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变性人:我们毁掉了一代人

沃尔特·海尔(Walt Heyer)。

华盛顿——一位后悔做变性手术的男子敦促抵制变性医疗服务和相关治疗,他说我们在医学上“制造”跨性别儿童,伤害他们。

周四,沃尔特·海尔(Walt Heyer)在传统基金会的小组讨论上谈到他的经历,他曾作为变性女人劳拉生活过八年。他在1983年接受变性手术,他谈到受到的心理虐待,以及这种经历如何导致他身体严重不适。他说,这种情况目前正在大规模发生,医疗机构正在向数千名年轻人推动这些危险的激素治疗和外科手术。

海尔创立了机构“后悔变性”(Sex Change Regret),据悉他现在不断听到有人和他一样感到遗憾。

“我们收到跨性别者的父母或跨性别者的求助信,他们像我曾经那样生活了5年,6年,15年,18年,20年甚至30年。他们说'沃尔特,你能帮助我去性别转换吗?(Detransition,去性别转换是将一个人的性别表达或性别特征改变为符合一个人出生时的性别指定的过程。去性别转换也称为性别重新转换。)这是我生命中最大的错误。'”

他最近帮助了一位教师、一名药剂师和他的好朋友杰米·舒普(Jamie Shupe),第一名男子是美国首位在法律承认为“非二元性别”(性别酷儿)的人。

他说:“我认为重要的是要认识到像我祖母曾经对我做的那样,鼓励一名四岁男孩的变性想法没什么益处。”

海尔的祖母给他穿了一件紫色的雪纺连衣裙,并告诉他看起来多么美丽,这导致他很困惑。海尔说,儿童不应该被灌输这样的信息,因为它们传达了他们自身存在某种错误。

“这就是虐待儿童,”他称。 “我们需要实事求是。这不是鼓励一个孩子。这让他们对他们是谁感到沮丧和不安。”

“我今天之所以能够向你们说出这些是因为经过46年处理这个问题后,我在1990年经过心理治疗后能够接受性别重新转换,[跨性别活动家]试图阻止人们有同样的心理治疗。为什么?因为他们不希望他们性别得到重新转换。”

“收到这些被撕裂的人的邮件真是太痛苦了。”

大部分跨性别医学化的基础只是自我诊断。

“我们正在制造跨性别儿童,”他称。

“我们正在制造他们的抑郁症,他们的焦虑,并且这已经演变成一个巨大的产业,人们从撕裂孩子的生命中获利。”

“我的确无法理解为什么我们还进行这种讨论,因为这不应该发生。我不认为医生应该有这种许可给年轻人注射青春期阻滞剂。”

他强调,人们必须开始对此表达意见。

“我们不知道跨性别儿童是谁,”他说,提到华盛顿大学心理学家克里斯蒂娜·奥尔森的话,她说科学家们“没有这种或那种确切的数据”判断谁是跨性别者或者谁不是。

“你明白了吗?这应该得到深入了解。除了他们自己这样说,医生实际上无法确定谁是跨性别儿童。没有测试。没有证据,”他说。

他指出,即便在美国心理学会的手册中也说孩子不是天生的变性人。

“然而,我们对他们进行治疗并试图改变他们,但他们不是天生那样,”海尔说。

“我想再说一遍。我们正在制造跨性别儿童,”他重申道。

由于变性手术造成的创伤,海尔回忆说他酗酒并服用可卡因抑制疼痛。

过去十年,海尔帮助数百人进行性别重新转换,他说其中一半以上的人都曾受到过性虐待。海尔本人在9岁时遭到叔叔数次性侵。他的父母不相信他,说他是个骗子,这加剧了他的性别混乱。

“年轻时受到虐待的男孩得出的结论是,他们能够阻止自己再次遭受性虐待的唯一方法就是切掉生殖器官并成为女性。在他们看来这是他们防御性虐待的机制。遭受性虐待的女孩希望成为男性作为抵御入侵者或性虐待的方式,她们认为这样她们就不会再对性虐待产生吸引,”海尔说。

“我们正在毁掉一代年轻人,这极其严重。我不再持观望态度。而你也不应该,”海尔总结道。

凯尔西联盟(Kelsey Coalition )—— 一个由变性儿童父母组成的无党派群体—— 的一位母亲“伊莱恩”解释了外科医生切断未成年生殖器官时可能发生的恐怖伤害,提到TLC的真人秀《我是女生》(I Am Jazz)的变性女生洁丝·詹宁斯的案例。

“詹宁斯出生为男孩,但从5岁开始就作为女孩被抚养。他从11岁接受激素治疗。去年,在17岁时,詹宁斯进行了手术以移除他的阴茎并从他的腹部衬里创造出一个模拟的阴道,”伊莱恩说。

由于詹宁斯的伤口开始分离并开始形成血疱,因此他在初次手术后随即进行了紧急手术。

詹宁斯的医生说,当他把詹宁斯搬到床上时,他听到一些东西“裂开”,经过检查“里面已经分开了”。

“对这个孩子的医学实验12年来一直在电视上播放。没有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伊莱恩称,敦促关闭做这些手术的诊所。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