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面对亲人突然离世的打击

又是一起校园枪击案。

这次枪击案发生在德州休斯顿南部圣达菲高中(当地时间5月18日)。该中学的学生达科塔·施拉德一边抽泣一边说:“我不应该经历这一切。这是我的学校。这是我的日常生活。我不应该有这样的经历。”

是的,她不应该有这样的经历。

突然失去心爱的人是毁灭性打击。当自己所爱的人离开这个世界,我们会感到撕心裂肺之痛,所以我们哭泣,我们哀悼。陷入深切的悲痛和茫然情绪中是深爱的象征。使徒保罗说,他可能会失去一位朋友,对此深感悲痛:

“然而我想必须打发以巴弗提到你们那里去。他是我的兄弟,与我一同作工,一同当兵,是你们所差遣的,也是供给我需用的。他很想念你们众人,并且极其难过,因为你们听见他病了。他实在是病了,几乎要死。然而神怜恤他,不但怜恤他,也怜恤我,免得我忧上加忧。”(腓立比书2章25-27节)

保罗在说:“若以巴弗提死了,我可是无法承受。”

这也是亲人离世时你也会有的同样感受——无法承受,因此不要烦躁你的哀痛期太长,也不要成为那种只会说“不要哭”或“节哀顺变”的人。这个哀悼的过程必须要发生。

圣经上说:“哀恸有时”,如果你不好好哀悼,你就不会痊愈。

我一直不能完全理解这一原则,直到有一天发生在我身上。

我们33岁的儿子克里斯托弗在一次车祸中突然从我们身边被带走。虽然事情已经过去10年,至今我们内心深处仍然强烈感到深切痛苦和茫然失落。

我从小在南加州长大,为减轻痛苦,我花很多时间在海上冲浪,好让悲伤就像是在波浪中被擦掉。当你被一波迎面而来汹涌波浪所吞噬,在越过海浪一瞬间,你即刻就失去了判断力。这时你必须避免恐慌。你必须顺势跟着卷起的海浪翻腾,记住它不会持续。但有时,当你陷在急流中时,你会迷失方向,你根本不知道该往哪走,也不知道如何浮出水面。

这就需要冲浪板牵引皮带指引你方向。

将你的皮带连接到你的冲浪板上,冲浪的浮力会确保它始终浮在海面。抓紧你的连接的皮带,然后跟着它一起浮在水面。《圣经》就像这条牵引皮带一样; 它让我们走“在水面之上”,由此我们可以得到一个天上的视角。

有时候,我的头脑就像是“浮在水面上”的,对一切事看得都很清楚。几乎每一件事发生都有自身意义。我想,“上帝在以他完美的计划引导我。我在地上有一个儿子,在天上又有一个儿子。总有一天我会再见到他的。”但随后的痛苦忧伤和悲痛波涛再次袭卷而来,使我心情又一次坠入海底。一天之内,一次一次反复,心情无数次跌宕起伏。这就是哀悼的自然反应,但在这里面,我们仍然有希望。

帖撒罗尼迦的信徒们想知道,他们是否还能再见到那些已不再人世的基督徒亲人,保罗写了以下这些令人欣慰的话:

论到睡了的人,我们不愿意弟兄们不知道,恐怕你们忧伤,像那些没有指望的人一样。我们若信耶稣死而复活了,那已经在耶稣里睡了的人,神也必将他们与耶稣一同带来。
我们现在照主的话告诉你们一件事:我们这活着还存留到主降临的人,断不能在那已经睡了的人之先。因为主必亲自从天降临,有呼叫的声音和天使长的声音,又有 神的号吹响;那在基督里死了的人必先复活。以后我们这活着还存留的人必和他们一同被提到云里,在空中与主相遇。这样,我们就要和主永远同在。所以,你们当用这些话彼此劝慰。(帖撒罗尼迦前书4章13–17节)

的确如此,当我们所爱之人的生命从我们身边被夺走时,我们会深深地悲痛,同时也希望有朝一日能再次见到我们所爱的人。他们先于我们上了天堂,这将是一次美妙的天国重聚。

而当务之急,我们还是回到我们可预见性的问题上,我们要讨论我们国家的枪支法、心理健康政策以及一系列其它可能导致最近这场悲剧发生的问题,但最终问题还是出在人的心灵和心理问题上。

只有上帝才能改变人的心灵,用爱取代愤怒。

这就是为什么我将于6月10日来到德克萨斯,在AT&T体育场举办“丰收美国”活动。在那里,我将告诉人们如何让上帝改变我们的心,因为我们会共同为圣塔菲高中枪击案中所有受影响的人祈祷。

在这样的时刻我们有许多疑问,我知道这听起来像老调重弹的陈词滥调,但耶稣基督才是真正能解决问题的关键。我希望你们都能亲临阿灵顿现场参加这次活动,以便理解为何我会这么认为。

(翻译:May)

劳格理(Greg Laurie)是加州河滨市丰收基督徒团契主任牧师,该教会是美国最大的教会之一。全球已有多达760万人通过在线收看或到场参加他带领的大型福音布道会丰收特会(Harvest Crusades),他2018年6月10号在德克萨斯州阿灵顿AT&T体育场主持丰收美国(Harvest America)活动。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