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旺达种族大屠杀受害者学习饶恕,与切断她手指的人成为朋友

(图片:世界宣明会/ BRIAN DUSS)2019年2月18日,爱丽丝·慕卡鲁林达(右)在位于卢旺达尼亚马塔村庄的家中分向记者分享她作为图西族人在1994年卢旺达种族大屠杀中的遭遇。她的左边是世界宣明会的姆巴巴齐(Goreth Mbabazi)。姆巴巴齐的左边是切断慕卡鲁林达手指的男子伊曼纽·戴伊萨巴。

卢旺达尼亚马塔镇──25年前,她的手指被切断,头部受到连续重击,目睹九个月大的女儿被切成两半。现在,48岁的爱丽丝‧慕卡鲁林达和当年切断她手指的伊曼纽·戴伊萨巴成为了好朋友。

这两人宣扬的宽恕与和解也是25年来这个非洲中部国家的主题,当年卢旺达发生世界历史上最残暴的侵害人权事件——对图西族的种族大屠杀。

1994年4月,爱丽丝和丈夫与几十万被打死、砍死、刺死、烧死、重击或射死的图西族人一同等死,当时卢旺达的胡图族政府官员所推动的极端意识形态驱使一群群愤怒的民众和安全部队做出这些残忍行径。

此举的目的是“根除”他们的社会阶级。许多人被他们所信任的邻居和朋友杀害。

虽然他们是基督里的兄弟姐妹,恶意的煽动仍使得多数族群的胡图族试图完全消灭少数族群的图西族(社会上对该族的印象是受到比利时殖民者偏爱的又高又富有的牧牛人)。

因为卢旺达强健的多数人口并未受过教育,意识形态透过收音机广播和报纸散布。这些宣传扭曲许多胡图族人的思想,包括教会领袖。其他人则出于遭到杀害的恐惧被迫参与到恶行之中。

自1994年4月起历时3个月,在这个90%人口为基督徒的国家估计有一百万人惨遭杀害,其中许多人是在教堂内遇害。

大部分受害者是图西族人,有些是拒绝参与消灭图西族「蟑螂」的温和派胡图族人,当时政府认定他们是假卢旺达人。

尽管身受重伤,爱丽丝和丈夫幸运生还。然而,他们的小女儿、母亲、兄弟姐妹和他们许多邻居并没有这么幸运。

“那个月每天,他们不断杀人、杀人和杀人”

1994年4月,在偏远东部省的胡图族人攻击爱丽丝所在村庄的图西族人。当时爱丽丝结婚才一年半,她和丈夫以及她还是婴儿的女儿在尼亚马塔寻找教堂避难,而她母亲和兄弟姐妹躲在另一间教堂,但最后在教堂被活活烧死。

爱丽丝和丈夫女儿藏身的教堂后来被烧毁倒塌,但他们得以安全逃离现场。

“那个月每天,他们不断杀人、杀人和杀人,”爱丽丝透过翻译对前来卢旺达采访的记者说,同行的还有非政府人权组织美国世界宣明会,该组织从1994年开始就在该国大部分地区提供救济并协助重建发展。

“很多人拿着不同的武器来杀人。那时候有很多人参与屠杀──军人,甚至有飞机在附近检查好确定把我们全都杀了。我们以为我们要死了。”

爱丽丝设法避难并试着躲到水里。当时,爱丽丝的家人和其他当地的图西族人因为持续逃难而无法吃无法睡。许多人饿死或死于恶劣处境中。

那年4月29日,爱丽丝一家人终究难逃一劫。

(图片:世界宣明会 / BRIAN DUSS)爱丽丝‧慕卡鲁林达(右)露出被其中一位同事伊曼纽·戴伊萨巴(左)刺伤的肩膀。她的头上也有伤痕,并失去一只手。

“有很多人带着法国政府给他们的武器过来。有开山刀、斧头、箭……还有子弹,”她说。

爱丽丝的头被某种有钉子凸出的钝器重击,肩膀也被茅刺伤。她的一只手也被伊曼纽切断。同时,一群男人将她孩子砍成两半。她的丈夫也遭到攻击,不过伤势不是太严重。

“以前更可怕,现在过那么久了看起来没那么糟了,”她给记者看伤痕的时候解释说。“当时[精神恍惚],所以你不知道是谁在做什么。”

卢旺达爱国阵线(最后掌权并在1994年7月4日攻下首都吉佳利结束种族大屠杀)救出少数在尸体堆中的生还者并将他们送医。

“他们不知道有些人还活着,所以[我]在其他人被带走后一段时间才被带走,”爱丽丝解释。“他们无法分辨谁活着谁死了,他们的身体都布满[蛆]。”

