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克钦基督徒处境艰难

(图片:基督邮报)总部位于美国的克钦联盟(Kachin Alliance)国际宣传组织主席古姆·桑桑(GUM San Nsang)在“为受迫害基督徒”祈祷会上发言。

华盛顿——一名活动人士警告称,因钦族反政府武装与缅甸军方之间的内战仍在继续,缅甸的克钦族基督徒正面临“生存威胁”,并在未来一两代人中“无法延续”。

总部位于美国的克钦联盟(Kachin Alliance)国际宣传组织主席古姆·桑桑(GUM San Nsang)呼吁国际政府对缅甸军方实施有针对性的制裁。过去七年里,许多平民村庄遭到军事袭击,克钦邦有超过13万基督徒被迫逃离家园。

周六古姆对前来参加在华盛顿特区举办的第五届“为受迫害教会祈祷之夜”的信徒们说:“眼下我们正面临着生存的威胁,作为信徒,我们恐怕难以在一到两代人中维持下去。因为我不能练习自己的语言,我的孩子们将无法学习到自己的语言。同时我们无力建造一个避难所或教堂,这对我们的身份是迫在眉睫的威胁。”

古姆是数名在华盛顿特区华人社区教会(这里离哥伦比亚特区的加略山浸信会教会只有几个街区)举办的这次活动上发言的基督徒之一。

据古姆说法,在19世纪,是加略山浸信会的捐赠赞助了一位传教士前往克钦邦传播福音。

缅甸是一个以佛教为主的国家,在该国北部与中国接壤的克钦邦的克钦基督徒是少数群体。在克钦邦,由于19世纪受美国浸信会教士阿多尼拉姆·贾德森(Adoniram Judson)和其他西方传教士的传教工作的影响,大多数人是基督教徒。

“正是因为离这里只有几个街区的美国教会的传教士工作,带我们来到主面前。也正是来自加略山浸信会的奉献赞助,派遣了一个传教士到我们本土,把我们从万物有灵论的束缚中解脱出来,并获得新的自由,”古姆解释道:“作为克钦人,这个地方对我们来说是非常神圣的。”

可如今,成千上万克钦邦的浸信会信徒在国内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这个曾被美国传教士为主收获的基督教社区现在急需人道主义援助。

值得关注的是去年8月,缅甸军方对若开邦以穆斯林为主的罗辛亚社区突然发动袭击,将70多万名罗辛亚人赶进孟加拉国,但古姆告诉基督邮报,缅甸军方试图对基督教克钦平民也要采取同样的行动,但因为克钦人无法进入中国,他们在克钦邦境内避难。

古姆在谈到缅甸对该国北部少数民族和宗教少数群体的军事袭击时说:“克伦族(少数族裔)情况也是如此。回顾上世纪90年代,作为少数民族的克伦人都逃到了泰国。这是历史重演,我想说,这就像俄罗斯轮盘赌,这种痛苦已经持续了整整70年。”

古姆说:“但在缅甸军方和克钦族叛军停火结束后的过去7年里,400多个村庄遭摧毁。”

古姆接着说:“军队正在攻击非战斗人员,平民百姓也未能幸免,但被用作是对支持非国家行为者的一种报复性的集体惩罚。这更是一种蓄意压迫和迫害人民的企图。这是沿着种族和宗路线发展的。因此,国家本身通过基于种族和宗教暴力表现出来。”

古姆说,在许多情况下,村庄和教堂在空袭中被摧毁。

“我们有系统地报道了你们所看到的破坏、洗劫、掠夺我们的教堂和亵渎我们的避难所,”他细述并补充说,还有强奸的报道。“这些都是蓄意压制本地居民和基督教少数民族的企图。”

古姆补充说,缅甸军队对克钦基督教徒的袭击不仅仅是出于种族动机,因为曾经发生过军队驻扎教会并发生亵渎和污损祭坛或圣物行为。对于天主教会,古姆说,军队摧毁了圣母玛丽亚的雕像。

“这显然是在提醒对方是二等公民身份,”他告诉基督邮报。“这更像是属灵的攻击。”

他告诉基督邮报:“这些行为都是有意为之,而且这些事不会发生在佛庙中。克钦邦的人口约占该州总人口的30%或40%,然而因战争而背井离乡的主要人口是基督徒。这显然是国家意志作祟,即驱逐、转移或迫害不同宗教的人。”

超过13万人颠沛流离,古姆补充说,政府不向流离失所的社区提供任何援助,并阻止联合国和其他国际援助机构向陷入困境的民众提供援助。

虽然缅甸是一个由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昂山素季领导的文职政府,但显然缅甸政府并没有对军队施压。

古姆说:即便如此,许多人希望昂山素季能有所作为,面对缅甸军方的残暴行为能“挺身而出”,并希望她能利用她的平台,呼吁促进“真正意义上的和解”。

他强调:“和解并不意味着对军队绥靖。”

古姆警告说,过去几年来,美国政府一直错误地认为缅甸正在发生一个大过渡和转变。

他解释说:“大约在2010年和2011年,当缅甸宣称自己是向民主过渡的时候,美国主动张开双臂,希望人们就此改变或谴责过去的野蛮行为。当奥巴马政府开始把轴心转向亚洲时说,‘如果你松开拳头,我们就伸出手来。’双方就是在这个前提下开始接触的。随后,缅甸开始了系统的人权培训,因为当时他们想要过渡成为更好的国家和更优良的军队。经过六年、七年的来往,因为他们没有真正改变的愿望,经过这些年之后,他们仍然在进行这些野蛮的行为。”

古姆声称,美国有“道义上的责任去反抗这个政权,并将这个政权的暴行称之为暴政”。

他强调说:“如果这属于种族灭绝,就称之为种族灭绝,而不是竖一个对立面,好像这是一个过渡阶段。”

他补充说:“在核心层面上,它仍属于一个高压政权,至今仍敢明目张胆地把700名6岁以下儿童活活烧死。我们建议美国政府支持一种机制,将所有这些暴行的建档。我们绝不能和那些像ISIS一样的强奸犯和军队握手。已有无数证据表明,缅甸军队所采取的许多行动就是ISIS的翻版。”

(翻译:May)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