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當前頁面: 觀點與評論 |
商界為何需要基督徒領袖?

商界為何需要基督徒領袖?

(圖片: Unsplash/Adeolu Eletu)
(圖片: Unsplash/Adeolu Eletu)

作為基督徒的商業領袖們,常常會思考怎麼經營生意才是以最好的方式去榮耀神。在今天,那些足夠勇敢去運營公司的人面臨非常嚴峻的挑戰。千禧一代相比他們的父母和祖父母一輩而言,會提出新的需求。全球的公司、人工智能和機器人將工作從我們的朋友並鄰舍手中移走。數據安全、隱私、多元化和平權給每一個並不真正知道答案何在的人提出倫理上的挑戰。高管們的薪水比普通工人的增長過快,由此創造史上最大收入鴻溝。這些挑戰里的每一項都呼籲基督徒以能夠反映出自己信仰的方式來帶領自己的組織和機構。誒,基督徒和非基督徒們常常為公司利益增長而對不道德行為視若無睹。太多商業領袖向世界發出的信號就是,在商場上的獲勝與對神的虔誠侍奉無關。

每個基督徒領袖都有平衡信仰與生意的挑戰。在某些領域,非盈利機構的領袖們甚至比那些以盈利為目的機構中的同行們面對的信仰挑戰更大,因為他們需要平衡許多不同利益相關者的需求,比如受益人、捐獻者、基金機構、本地社區以及環境。基督徒商業領袖知道,他們需要比做每家非基督徒商學院都教過那些合乎倫理、遵守法律之類的事情更多。但並非所有人都明白,對基督徒商業領袖的要求不僅僅是把錢放進捐獻箱。神並不需要我們的錢,他需要我們拿自己經營的事業作為對神的侍奉。

馬里恩·韋德(Marion Wade ),一位活出自己信仰的基督徒商業領袖

馬里恩·韋德是基督徒商人的一個榜樣,他創立並運營一項產業以侍奉基督。韋德成長在一個破損的家庭,在經歷了幾次失敗的起步之後,在1929年時與一個朋友一起開了家小公司。他在The Lord is My Counsel(暫譯為「主是我的顧問」)一書寫過自己的經歷。從第一天開始,公司就決心要成為一個基督徒領導力的特別榜樣。「我們選擇的名字幾乎是自己演化出來的。作為個人、作為公司,我們都是在為主工作——我們是主的僕人。『ServiceMaster』(侍奉主人)這詞在每個領域都給我們留下了完美印象。」幾十年後,他的小公司成長為擁有7000家分部、46000員工的大企業,擁有Terminix、Merry Maids等多個知名品牌。從任何意義上說,都是商業上的巨大成功。但這只是故事的一半。在韋德的書里,他描述了自己每天都面對一樁緊張的事情。「公司無論大小,其主管都有責任按照讓自己員工保持工作、讓股東們高興的方式去經營公司。但這不是他的首要職責。他的第一要務是按照取悅神的方式來經營公司。他必須這麼做並非因為他想要獲得任何回報,而是因為,對基督徒而言,沒有別的選擇。」

韋德帶領公司的努力似乎反映了所羅門在傳道書2章24-26節中的說法:「人莫強如吃喝,且在勞碌中享福……神喜悅誰,就給誰智慧、知識和喜樂,惟有罪人,神使他勞苦,叫他將所收聚的、所堆積的歸給神所喜悅的人。」生意(以及個人)的成功來自於為取悅神而工作。這不是「說出來就擁有」的福音。相反,基督徒們把成功定義為侍奉神。儘管利潤可以算是成功的一部分,但這並非成功定義所在。保羅在哥林多前書10章31節中寫到:「無論做什麼,都要為榮耀神而行。」保羅並不是說我們失敗過的基督徒會「一切都好起來」。相反,保羅建議我們要以榮耀神為目的去經營我們的公司。

保羅在帖撒羅尼迦前書2章9節里寫到:「弟兄們,你們記念我們的辛苦勞碌,晝夜做工,傳神的福音給你們,免得叫你們一人受累。」保羅不是為個人的榮耀而做工(儘管榮耀自然而然也來了),也不是僅僅為自己宣教而募集資金(儘管也做過這方面的工作),他做工是為了敬拜與侍奉。他所做工是榮耀神的一個方法,正如他的教導、治癒並寫作一樣。

高管們如何平衡信仰與工作

勞拉·納什(Laura Nash)在哈佛商學院和波士頓大學教授商業課程。她通過採訪65位美國自稱福音派基督徒的高級商業主管,研究了他們的問題。納什認為他們有三個不同的方式來平衡信仰與對公司的領導:

普遍狀況——宣稱作為基督徒在做出商業決定中沒有什麼特別的難處。認為「我是基督徒,哪怕我在生意上的做法似乎不太恰當。作為基督徒,我被赦免了,我不完美。「

辯解者——相信自己的生意或財富上的成功表明自己在信仰動機與商業動機上的合理平衡。認為「神祝福我對商業成功的熱切追求,所以神顯然滿意我經營公司的方式。」

尋求者——承認商業和基督教倫理有時會發生衝突,尋求智慧與勇氣來做出潛在、不受歡迎的抉擇。他們認為「我面前有艱難的抉擇,所以我必須禱告、諮詢其他基督徒,讓我能始終將神的榮耀放在第一位。」

尋求者們給納什留下深刻印象。在與他們交談時,她發現他們有經常要去平衡作為基督徒同時又擔任商業領袖時所產生的七大張力:

1.對神的愛與對利潤的追求

2.愛與競爭的驅動力

3.人的需求與盈利的義務

4.謙卑與成功的自我

5.家庭與工作

6. 慈善與財富

7.  虔誠的見證與世俗之城

在與這些成功的商業領袖交流中,納什聽到尋求者們說,他們意識到有需要平衡的呼召時,他們會在這種情形下去尋求侍奉神。

商業領袖們以榮耀神的方式帶領公司,會有多大不同?