虽然爱丽丝家有11个兄弟姐妹,却只有她和另外一个小孩活下来,两人都在种族大屠杀中留下了残疾。

她说所有医生都被杀了,所以很难得到治疗,不过他们尽力了。爱丽丝受的伤使她身体无法活动。她花了两个月学会再次正常活动,大脑也恢复原先的运作。

她被带往国内难民营,与丈夫重逢。

(图片:基督邮报 / SAMUEL SMITH)2019年2月18日在卢安达尼亚马塔,爱丽丝‧慕卡鲁林达(右)吃卡尼修斯(左)给她的烤玉米粒。卡尼修斯是另一位请求爱丽丝原谅的加害者。

如果我不饶恕,就无法进入上帝的国

15岁得救的爱丽丝知道她的信仰其中一项重要原则是饶恕。回家之后她读圣经。她读关于饶恕以及上帝如何仁慈对待“那些不值得被饶恕的人”的内容。

她说她怕如果她不像上帝饶恕她的罪那样饶恕别人,当她归家的时候到了她会无法进入上帝的国。

爱丽丝用当地属于班图语支的卢旺达语念马太福音5章3节的内容。

“贫穷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哀恸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安慰,”她透过翻译引述道。

“圣经里面的贫穷不是指那些没有[衣服]穿、没有[食物]吃以及没有[水]喝的人,而是那些无法饶恕的人,”她补充说。

现在爱丽丝48岁,有五个孩子,她说这是上帝赐福给她的。她也渐渐接受已经发生的不幸,并加入一个由30名种族大屠杀受害者与请求原谅的加害者组成的当地协会,建造了180间房屋代替在屠杀之中毁坏的房子。该协会还建造了另外30栋房子,除屋顶以外其他部分都已完工。

种族大屠杀过后,爱丽丝说她祈求上帝让伤害她和家人的男人跟她见面。上帝允诺了。但是当其中一位切断她手的攻击者来到她家请求原谅时,她晕倒了。

为什么呢?因为爱丽丝已经和这名叫做伊曼纽的男子在当地调解组织“揭露真相”(Ukuri Kuganze)一同工作并建立了良好关系,但她却一直不知道是他切断她的手,而且是他的同事杀害她的女儿。

“[我]无法相信凶手就是跟我一起共事的人。我突然眼前一片黑,”爱丽丝回想道。“我晕倒了,他们送我去医院。”

丈夫发现她和对他们家做出如此暴行的人一起盖房子之后很沮丧。

“我先生很难理解在我们中间的一个人杀了我们的宝宝,”她说。“因为我们得救也因为我们知道上帝,我们在那星期之内决定原谅他,因为那是上帝乐见的。在那之前,我没跟他说过话也不知道要跟他说什么。我先生不断提醒我上帝永远与我们同在,这个信念促使我们原谅他。”

“我回到我们盖房子的地方,他们在盖的房子得到世界宣明会的支援,”她补充。“我看到他在屋顶,就请他下来,告诉他我原谅他。我的心毫不犹豫,只感受到治愈的力量和平静。”

她鼓励伊曼纽去找她其他家人请求原谅。

“除了孩子们以外,我的家人都原谅了他,”她说。“[他们]问他很多问题,现在他们也原谅了他。”

爱丽丝说她的家人甚至在知道犯罪者是谁以前就已经决定原谅加害者,这帮助很大。

“因为我们的基督信仰,我们在知道加害者是谁以前就开始试着原谅,”她说。“我将胡图族视为一个群体,把他们看为一个整体,我从原谅所有胡图族人开始。 ”

根据爱丽丝所说,伊曼纽的手上不再有杀戮的血。

“我们都原谅他,我们和平共处,”她说。“他来拜访我,我去拜访他,没有问题。”

在卢旺达爱国阵线崛起后,政府释放许多种族大屠杀加害者和在未受审判的情况下遭到官方集体监禁的无辜的胡图族人,伊曼纽也在2003年出狱。在总统保罗·卡加梅2000年上任后,卢旺达爱国阵线一直在治理着这个国家。

加害者出狱后能够协助重建满目疮痍的国家。释放出狱使他们许多人能在当地“盖卡卡”法庭接受审判,社区民众可以在那里指控他们目睹犯罪的加害者。

身为她当地盖卡卡法庭的秘书,爱丽丝仍然想要举报伊曼纽,让他为对她家人的犯行受审。然而,她请求其他社区法庭的成员让伊曼纽减刑。她也请求其他法庭成员原谅伊曼纽。后来他们没让伊曼纽坐牢,而是命令他参与公共工程,帮助重建社区。

