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基督徒对福音派领袖参加特朗普白宫晚宴的十种反应

Caption

100名福音派领袖以及他们的妻子周一晚参加特朗普政府白宫晚宴一事,在社交媒体引发人们的激烈反应。

不管是回应事件本身,还是特朗普在晚宴闭门期间发表的一些评论,来自左派和右派的批评家都对他们在网上所看到图片和报导内容表示不满。

以下是10名基督教界人士对福音派领袖参加特朗普政府晚宴的回应:

1.梅丽莎·罗杰斯(Melissa Rogers)

罗杰斯曾担任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的特别行政助理以及白宫办公厅信仰与社区组织执行主任,她表达了对这次活动的反对。

在推特发布的五个要点的帖子中,她列出“在一个无关宗教节日的时间举行晚宴表彰某个信仰团体”存在两大问题。

她写道:“首先,这似乎是政府偏袒福音派人士,[尤其是因为]晚宴被宣传为是国宴。其次,特朗普白宫似乎在偏袒福音派(更具体地说,是部分福音派)的同时却声称促进宗教自由。”

在另一推文中,罗杰斯指出,这项活动是“奔着竞选目标”举行的,并且“以特朗普的选民为主”。

她说,“这看起来和听起来都像是一场竞选活动”。她指出,著名的福音派说客“信仰与自由联盟”(Faith & Freedom Coalition)的拉尔夫·里德(Ralph Reed)发布了一条推文,解释说晚宴是为“庆祝福音派投票在选举中的影响力,并讨论在9月教导和巩固基督徒选民的计划”。

她还指出基督邮报关于晚宴的报道,其中与会者谈到在晚宴期间,他们大量讨论了特朗普政府为他的福音派选民所取得的胜利。还有人谈到,福音派信徒在11月中期选举中投票的必要性。

“总之,这听起来像是一场针对某个宗教团体在白宫举行的竞选活动,而非是致敬,更不用说是一个适合‘人民的白宫’的活动,”她说。

2.迈克尔·沃尔(Michael Wear)

沃尔曾指导奥巴马总统2012年连任竞选的信仰外展活动,并担任白宫工作人员。他在推特指出,奥巴马庆祝基督徒贡献的方式与特朗普白宫周一晚上举办晚宴的不同。

“奥巴马总统感谢基督徒对这个国家的贡献时,他从来都不仅仅指那些在政治上支持过他的人的贡献,”沃尔在一条推特上称。“从他的复活节祈祷早餐等活动的嘉宾名单就反映出这一点。”

正在伦敦的沃尔周二早晨发布了一条推文,称“英国的基督徒(以及几乎所有其他地方的基督徒)都认为美国的福音派疯了。”

在稍后的推文中,沃尔补充道:“新闻里的福音派并不代表所有的福音派,福音派不仅仅是关于特朗普。”

3. 比尔·德夫林(Bill Devlin)

纽约市牧师比尔·德夫林经常到访世界各地支持受迫害社区,他一直在努力争取更多的美国牧师与他一起前往中东、非洲和其他地方,直接支持受迫害的基督徒,表明美国教会关心他们的困境。


德夫林是位于纽约布朗克斯的无限圣经教会(Infinity Bible Church)牧师,同时也是一家名为“救赎”(REDEEM)的慈善机构的负责人。最近,在安德鲁·布伦森牧师在土耳其最后一场法庭听证会举行前,他试图说服美国其他牧师和他一起到现场支持这位被监禁的美国牧师,但最终没能成行。

“教会领袖从美国各地飞往华盛顿前往白宫。”德夫林在脸书上写道:“我希望这些人能坐上飞机,和我一起到中东去见见那些因信仰而受到迫害的兄弟姐妹。这些人中我只知道有一位这样做过?去营地,睡到帐篷里,和那些迫切需要鼓励的人在一起。”

德夫林可能指的是葛福临,他是福音派人道主义组织撒玛利亚救援会的主席,曾到访世界各地进行人道主义服务。

4. 托马斯·基德(Thomas Kidd)

