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当前页面: 国际 |
倡导者警告:尼日利亚可能成为下一个卢旺达

倡导者警告:尼日利亚可能成为下一个卢旺达

(图片:Intersociety)2019年4月,尼日利亚基督徒参加葬礼活动。

种族灭绝专家、前国会议员弗兰克·沃尔夫(Frank Wolf)警告说,尼日利亚针对基督徒的暴力行为以及美国政府的 “失败”回应可能导致另一场类似卢旺达和达尔富尔的种族灭绝。

沃尔夫是来自弗吉尼亚州的长期共和党代表,也是国会2016年通过的《国际宗教自由法案》(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 Act)的命名者。上周,他与种族灭绝观察组织(Genocide Watch)的格雷格·斯坦顿(Greg Stanton)、尼日利亚主教和其他宗教自由倡导者一起参加了由倡导组织 “捍卫基督徒”(In Defense of Christians)主持的线上通话。

“世界和美国忽视卢旺达的种族灭绝时,数十万人死亡。我相信,历史正在重演。”沃尔夫认为。“几乎每天的报道都显示尼日利亚的暴力和死亡人数在增加。尼日利亚的内讧将破坏周边国家的稳定,并将数百万的难民送入欧洲及其他地区。”

这次对话之际,据估计,自2015年以来,由于以穆斯林为主的富拉尼民兵对尼日利亚中部地带以基督徒为主的农业社区发动的袭击,以及博科圣地和伊斯兰国西非省在尼日利亚东北部发动的伊斯兰极端主义袭击,尼日利亚已有数千人被杀,数百万人流离失所。

倡导者多年来一直呼吁国际社会将尼日利亚持续不断的暴力事件认定为 “种族灭绝”。种族灭绝观察组织是1999年成立的非营利组织,旨在提高人们对种族灭绝行为的认识并影响公共政策。据该组织估计,在过去十年中,尼日利亚境内被极端分子或富拉尼圣战者杀害的人数多达27000人。

据种族灭绝观察组织称,富拉尼民兵和伊斯兰恐怖分子在尼日利亚实施的暴力活动是 “2010年以来恐怖分子实施的最致命的种族灭绝屠杀”。

“博科圣地在尼日利亚实施了种族灭绝,已经杀死超过2.7万名尼日利亚人,比ISIS在伊拉克和叙利亚杀死的人数总和还要多。”沃尔夫在开场词中强调。“富拉尼武装分子正在对尼日利亚基督徒进行种族灭绝式的屠杀。”

虽然一些国际组织在去年就尼日利亚的种族灭绝影响向国际刑事法院发出警告,但种族灭绝观察组织创始人斯坦顿告诉与会者,种族灭绝观察组织自2012年起就将尼日利亚富拉尼圣战暴力模式划为 “种族灭绝”。他说,早在2012年之前,种族灭绝观察组织就对 博科圣地 的种族灭绝影响发出了警报。

“是什么阻碍了世界面对这个严峻的问题?”斯坦顿问道。“我们面对[富拉尼民兵]的第一个问题是当前占主导地位的说法,即否认。”

“否认是种族灭绝者惯有的说辞。它从一开始就开始了,而且通常会延续到后来。我们得到的对[尼日利亚]的传统说法是牧民与农民之间的冲突。顺便说一句,卢旺达在发生种族灭绝之前也是这种说法。”

斯坦顿解释说,当时美国驻卢旺达大使认为,上世纪90年代初对图西人实施的暴力是 “内战和冲突”。最终,在1994年短短三个月内,数十万图西族人被胡图族极端分子杀害,因为在该国传播的有毒言论煽动胡图族激进分子攻击图西族邻居。

“结果是,[大使]未能看到这也是一场种族灭绝,未证实其实大多数种族灭绝都发生在内战或国际战争期间,”斯坦顿说。“所以我们在1993年就希望《阿鲁沙协议》能够成立等等。最终,否认的结果是在1994年4月发生了历史上最严重的种族灭绝事件之一。”

斯坦顿警告说,类似的动态正在尼日利亚发生。

“我们自己的大使馆仍然否认这是种族灭绝,否认富拉尼民兵正在进行种族灭绝,”他说。“人权组织也是如此。例如,人权观察组织就这样认为。国际危机组织也是这样认为的。这些都是非常杰出的组织,我非常尊重他们。但他们被我称之为预防冲突的说法所主导。”