“如果没有盖卡卡法庭,伊曼纽还在监狱里,”爱丽丝说。“盖卡卡[缩短]了时程。他参与他们给知错悔改的人做的工作。比起送他们回监狱,他们可以投身公共事务像是盖马路、帮助[受害者]。”

(图片:基督邮报 / SAMUEL SMITH)2019年2月18日在卢安达的尼亚马塔,伊曼纽·戴伊萨巴站在他种在爱丽丝‧慕卡鲁林达家中的柠檬树旁。这棵树箱子他在1994年4月29日种族大屠杀中攻击慕卡鲁林达和她家人之后得到原谅。

“我意识到我做错了。”

47岁的伊曼纽在位于尼亚马塔的爱丽丝家外面告诉记者,是他对基督的信仰促使他请求原谅。

“我知道我做了什么,因为我也是基督徒,我花点时间思考我做了什么,然后意识到我做错了,所以我说我必须去请求原谅,”伊曼纽,一位基督复临论者,透过翻译说道。

“我由衷请求原谅。犯罪很容易,请求原谅总是困难的。但是对我来说,我已经踏出那一步并得到原谅。我真的[感谢]那些原谅我的人。”

伊曼纽说起初他以为他杀死了爱丽丝。他知道她是谁因为他们曾经一起上学。

1997年入狱后,伊曼纽思考他忏悔的需要并寻求宽恕。

2003年获释后,那时他发现爱丽丝还活着。除了爱丽丝和她家人,伊曼纽说他总共请求五个家庭的原谅。他还想向其他家庭请求原谅,但他们已经离开卢旺达。

伊曼纽说他害怕向受害者请求原谅会是什么情况,但他克服了恐惧。

如今,爱丽丝和伊曼纽变成朋友,他们有时会互相拜访对方。此外,他们的孩子喜欢玩在一起。

“我们希望人们知道虽然卢旺达过去发生种族大屠杀,但这里的人已经开始和解并团结起来,”伊曼纽说。“我们想要和其他人分享,这样他们也可以[主动]请求原谅。”

伊曼纽和爱丽丝在对方家种树来纪念宽恕。在爱丽丝家中,伊曼纽种了柠檬树。

“这棵树是果树会结果实,所以爱丽丝和她家人可以过来采果子,”伊曼纽说。“这象征着[我]曾经请求原谅,而他们也永远不会忘记[我]。”

爱丽丝说伊曼纽不是唯一来找她请求原谅的人。虽然痛还留在爱丽丝心中,她知道伤痛会随着宽恕开始癒合。

团结的卢旺达

爱丽丝说,胡图族和图西族之间不再有隔阂。

“我想告诉人们,现在这里没有胡图族或图西族。我们都是团结一致的。我想告诉人们……我们都是卢旺达人。最重要的是上帝。如果你不相信上帝,你会觉得原谅别人或是请求原谅很困难。今天,[我]本来已经死了。但是上帝让[我]活下来,让[我]站在这里分享故事,我知道这会对听众有所影响。”

世界宣明会是一个福音派慈善机构,在尼亚马塔发起重建计划,于2017年结束。 那段期间,爱丽丝是那些工作的重要参与者。

自25年前爆发种族大屠杀后,世界宣明会就一直停留在卢旺达。其他人道组织也对此人道危机有所行动,但世界宣明会是少数停留在卢旺达的国际非政府组织之一,也是在卢旺达支援的人道组织中最大的。

世界宣明会有超过300名工作人员的足迹遍布卢旺达30个区当中的24区,并协助超过120万人,包括爱丽丝的两个孩子。重建计划协助超过24个区域,包括尼亚马塔。

“我真的很感谢世界宣明会的努力,”爱丽丝说。

种族大屠杀过后数年,世界宣明会的部分重心是与其他组织、政府和许多教会合作修复两族之间的关系。此外,政府和卢旺达人民将重新开始并创造新的卢旺达视为己任。现在,世界宣明会将焦点转向促进卢旺达人民的健康、教育和生计。

卢旺达,一个小小的只有1200万人民的内陆国家,从充斥着仇恨和分裂的“毁灭时期”在短短25年内转变为和平共处的团结国家,成为亮眼典范。离卢旺达种族大屠杀的25周年纪念日只剩一个月多,世界宣明会卢旺达项目经理亚拿尼亚(Ananias Sentozi)说,那将成为庆祝真实上演的和平时刻。

“大致上,我们不再感觉到[分裂],”他说。“这不表示没有还在愤怒、还在痛苦的人。他们还在沉淀伤痛,承受消灭图西族的种族大屠杀对他们的剥夺。但这只是个人层面。以一个国家而言,你在卢旺达没有任何地方能够发现分裂的迹象。”

(翻译:敏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