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无神论者有信仰。但他们有证据吗?

曾几何时,我觉得基督徒们有两个大脑——一个丢了,另一个则正在找。对我来说,基督教“信仰”是一种武断的决定,就是在哪怕证据与之截然相反的情况下,也要教条地信仰某些东西。我想信仰是盲目的吧。所以,当一群基督徒挑战我去从理性上调查基督教的证据时,我觉得那就是个笑话。于是我接受了他们的挑战,满怀热忱要摧毁基督教,直接打他们的脸。

我用几个月的时间周游世界,调查关于基督的说法。完工之后,我被震撼到了。对我来说,要反驳基督教已经是不可能的了,不仅如此,我实际上已经确信,基于史实证据,基督教是真的!结论就是我在信仰这事上大错特错。基督教信仰并不是无论相反证据如何都要坚信的虚假内容。相反,这是对建立于正面证据之上真理的确信。

举例来说,要帮助我们来判断我们今天的新约文本是否就是2000年前所写的同一份文本,我们拥有手稿证据。有超过5800件部分或者完整的希腊语新约存世——其中一些产生于第一世纪末或第二世纪初。我们能交叉核对这些文本,以忠实重现最初的文本。这些新约的手稿证据远比其他任何古代文献意义重大。

为帮我们确认耶稣是否真由神差遣而来,我们有来自先知的证据。旧约圣经有许多不同的先知预言,都预告了弥赛亚的来临,包括其家族传承、他所行事工的本质、他的被背叛及死亡,我们甚至知道弥赛亚会在犹太圣殿于主后70年被毁之前到来。这样事情因巧合而发生的概率基本为零。但耶稣完全应验了关于他自己的每个预言。

要帮助我们判断耶稣是否真从死里复活,我们有法医证据。举例而言,我们能检视使徒们宣称他们看到耶稣从死里复活的动机。为什么他们要编造一个让自己遭受迫害的故事呢?正如使徒行传告诉我们那样,使徒们被威胁、被殴打、被投进监狱,有些甚至因为宣扬耶稣从死里复活的信仰而被杀害。从一切记载来看,他们问心无愧地真诚相信,自己已经在神志清醒时看到、感觉到、摸到复活的耶稣,并与他在一起。

基督徒的信仰有证据支持。无神论也有信仰,哪怕他们宣称自己的信念只建立在理性之上。无神论者的信仰就是宇宙能从无中产生。无神论者相信生命能从非生命中产生。无神论者相信意识能从物质中产生。讽刺之处在于,无神论者相信一切毫无证据可言的东西。

问题不在于你是否有信仰。每个人都有。问题关键是你的信仰有没有证据支持。我是基督徒,因为我想那就是证据所表明的内容。如果有无神论的好证据,那我也会成为无神论者。只是我无法撼动现有的这些证据。

(翻译:尤里)

麦道卫(Josh McDowell)透过学园传道会的侍奉,以及成立青年外展组织麦道卫事工(Josh McDowell Ministry),已经向125个国家的2500万人分享福音,他是148本书的作者或合著者,包括《新铁证待判》(The New Evidence that Demands a Verdict)。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