基德是世界上最大的浸会大学的历史学教授,他在推特上表达了他对晚宴的担忧,以及有过三次婚史的佛罗里达州牧师宝拉·怀特在晚宴中所扮演的角色。

有报道称,被批评传讲成功福音的怀特,在晚宴上送给总统和第一夫人梅拉尼娅·特朗普(Melania Trump)一本圣经,其上有数名出席领袖的签名。

基德在一条推文中称,怀特似乎已成为“美国福音派的代言人”,并称怀特新的“代言人”身份是“向唐纳德·特朗普服从致敬”得来的。

在2016年特朗普竞选总统期间,怀特被视为是“特朗普的上帝代言人”,因为她与这位有过三段婚姻的房地产大亨的长期联系。

基德似乎也对其他出席晚宴的人表示批评。他承认很难拒绝白宫的邀请。然而,他认为,在“特朗普世界,参加这样的‘讨好’活动也意味着你扮演成为一个由宝拉·怀特领导的宗教团体的成员。”

5. 格雷戈·桑伯里(Greg Thornbury)

纽约市国王学院的前院长桑伯里(Thornbury)也对怀特在晚宴上向特朗普赠“圣经”的方式提出质疑。

怀特呈现圣经的方式让桑伯里质疑她是否是在向特朗普祷告,而不是向上帝祷告。

据报道,总统在发表完致辞后邀请怀特做结束祷告。在祷告前,怀特宣布她将给总统和第一夫人送一本圣经。她继续读写在圣经上的题词。

她读道:“第一夫人和总统,我们一直在为你们祈祷。感谢你们勇敢大胆地支持宗教自由,感谢你为全体美国人的辛勤服务。我们感谢你为行在神呼召下所付出的代价。历史将记录你们为几代人带来的伟大。”

怀特接着说:“我们做这个祷告。如果你们都同意,就说‘阿门’。”

根据白宫的官方记录,怀特在观众说了“阿门”后,做了结束祷告。

“等等。我正在努力理解这一点。在做结束祷告之前……是否还有一个祈祷要献给美国总统?”桑伯里问道。

桑伯里随后在另一条推文评论说,据报道,特朗普告诉出席者,如果民主党在今年11月的中期选举中获胜,左派将推翻他们在过去18个月中取得的政治成就,而且是“迅速暴力地”推翻。

“难怪宝拉·怀特在最后向他祈祷。”桑伯里写道。

6. 约翰·费阿(John Fea)

费阿是宾夕法尼亚州弥赛亚学院的美国历史左倾教授,一直批评福音派与特朗普的接触。他对特朗普在晚宴上关于左派将诉诸暴力的声明发表评论。

费阿在博客中写道:“我必须赞扬特朗普。他知道,制造恐慌是在广场上激励福音派教徒的最佳方式之一。”

费阿写道,特朗普关于“暴力”的言论让他回想起2016年共和党初选,当时参议员克鲁兹(Ted Cruz)表示,“联邦政府不久将拆除墓碑上的十字架。”

“这种花言巧语,正如我在《相信我:通往唐纳德·特朗普的福音之路》(The Evangelical Road To Donald Trump)一书中所言,与福音派遥相呼应。”

7. 罗伯特·杰夫雷斯(Robert Jeffress)

杰夫雷斯是达拉斯大教会的牧师,也是最早支持特朗普成为总统候选人的福音派领袖之一。在晚宴之后的几天里,杰夫雷斯曾多次出现在媒体面前,为这一事件和总统的议程辩护。

在周二晚发给基督教广播电视网(Christian Radio Network)戴维·布罗迪(David Brody)的一份声明中,杰夫雷斯为特朗普关于左派想要“迅速暴力”推翻其政府对社会保守派的政治利益的言论进行了辩护。

杰夫雷斯说:“我相信总统在用‘暴力’这个词谈论民主党人控制众议院的后果时,是在用比喻的说法。他只是简单地在描述他受到福音派和其他保守派热情支持的政治如何很快就能在民主党国会中被推翻。”

