他,或者让她皈依伊斯兰教,他就会得到宗教上的奖励。这是在上埃及普遍存在的现象。”

马格迪解释说,她非常小心防范那类男人,其中一些人还曾与她一起共事过。

她补充道:“社会以一种非常糟糕的方式看待自由开放的女性,尤其是如果她是科普特人的话。”

马格迪说,“更为糟糕的是,在多数情况下,社会总是会为骚扰者辩护,对抗受害者的指控。”

她接着说,在一些女性上告性骚扰的情况中,她们却被告知不要“卷入丑闻”,因为“受羞辱的会是你自己”。

“如果受害者是基督徒,或者没有戴头巾,你会听到这样难听的话:‘你要穿得正经点,把你的身体遮住。’”马格迪说。

受羞辱的受害者

联合国2017年的一项调查发现,64%的埃及男性承认曾在街头骚扰过女性。

这项研究还发现,在埃及尤其是妇女作为受害者受到羞辱是常有的事。在接受调查的妇女中,有84%的人同意“穿着暴露的女人理应受到骚扰”。

马格迪解释道:“不幸的是,女性在压迫同类方面也起到重要作用。宗教狂热主义和美德诉求使妇女也归咎于受害者。” 埃及《刑法》第306条规定,性骚扰可处以最高50000埃及镑或处以6个月至5年的监禁,但埃及妇女一般不会诉诸法律保护自己,因为当一个女孩试图寻求正义时,她会受到责备或威胁,而且通常罪犯也会逍遥法外。

马格迪说,基督徒女性也害怕报警,因为她们担心警察会歧视她们。

“最明目张胆的例子当属一位72岁的科普特妇女索阿德·塔贝特,她在2016年5月被一群穆斯林暴徒剥光衣服,并在上埃及她所在村庄拉出去游行,”马格迪回忆道。“肇事者中却没有一个人因此被判刑。”

马格迪声称,埃及社会现处于“二元性”状态,一方面宣布“解放和启蒙”的重要性,但同时却不践行这些理念。

教会也是如此

她也批评科普特东正教教会对待妇女的方式与世俗文化没有区别。

“虽然埃及宪法规定了两性平等,但法律真空和社会不公正现象十分严重。例如,在继承方面,妇女在这方面受到双重不公正待遇。伊斯兰教法规定妇女的继承份额只能是男子的一半,这适用于所有埃及人,”她解释说。更糟的是大多数科普特家族故意篡夺妇女继承的遗产。当埃及政府要求教会为基督徒起草家庭法时,教会忽视了遗产问题。

女性受轻视的另一种方式是,当丈夫去世时,她们子女的监护权通常转移给男性亲属。她说,在许多情况下,母亲被公公剥夺了对子女的抚养权。

她说:“埃及的教会受社会中盛行的男性文化支配。除了遗产问题外,在离婚时还存在更多的不公平。”

根据马格迪的说法,在教会里的科普特妇女不允许离婚,即使她们在身体或心理上受到丈夫的虐待,因为离婚被看作是“可耻的”。

在女性向教会寻求帮助的情况中,牧师通常的回应是:‘你必须为你的家人牺牲……只要为你的丈夫祈祷,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无希望的未来?

马格迪说,只是为了送女儿读书接受良好的教育,她花了大约一半的月薪。然而,马格迪知道,即使这样等她的女儿长大后,她也“不可能”获得领导地位。

马格迪写道:“当她受到骚扰或攻击时,她将得不到伸张正义的权利,或许她会保持沉默。作为一个没有兄弟的女孩,她的表兄弟们将分享她父亲的遗产。如果有一天她的婚姻失败,她就没有第二次机会了。一想到我女儿的未来,我不寒而栗。”

除了马格迪提到的苛待和虐待之外,科普特基督徒妇女和女孩更有可能遭到绑架。去年,一名前绑架者详细描述了绑架者网络的内部运作,这些绑架者从伊斯兰极端分子得到报酬绑架科普特基督徒女孩。

据报道,今年至少有8名基督徒妇女在埃及被绑架。


埃及并不是唯一一个妇女面临大量虐待和骚扰的国家。

本周早些时候,全印基督教协会”(All India Christian Council)主席约瑟·德索沙(Joseph D'souza) 主教告诉基督邮报,印度迫切需要在本国开展“我也是”(#MeToo)和“教会也是”(#ChurchToo)运动。正当他发表这番言论之际,印度最近刚被列为世界上对女性最危险的国家,最近几个月,喀拉拉邦的教会已发生了多起针对神职人员的虐待案件。

“印度教会是印度社会的一部分,”德苏扎说。“印度社会有一种非常严重的沙文主义(宣扬本民族至高无上,具有很强排它性)的倾向。它在教会内外猖獗。重要的是让我们的子女和家庭了解女童和妇女的价值,并直面解决婚嫁问题,因为我们的许多女孩受到虐待或骚扰,或最终被迫与非基督教徒结婚。”

(翻译:May)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