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南浸信会主席:教会关于性虐待存在的七种迷思

葛瑞尔

在美南浸信会(Southern Baptist Convention,简称SBC)关怀会议(Caring Well Conference)上,葛瑞尔(J.D. Greear)指出许多教会对性虐待存在的七种迷思,分享为什么这种误解会伤害受害者。

这位美南浸信会主席、北卡罗来纳州达勒姆市顶峰教会(Summit Church)的牧师说:“我们必须从过去学习,我们必须改变未来。”

对大多数SBC牧师而言,认为他们的教会可能存在庇护施虐者的观念是“可怕的”,葛瑞尔补充说:“不过,我们仍然在这里,这确实存在,我相信这是因为一些迷思是我们的教会普遍相信的。”

葛瑞尔于今年早些时候成立SBC性虐待咨询小组,他接着指出有关教会内部存在的关于性虐待的七个迷思,首先是:“性虐待不是一个真存在的问题,这只是左派对教会的最新攻击。 ”

“相信这个迷思使我们习惯性地将人们的话错误分类……看作是来自对手的攻击,而不是来自朋友的忠告,”他说,并引用生命之路研究的一份报告说,35岁以下的教友中有十分之一离开SBC教会是因为他们认为性虐待问题没有得到认真对待。

葛瑞尔说,忽略性虐待案件,“我们让更多的人受到伤害,我们影响受影响之人的信仰。”他补充说,因为SBC宣称要高举福音,因此必须认真解决性虐待问题。

根据葛瑞尔的说法,第二个迷思是“虐待仅发生在天主教/自由/互补派教会中。”

“这个迷思的危险在于它非常幼稚。本应将虐待视为堕落问题时,却将其归咎于意识形态问题,”他说。“我们福音派应该知道这一点。耶稣不是说过要有穿着羊皮的狼……要伤害羊群吗?在人中,我们应该知道这都有可能发生。”

牧师说,迷思三是:“教会最好是内部处理这件事。”

葛瑞尔援引罗马书13章,其中指出:“所以你们必须顺服,不但是因为刑罚,也是因为良心。”

“如果我们正在处理刑事问题,那么如果我们不让当局参与,我们就是违反圣经。”他说,“性虐待的指控显然属于刑事类别。”

葛瑞尔说,迷思四是“对那些被告作无罪推定,给罪犯第二次机会。”

“朋友,对于提出指控的人来说,无罪推定意味着什么?我们不应该亏欠他们吗?”他问。 “我并不是说我们要放弃正当程序……只是我们对虐待者抱有同情心而犯错。”

他接着说:“基督教关于恩典和宽恕的教义绝不意味着以使他人受到伤害的方式掩盖罪。”

葛瑞尔随后指出迷思五:“在婚姻中忍受虐待是学习像耶稣一样去爱。”

“你说,'上帝讨厌离婚。'是的,但上帝也讨厌虐待。我们不能做一件上帝讨厌的事以试图阻止另一件事。”他解释说。“为了避免离婚而对虐待不在乎或放任,就像在说'我们可以作恶以成善呢。'”

葛瑞尔说,也许最“普遍”和“危险”的迷思是:“如果我们教会里存在一个施虐者,我们肯定会知道的。”

“施虐者通常非常讨人喜欢;这通常是他们得逞的原因。”他说。“他们富有魅力,可以让人放下戒心。他们在充满天真的假设和没有责任制的环境——固执而不是清醒的思维支配着一天——中繁衍。”

虐待经常发生在私下里,虐待者对弱势群体拥有控制权:“如果我们以为虐待者看起来毛骨悚然或让人感到不祥,我们会增加幸存者常常感到的‘没人会相信我的’感受。

“你脑海中没有毛骨悚然的音乐在回放。不是性格本能而是对堕落和罪恶的理解使您提出正确的问题,”他补充道。

葛瑞尔说,迷思七是“更新我们的政策会解决这个问题。”

这位牧师认为,虽然政策是解决这一问题的“必要步骤”,但必须将其与态度和文化的自愿改变结合起来,并补充说,教会必须树立“爱与信任”的文化。

“这是关于福音的问题。”葛瑞尔总结说:“我们证人的信誉,甚至更重要的是,我们会众的灵魂受到威胁。”

“照料上帝所托付给我们的弱势群体,这是我们可以采取展示福音值得相信的方式。”

他补充说:“虐待是无法言说的悲剧,但这是教会可以展示福音无与伦比的大能的时刻。教会有能力做我们的社会做不到的事,因为我们不仅提供审判,还提供复活。”

关爱会议由美南浸信会性虐待咨询小组及其道德与宗教自由委员会主办。该活动于10月3-5日在达拉斯举行,旨在帮助SBC的47,000间教会学习如何预防虐待和支持幸存者。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