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婚姻和家庭,前所未有的重要意义

婚姻和家庭,前所未有的重要意义

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婚姻制度正遭遇欲除之而后快诸势力的持续攻击。结果就是,这种永恒的关系被许多人越发认为是我们自我陶醉生活中不必要的障碍。临时“伴侣关系”通过“有意识的分手”而解体,孩子们不过是被分割或分配的资产,而不是被爱、被引导、被保护的珍贵灵魂。

简而言之,婚姻和家庭的圣经基础被自由派政客和我们的流行文化视为遗迹。然而,这个国家的未来却取决于我们婚姻和家庭的力量。如果我们的国家要生存并走出目前的泥潭,那就必须从建立它的基石——家庭——中学习并汲取力量。

我们的国家成立不到250年,与社会的原始组成部分相比还是一个婴儿。几千年来,家庭长盛不衰,可以追溯到伊甸园,那是至少在5000年前了,我们的造物主赋予其意义与定义。可悲的是,这个所有社会的基石正受到各种左派团体的无情并恶意的攻击,他们的任务只有一个——诋毁和消灭它。

家庭制度是造物主给人类最奇妙并长久的礼物之一。它被启示给亚当和夏娃,然后在创世记2章24节中作了简明的描述,我们在那里读到:“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神用这几个字,早在建立政府之前,就宣布了男女婚姻的设立。家庭不仅在时间上是优先,在重要性上也首屈一指,因为家庭的活力直接关系到我们公民和国家的力量。

在家庭方面,科学已经证明了什么是显而易见的。10000多项研究得出的结论是,当孩子们由充满爱和奉献的父母抚养时,他们的表现最好。他们不太可能吸食非法毒品,不太会在课堂上留级、辍学,不太会自杀、陷入贫困、成为少年犯,而对女孩而言,不太可能成为少妇妈妈。即使在30年后,他们的情绪和身体都比那些没有得到传统父母祝福的人更健康。换句话说,一个强大的家庭单位是培养适应性强、对社会有贡献的成员的最可靠途径。

然而,我们的文化却试图通过媒体、性革命,甚至通过法律和政策来解构家庭和婚姻。请看这些例子:

  • 1969年,国会愚蠢地制定了婚姻惩罚税,要求丈夫和妻子支付比同居夫妇更高的税收。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我们的民选官员认为惩罚已婚夫妇是适当的。这项灾难性的政策持续了33年,然后被乔治·W·布什取消(虽然在巴拉克·奥巴马时期暂时恢复了)。
  • 或者想想媒体方面。婚姻和一夫一妻在音乐、电视节目和电影中受到嘲讽。那些坚持任何一点点性道德的人都被嘲笑或被当作“老派”和“假正经”。健康的榜样已不复存在。我们更倾向于追捧在网络电视上跳钢管舞的艺人,而不是赞扬那些行为谦虚和忠诚的男女。
  •  其他人并不满足于阻止或嘲笑婚姻和家庭——他们的目的是破坏婚姻和家庭。2012年,女同性恋记者、活动家和作家玛莎·格森(Marsha Gessen)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电台(ABC Radio)采访时说:“婚姻制度不应该存在,这是不言而喻的......”。这路反婚姻活动家如此反对上帝的婚姻计划,他们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直到婚姻被彻底摧毁。

为什么婚姻会受到攻击?为什么家庭成为消灭的目标?也许是因为婚姻强化了其反对者所说的人类性行为的“神话”——即上帝独特地创造了男人和女人的想法。这些所谓的进步人士认为性别是一种“社会建构”,而婚姻则是对性关系、养育子女和意识形态的限制性和过时的束缚。如果说“男”和“女”没有意义,那么婚姻也没有意义。你可能会认为我言过其实。再想想吧。有一位这样的活动家宣称,女性对养育子女的唯一贡献就是不必要的泌乳能力。

这可能读来艰难,但我写作本文不是为了让你们气馁,而是为了激励你们。无论婚姻受到怎样的攻击和歪曲,它的基本性质没有改变,它振兴社会的力量依然存在。正如我上面所说的,强大的婚姻产生强大的家庭,强大的家庭提升一个国家!

首先,让我们提高标准。当我们建立牢固的婚姻并培养我们的孩子了解男女的独特贡献和他们形成的动态结合时,我们能够而且将会有所作为。当我们支持那些理解婚姻的重要作用的政治家并加强这一作用的政策时,我们的国家将变得更加强大。

我们把我们国家的历史归功于上帝对家庭的设计,美国的未来仍然取决于此。

詹姆斯·杜布森博士(Dr. James Dobson)是著名心理学家、基督教领袖,也是詹姆斯∙多布森博士家庭研究所(JDFI)的创始人兼主席,该研究所致力于维护圣经中的婚姻和家庭制度。

最受欢迎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