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日利亚基督徒社区遭袭击 至少20人死亡

2020年5月12日,尼日利亚卡杜纳州Gonan Rogo村17名居民在遭袭中遇害,村民参加他们的葬礼。

消息人士告诉基督邮报,疑似富拉尼族牧民这周在尼日利亚卡杜纳州卡朱鲁(Kajuru)地方政府辖区发动了一系列袭击,造成至少23人死亡。

在周二发布的一份新闻声明中,南卡杜纳人民联盟(Southern Kaduna People’s Union, SOKPU )证实,周一深夜至周二清晨,Gonan Rogo村遭到富拉尼民兵围攻,造成该村至少有17人死亡,6人受伤。

该村位于卡杜纳-卡奇亚公路沿线,主要居民是阿达拉族人(Adara)。 SOKPU称,武装分子在星期一晚上11时30分左右发动了袭击。

一户村民在袭击中全家遇害和其他几名村民也被打死。

“他们闯入了40岁的乔纳森·亚库布(Jonathan Yakubu)的家,将其屠杀,”SOKPU全国公共关系官员卢卡(Luka Binniyat)在新闻声明中说。”他们还杀害了他32岁的妻子示巴(Sheba Yakubu),并砍死了他们全部三个孩子。”

他们的三个孩子是13岁的Patience、6岁的Revelation和4岁的Rejoice。

“从这个血迹斑斑的大院里到另一个血淋淋的现场,考那·马加吉(Kauna Magaji)和她的女儿法伊特(Faith Magaji)在那里被杀,袭击者残忍的将刀子砍在她们的头上,”卢卡说。

据SOKPU报道,袭击者随后袭击了该村的另一个院落,在那里他们杀死了一位25岁母亲。她3个月大的孩子在头部中弹后幸免于难,但6岁的孩子却被砍死。SOKPU称这名婴儿和他的姑妈目前正在由阿尔巴卡浸信会教堂照顾。

在这个受袭家中遇害的其他人还包括32岁的阿萨纳洛·马加吉和13岁的亚约·马加吉。

在另一处住宅中,一对20多岁的基督徒夫妇被杀。在另一户人家,60岁的Mailafia Dalhatu在逃走过程中被杀。Dalhatu的弟弟Yaro与他的妻子Saratu和14岁的孙女Blessing在另一院子被杀。

另外,还有一名17岁的男孩也被杀害。

“总共有不少于17人无缘无故遭富拉尼人无情杀害,”卢卡说。“[6]人目前正在各医院接受治疗。共有7头牛被偷了。一户人家的大院被夷为平地,但幸运的是,他和他的家人一起逃了出来。”

据SOKPU说,在该社区周围生活了40多年的富拉尼族邻居在袭击前一天晚上突然离开了。

周二为遇难者举行了集体葬礼。

朱鲁地区居民马加吉(Alheri Magaji)向基督邮报分享了关于Gonan Rogo村遇袭事件的细节。

“昨天早上,人们还在熟睡中,富拉尼人冲进来杀人。”她说。“有一个6个月大的婴儿也被杀了。我们有照片显示他们用砍刀砍开人的头,杀了很多人。”

马加吉补充说,周三在卡朱鲁地区距离Gonan Rogo村15分钟车程的社区内又发生了两起袭击事件。

“在昨天的群葬之后,又发生了两起袭击事件,”她说,她补充说,“在一起袭击事件中,几名人遇害,另一起袭击事件中,有一人被打死。都是同一个地区,只是在不同的村子里。”

根据马加吉提供的资料,5月12日下午4点左右发生了一起袭击Idanu-Doka村居民的事件。

53岁的父亲Bomboi Abinfada已被确认为在这次袭击中遇害。

周三,Makyali村发生了一起袭击事件,80岁的Luka Paymaster、40岁的Yaki Luka、37岁的Francis Daniel、45岁的Akilu Aruwa和70岁的Laraba Danmori被杀。

根据国际守望慈善组织世界基督徒团结会(Christian Solidarity Worldwide,CSW),最近在卡杜纳州发生的5起袭击事件已造成25人死亡。CSW指出,最近的袭击是对卡杜纳南部基督徒社区一系列协调袭击中的最新一次。

该权利组织记录了自3月25日全国COVID-19封锁行动生效以来,富拉尼民兵在5个地方政府辖区内发起的11起袭击事件。

马加吉曾在2019年前往华盛顿特区谈论阿达拉族人的困境,她警告说,尽管疫情不断,但富拉尼人发起的袭击没有中断。

“我们去年来到美国,是为了讨论这些袭击事件是如何发生的。而且它们实际并没有停止,”她说。“自3月25日COVID-19封锁以来,截至昨天,这些富拉尼族牧民已经杀死了卡杜纳州南部地区38名人。这比冠状病毒还多。”

她强调说,没有任何富拉尼人因杀人事件被捕。

“州长到现在为止什么也没说,”她说。

“州长没有发表任何声明,安全事务专员也没有说什么。昨天这事在推特上疯传,总统府也发表了声明。但他们的声明称这是‘报复性攻击’。我们在问,‘报复,他们报复什么呢?他们总是让人看起来像是阿达拉人攻击富拉尼人,然后富拉尼人回来攻击。他们一直无法说出阿达拉人对富拉尼人进行了什么攻击,导致富拉尼人发动袭击。”

富拉尼人的暴力不仅是卡杜纳州的问题。在过去50多年,尼日利亚中部地带的高原、贝努埃、塔拉巴和卡杜纳等州的富拉尼族激进分子数次向以基督徒为主的农业社区发动袭击。

这些袭击导致数万人离开家园和农场,使许多人急需人道主义援助。

据马加吉说,2019年仅在卡朱鲁地区就有至少1.3万人流离失所。她预计,由于疫情期间袭击事件增多,2020年这一数字很可能还会增加。

“袭击越多,我们的流离失所者就越多,”她说。“现在,我们已经数不清了,说实话,我们甚至不知道有多少人。”

马加吉谴责政府和国际媒体中的一些人把中原地区的暴力事件说成是简单的 “农牧民 ”冲突。

“如果不是那么严重,那么为什么在营地就有13000多阿达拉人?”马加吉问道。

然而,马加吉说,有些营地已经被关闭了。

“人们没有食物,没有住所,什么都没有,”她说。“他们中的一些人不得不睡在树下。”

位于阿南布拉的非政府组织国际公民自由与法治协会(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Civil Liberties & Rule of Law)3月估计,自2015年6月以来,约有1.15万名基督徒在尼日利亚被博科圣地和富拉尼激进分子杀害。

过去一年来,国际倡导团体警告说,尼日利亚基督徒所受的逼迫已经达到 “种族灭绝 ”的标准。

“在尼日利亚,年仅6个月大的儿童仅仅因为是基督徒就被砍死,而世界却对他们的困境视而不见,这让我感到困惑,”非营利组织 “拯救受迫害的基督徒 ”(Save the Persecuted Christians)执行主任Dede Laugeson在一份声明中告诉基督邮报。

“这种情况必须停止。国际社会必须进行干预。如果特朗普政府加紧行动,任命一名美国特使前往尼日利亚,将有助于揭露这场持续的种族灭绝事件,并激励其他国家在与布哈里政权接触时也将结束暴力作为优先事项。”

美国国务院已将尼日利亚列入“严重侵犯宗教自由”的“特别观察名单”。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