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当前页面: 观点与评论 |
没了受难日,就没了对罪的赦免

没了受难日,就没了对罪的赦免

我们的文化一直花大代价避免死亡、垂死这样的事实。尽管西方世界已经在很大程度上通过堕胎、安乐死、人之堕落等接受了死亡的文化,但这些都是藏在幕后的、隐秘的,或者就窝在社会中某些我们不敢去的角落里。相反,我们沉迷于对死亡的假象,将其作为一种娱乐和廉价的刺激,但却避开了养老院、医院和葬礼的现实,在这些地方,死亡要么是即时的,要么,其后果是痛苦到无法承受的。

福音书不断提请人们注意死亡的必然刑罚。在受难日那天,耶稣被殴打,被鞭打,被撕裂,受尽屈辱,最后被吊死在 "骷髅地"也就是各各他的山上。虽然他是无罪的,但他被控告他的人推定为有罪。 我们称其为 "好 "似乎是不对的。

他在十字架上的死不可或缺,没有了受难,就没有对罪的赦免。这是受难日真正意义所在。

受难日的存在是要提醒罪的后果

2020年,恐惧的程度大大提升,我们中有许多人都关注到了自己的死亡,与此同时祷告祈求神的恩典,祈求神治愈朋友和所爱之人以渡过这次新冠瘟疫。

这为什么会发生呢?圣经给我们明确的答案,为什么死亡如此令人不安却又如此确定。

在瘟疫,病毒、癌症或者暴力战争、流血事件发生前,神创造了一个没有罪和死在其中的世界。在创世记1章里,神创造了一个美丽的宇宙,充满了明亮的星星、遥远的星球还有有生命的受造之物。创造物中的珍宝就是人类,有男有女,是按照他的形象所造(创世记1章27节)。神赐予亚当和夏娃主宰一切的权力(创世记1章28-31节),有一个国王般的美丽花园(创世记2章8-9节),还有以恰当方式与神一同生活的命令(创世记2章15-17节)。

当亚当和夏娃将眼睛离开神时(创世记3章1节),问题出现了,他们听一条蛇的话而非神的话(3章4节),打破了神的应许(3章5节),然后导致罪的必然结果。他们的罪意味着死,这是毫无疑问的。

在亚当和夏娃最绝望的时候,他们选择躲避在自己的咒诅中而非与神面对面。他们选择衣不遮体的无花果叶来隐藏自己的罪(3章7节)。

受难日存在,因为我们无法修复自己的破碎。

亚当夏娃很快就与神直面相对。“谁告诉你赤身露体呢”(11节)神的问题直击他们羞耻的核心所在。他们只是对自己的赤身露体而尴尬,因为他们犯了罪。

无花果叶并不是人对他们无法偿还之债的答案。

我们都晓得接下来发生了什么。神按照他应许,命令亚当和夏娃离开园子(23节),他咒诅一切创造物(14节),然后他让亚当和夏娃注定要死亡,但不是当天就死。神用动物作为牺牲,来遮蔽他们的赤身露体(21节)。这是第一个以流血作为赎罪的例子。

但希望也进入了这样的图景,当时神给了夏娃应许,女人的后裔要打破蛇的头,罪被击败(创世记3章15节)。这是复活节的第一个应许。

受难日存在,因为流血不可或缺

在整个旧约时代,献祭的体系就是要教导以色列人和世界,罪的工价乃是死(罗马书6章23节),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希伯来书9章22节)。这些献祭都是将要到来那真正献祭的影子。数千年的献祭不断重复,但地上会幕中沾血的祭坛不能在圣洁活神面前满足律法的需要。

这是受难日的关键所在。所有这些牺牲献祭都指向了终极的牺牲,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约翰福音1章29节)。

耶稣在马可福音10章45节说:“因为人子来,并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并且要舍命作多人的赎价。”

耶稣无罪的人生和死亡足以成为一切罪的赎价。他是我们罪唯一真正的替代。他的刑罚代替赎罪,使宽恕的福音不仅是可能的,而且是肯定的。耶稣自己承担了我们的罪,我们因信得神的义(哥林多后书5章21节)。

受难日存在,以确保赦免的成立

就像亚当和夏娃一样,我们无法修补自己的破碎,我们无法依靠自己来遮蔽自己的罪。耶稣基督支付了我们无法偿还的赎价。他在十字架上经受地狱之苦,由此让我们免受其患。

唯有基督是真正、完美的献祭,然而,没有了信仰和悔改,这些历史都是跟我们相关的历史事实。只有我们因信仰接受福音,为自己的罪悔改,并顺服基督,赦免才是确定的。

约翰写到“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约翰一书1章9节)。他还说:“我将这些话写给你们信奉神儿子之名的人,要叫你们知道自己有永生。”(约翰一书5章13节)。

受难日只单单因为神的善才是好的。你不能为自己赎罪。你无法修补自己的破碎。神给了你希望。他为你创造一条路。这个复活节,要仰望神的羔羊,这是为你而被杀的。要信靠他,那罪就得赦免,人得永生。

瑞安·赫尔芬贝因(Ryan Helfenbein)是自由大学传播和公众参与(Communications and Public Engagement)部门副主席。

最受欢迎

更多观点与评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