考慮馬里恩·韋德的案例並納什的研究,看起來偉大的基督徒商業領袖能通過自己所做的決策來榮耀上帝。基督徒領袖給自己培養出各項原則,幫助他們面對公司業務所帶來的挑戰。他們:

1.感謝神。基督教商業領袖周圍的人知道,他每天的工作都是榮耀神。他工作如同自己的客戶(或者雇員)是耶穌——正如馬里恩·韋德用最好的辦法來清潔地板是侍奉神一樣。基督徒領袖並不僅僅是賺錢然後放到奉獻箱裡——他明白,工作就是奉獻,所以在工作過程中,他與他人的關係就像他與上帝的關係一樣。

2.為競爭者禱告。耶穌告訴我們「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馬太福音5章44節)。我們也能將這誡命用到競爭激烈的商界:耶穌願我們為那些想要毀滅我們公司的人禱告。一個基督徒領袖想要在盡力成功,但也禱告祈求神祝福他的「敵人」。他禱告神能得到榮耀,而不僅僅自己提高了底線。

3. 找機會尋求神的指引。「因為你們的仇敵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尋找可吞吃的人。」(彼得前書5章8節)。撒但總在尋找機會絆倒商業領袖。一個基督徒領袖知道,在納什所說七種張力方面的決策時要小心,而且他在其他情況下也會禱告並尋求合乎聖經的指引。

4.侍奉。偉大的商業領袖是通過侍奉而非強壓手法將自己的權威用於他人身上:「正如人子來,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馬太福音20章28節)。傑克·韋爾奇(Jack Welsh)是當代知名的商業巨擘。儘管他不是基督徒,但他編制的公司架構圖卻是相當知名,那就是把客戶放在頂上,然後是第一線雇員……最後才是在底部的首席執行官。就算非基督徒都明白偉大的領袖是去侍奉的,而不是用權勢強壓他的下屬。儘管「僕人式的領袖」並非基督徒專利,但這種思考方式會幫助基督徒商人做出能侍奉神之國度的正確決定。

耶穌想要基督徒發起商業革命

請允許我暢所欲言,擴展一下我們對保羅的了解,想象一下他可能經營的生意。你能想象保羅製作帳篷的樣子嗎?我們知道他對自己最好的介紹是——「法利賽人中的法利賽人」。他能講演最精彩、最有力的布道,寫下有史以來最廣泛流傳的文字。不那麼為人所知的是,保羅生產的帳篷也毫不遜色。他很可能也是很棒的人事主管,關心自己製作帳篷的同工,正如他關心提摩太在教會中的工作一樣。對保羅來說,製作帳篷不僅僅是為了養家糊口。對保羅而言,這更是他傳教的一部分,是他獻身於基督的見證。

耶穌想要每個基督徒商業領袖都像保羅、所羅門或馬里恩·韋德那樣侍奉。他想要領袖們在做出商業決策、與競爭者互動、遵守政府法規並帶領員工是能成為榮耀他的工具。他會將商業成功賜予其中一些人而並非別人。無論他所給予的是何樣的商業成功,耶穌想要商業領袖們將耶穌本人當成董事會主席。他想要他們如同主自己帶領那樣去服務客戶、管理員工。耶穌在馬太福音25章(原文作24章)的故事中給出了一條原則,是一位王對得着賞賜的人說「因為我餓了,你們給我吃;渴了,你們給我喝……」因為這王曾經說過:「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當偉大的基督徒尊敬對待自己的員工,耶穌也將這算為侍奉他了。

回到開篇時的問題,為什麼對商業而言,基督徒式的領導很重要?答案顯而易見。想象一下吧,一個商業社區中基督徒執行官、中層管理與一線員工都努力通過自己每日工作來敬拜神。為神的榮耀而經營的產業並不總會做出正確的決策,但當領袖們面對挑戰時做出的決策會榮耀神,他們承認他、禱告並尋求他的指引並且將局面轉變為侍奉的良機。

商業是基督教事工最好的場所。基督徒們每星期只有幾個小時在教會裡(非基督徒也許之後復活節時去一個小時。)如果基督徒想要成為耶穌革命的一部分,那麼他們需要將這革命運用到每個人清醒時都在的工作之中。基督徒商業領袖在世上比牧師們更有影響力……但他們學着帶領,每個決策都是榮耀神的機會。教會裡的事工如同罐中的鹽。鹽需要用在食物上,教牧也需要發生在商業世界裡。這願景如何實現呢?通過發展商科專業,薩特勒(Sattler)學院已經抓住機會、肩負起責任去幫助那些通過他們的決定實踐為上帝服務的訓練中的領導者,通過培養他們的革命力量。

威廉·J·奧利弗博士(William J. Oliver)是薩特勒學院(Sattler College)商學教授。奧利弗擁有麻省理工學院碩士學位和凱斯西儲大學(Case Western)的管理學博士學位。 他曾在布蘭代斯大學,麻薩諸塞州阿默斯特分校,塔夫茨大學,戈登學院和加州大學歐文分校任教。

最受歡迎

更多觀點與評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