杰夫雷斯补充说,在总统发表讲话后,他站起来向与会者讲述了今年11月中期选举的重要性。杰夫雷斯向晚宴上的嘉宾强调,如果民主党赢得众议院,他们会做两件事。

杰夫雷斯对福音派领袖说,如果民主党人控制众议院的话,他们要么试图弹劾总统,要么“在总统任期内辖制他”。

“这些都是今晚在座的人不能接受的,”杰夫雷斯说。

8. 保罗·莫顿主教(Paul S. Morton)

一些非裔美国宗教领袖也对这次晚宴感到不满。

在推特上表达担忧的就有莫顿,他是佐治亚州亚特兰大改变一代福音浸信会教会(Changing a Generation Full Gospel Baptist Church)的主任牧师,也是位于路易斯安那州新奥尔良的大圣斯蒂芬的全备福音浸信会(Full Gospel Baptist Church)的联合牧师。

莫顿周二在推特上向20万关注者表示,“白人福音派[特朗普]的腐败”是保守福音派从特朗普政府获得的政治收益——最显著的是任命保守的联邦法官——付出的“高昂的代价”,。

莫顿在推文中引用罗马书6章14节:“罪必不能作你们的主。因你们不在律法之下,乃在恩典之下。”

他写道:“我们不在律法之下,就可以犯罪吗?上帝禁止传讲不能叫人得生的律法。不要把律法放在[传道前],而支持腐败失去可信度。 #45”

莫顿和其他一些牧师本月早些时候公开反对20名黑人牧师与特朗普会面讨论监狱改革。

9.格雷尔 (J.D. Greear)

出席晚宴的新面孔之一是美南浸信会(SBC)主席格雷尔,现年45岁的他是北卡罗来纳州罗利达勒姆顶峰教会(Summit Church)的主任牧师。

格雷尔由于最近当选该大教派的主席,左倾宗教作家乔纳森·梅里特(Jonathan Merritt)对他参加这次活动表达了担忧。作为SBC主席候选人,格雷尔曾在网上平台谴责教会与政党和党派的关系。

格雷尔周二在推特发布声明,解释他为什么选择参加白宫晚宴。

格雷尔说,他收到白宫的邀请,在慎重决定是否出席时咨询了多位不同政治派别领袖的意见。

格雷尔说:“于是我选择参加,为了倾听和会见其他领导人,并对问及的问题能提供观点。”

为了成为“公众场合的见证者”,格雷尔说这“需要一些人到场”。

格雷尔强调,他“一如既往地致力于使教会与党派政治的分离”。

格雷尔写道:“我对SBC的渴望始终如一——提倡一种福音至上的文化。有时候,为了福音的缘故,我们必须离开原来的舒适和安逸。”

格雷尔还说,他没有在怀特当天送给特朗普夫妇的圣经上签名。

他写道:“没人要我在圣经上签名,我也不知道那本是要送人的。”

10. 罗尼·弗洛伊德(Ronnie Floyd)

前SBC主席,阿肯色州十字教会的牧师弗洛伊德也出席了周一的晚宴,今年五月为少数名福音派领袖举行的类似白宫晚宴上他也是受邀嘉宾。

在基督邮报周二的采访中,弗洛依德为格雷尔决定参加周一的晚宴辩护。

“任何批评格雷尔这样做的人都需要了解大局。我们可以袖手旁观,为自己从来没有做错事是无罪的感到骄傲,但我们不是无罪的,”弗洛伊德说。

“我们都亏欠了神的荣耀,而不仅仅只是少数人。我们可以属灵傲慢不可一世,自认为我们太好而不应参加这一晚宴。”

佛洛伊德补充道:“耶稣基督并没有说要我们要因属灵傲慢或经院哲学或是其他任何东西而让别人认出我们,而是要因彼此相爱。[基督]说,‘就像我爱你们一样,你们也要彼此相爱’。我认为我们每个人都需要支持总统的职任。我们尊崇总统职任,我们带着爱心发言,甚至在我们鼓励人们遵循真理的时候也是如此。我们需要用爱心说话,用爱心生活,如果我们不参与,我们就无法这样做。”

(翻译:May)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