“从本质上来说,美国大使馆对这种暴力事件的政策一直是我所说的解决冲突政策。他们试图让各群体聚集在一起,他们试图有那种‘欢聚一堂’的时刻,在这种时刻里,人们互相交谈,大家都很和谐,相处融洽。”

斯坦顿认为,这类政策的问题在于,它们 “没有触及恐怖组织”。

“它们也没有真正触及到需要意识到本国存在这一严重问题的军队、警察以及其他人,”他说。“我认为这是因为对问题存在根本性误解,受富拉尼圣战者的占主导地位的错误叙述影响。”

对尼日利亚中部地带暴力事件流传的一个主流说法是,它们是 “农牧民冲突”,原因是尼日利亚北部的荒漠化正在驱使游牧社区南下寻找稀缺的土地资源。

英国一群立法者在上周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基督徒农牧社区似乎是中间地带暴力事件的主要受害者,尽管民团的一些报复行为针对的是富拉尼社区。

“这些杀戮是专门在基督徒村庄发生的。因此,当我们说这是对基督徒的种族灭绝时,世界各国政府都不愿意听到这句话,包括尼日利亚政府,”尼日利亚教省祖斯教区(Diocese of Jos)卡华什大主教(Benjamin Kwashi)说,“他们总是把它解释为农民与牧民的冲突。毫无疑问,在历史上,社区总是有他们的冲突。我们所知道的富拉尼人总是与当地人发生冲突。这些冲突通常都得到了解决。但这次不同,因为这些杀手武器精良。”

“他们开枪,他们屠杀,烧毁房屋和企业,摧毁存放粮食的仓库。这些都是有计划有步骤的蓄意杀戮人民,并将他们从自己的土地上赶走。”

卡华什主教说,在高原州和卡杜纳州的一些土地上,土著人无法回到他们的农场,回去面临着富拉尼极端分子杀害的危险。

“我的困惑是,这些人没有被绳之以法,”卡华什说。“我们怎么能说这不是故意要消灭这些以基督徒为主的村庄呢?”

斯坦顿认为,富拉尼武装分子 “完全不骚扰附近的穆斯林村庄”。

“自2015年以来,尼日利亚被富拉尼民兵杀害的7600名基督徒中,每一个人都是基督徒,”斯坦顿称。“这就是种族灭绝。它是对一个宗教团体的全体或部分的蓄意破坏。”

斯坦顿强调,基督徒村民和农民 “与富拉尼人没有冲突”。

“富拉尼人现在带着卡车,也许有100名他们的战士到来。他们极快地屠杀了一个基督徒村庄,”他补充说。

沃尔夫同意斯坦顿对美国大使馆做法的评价。

“我想明确地说,美国驻尼日利亚大使馆目前的政策和行动是失败的,”他说。“我相信,我们需要一个在乍得湖地区的尼日利亚特使,一个能够协调美国政府与各援助机构应对危机的人,他可以与法国和英国的盟友以及其他北约国家合作。”

斯坦顿说,克服主流说法的一个办法是进行全面的国际调查,从而形成一份权威报告。

“然而,正如我们在达尔富尔所做的那样,我们意识到,即使在我们自己的政府进行调查之后,这也不足以说服[联合国],”斯坦顿说。“他们组建了自己的调查委员会,委员会出来的报告说,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苏丹对达尔富尔人民实施了种族灭绝的意图,称这是无稽之谈。”

“在委员会成立的时候,已经有5万名达尔富尔人在苏丹政府的帮助下用爆炸等方式被杀害。不幸的是,这就是今天发生在尼日利亚的情况。中央政府,联邦政府,基本上是作为旁观者。”

沃尔夫警告说,“多拖延一天任命特使,就意味着会有更多的人死去。”

“沃尔夫说,“任命特使后,蓬佩奥部长应该支持特使,以表明他或她得到了部长和政府的支持。”。“我相信,如果不采取行动,意味着尼日利亚将有数千人死亡,并将在非洲及其他地区产生严重影响。”

尼日利亚和乍得湖地区的特使 “基本上可以推翻我们大使的否认主义,”斯坦顿强调。

“他们可以真正发起努力,对这些屠杀和种族灭绝采取一些行动,”他说。

最受欢迎

更多国际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