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美南浸信会主席:“我也是”运动给牧师敲醒警钟


(图片:路透社//LUCY NICHOLSON)2017年11月12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好莱坞,人群游行支持性侵犯幸存者。

达拉斯——“我也是”运动(MeToo)给美南浸信会牧师敲响“警钟”, 佐治亚州德卢斯市十字教会(Cross Pointe)主任牧师詹姆斯·梅里特(James Merritt)周二在该教派召开年度会议前说。

“一名受虐女性感到最安全能去的地方应该是教会。而她感到最安全能找的人应该是她的牧师,”梅里特在伦理与宗教自由委员会(Ethics & Religious Liberty Commission,简称ERLC)主持的小组讨论中说道。

参加周一晚ERLC活动的小组成员包括ERLC主席拉塞尔·摩尔(Russell D. Moore), ERLC社区拓展总监纽贝尔(Trillia Newbell),作家、《快乐时光》(The Happy Hour)播主杰米·艾维(Jamie Ivey),安全事工(Ministry Safe)的性虐待出庭律师律师诺里斯(Kimberlee Norris)以及梅里特。

此次讨论会之际正值佩奇·佩特森(Paige Patterson)决定退出在SBC年会上证道,此前佩特森被批评在西南浸信会神学院和北卡罗来纳州维克森林东南浸信会神学院(Southeastern Baptist Theological Seminary)发生的学生遭强暴事件中处理不当,并被终止作为西南浸信会神学院的名誉校长。

(图片:基督邮报)

纽贝尔分享了个人曾受到的性骚扰,那时18岁的她在参加大学乐队之​​旅。受到骚扰后,她采取果断行动,联系追查此案的警局。在这名男子的庭审上,纽贝尔表示他的妻子作证说她一直在祈求他停止骚扰他们的孩子。 “我只是一系列性侵犯事件中的另一个受害者,”她说,并补充说侵犯她的人已被定罪。

虽然她受到的侵犯事件与教会无关,但纽贝尔强调每个教会都有成员现在或曾经是受害者。 “我对牧师说:要认识到你的局限性。有些时候你需要辅导员和有关当局知晓,[并且]报警,”她说,并恳求牧师们不要自己处理他们无法胜任的事。

她接着说虽然牧师在证道中经常讲到有关淫乱的信息,但他们需要将不道德与犯罪进行区分。

摩尔指出,施虐者常常使用属灵的语言来掩盖他们的罪,比如说恩典和怜悯这样的词。

“我见过教会背景下的施虐者,几乎每个人在被抓到时都想要将自己与大卫王相比。[我们需要]能够说'这不是耶稣基督福音所定义的恩典’。你不能用上帝的恩典来伤害和摧毁耶稣的羊群。”

在虐待、殴打或侵犯等问题上,摩尔强调,美南浸信会领袖不应将这些问题视为“需要处理的公共关系问题”。

“牧师很容易想,'如果社区中失丧的人发现这种情况发生在我的教会里,他们会怎么想?那会伤害耶稣的名声。’耶稣并不需要你来拯救他的名声,”摩尔说,“耶稣为了医治而暴露罪恶。”

艾维表示阻碍受害者发声的一大障碍是,她们不觉得自己在教会中有发言权,她们看不到女性在教会担任领导角色。 “我们没有让她们看到女性在当地教会中活出她们的恩赐,这是在伤害她们。女性们没有感到足够的安全可以表达,因为她们不觉得自己在教会会被倾听。”

谈到儿童性虐待问题与教会的回应,诺里斯说她看到教会领袖在一些方面取得进展,比如更多的领袖变得积极主动而不是被动,并且有更少的错误观念,如认为虐待不会发生在教会或他们知晓施虐者这样的错误观念。

诺里斯表示她在法律实践中看到教会“未能报告”虐待儿童的不乐观情况。

“我看到教会没有真正理解他们所在州的报告要求。我看到教会在施虐者和虐待幸存者之间有廉价宽恕或强迫饶恕,这是非常有害的…….[和]我也看到教会将儿童性虐待视为犯罪而不是犯罪行为的情况,并试图透过监督施虐者解决这个问题,好像这只是一种罪,而不是[应该]由刑事起诉处理。“

听众提出的问题多与养育有关,父母可以做些什么保护他们的孩子。

诺里斯建议家长倾听他们的孩子并相信他们告诉你的,因为她说儿童不说的第一个原因是他们害怕“没有人会相信我”。如果他们觉得父母会相信他们,那么父母在“预防虐待”的路上走出了一大步。

摩尔分享了作家和讲道人丝·摩尔(Beth Moore)的建议,他说父母应该让孩子知道他们随时可以来接他们,只要他们在朋友家里或旅途中感到不舒服。

梅里特补充说,重要的是男性要爱妻子母亲为彼此和年轻一代“树立榜样”。

对于牧师,他说:“我会鼓励教会的牧师尽你所能,在你与教会女性的互动方式上,你对妻子的称赞和对待妻子的方式上,你让人们知道你爱你妻子的方式上,你树立榜样:这就是女性应该受到的对待,这就是女性应该受到的尊重。如果你[未受到尊重]的女性,如果你遇到虐待问题,你来找我们,你不会找到敌人,你会找到一位盟友。”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