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教会:新调查与新发现

我在网上教会里看到一种模式。也许是潮流吧。总的模式在于网上教会事工成为整体教会事工的一个战略组成部分。这些网上教会在今天并没有被看作是独立的教会,而是让人们最终能亲自去教会聚会的一个入口。

这项研究是由范德布罗曼(Vanderbloemen)机构、普世佩(Pushpay)公司和杰伊·柯兰达(Jay Kranda)教会联合完成的。所有参与调研的176家教会都有线上分支,所以我们能从正在积极参与这项事工的人群中获得信息。

对网上教会的定义自身也经历了进化。在那些被调研者中,该定义指的是有意识去识别并牧养一群定期观看流媒体仪式的人。这些数字化聚会的最常见名称是“网上分堂”(online campuses,占36%)和“教会在线”(church online,占28%)。

典型情况下,这些教会都有专人带领数字事工,但这人的头衔差别很大。被调查到的教会中只有16%的拥有全职线上事工领袖。

这项研究的重要发现是什么?以下是9项:

  • 许多教会由义工带领线上事工。四成教会是由志愿者带领这类事工的。还有35%的教会则将该事工领导权赋予有其他职责的全职人员。
  •  主要的播出手段是流媒体直播。在这些教会中,九成是通过流媒体进行的。但超过半数也按需求提供全套仪式。
  •  接触到本地社区成员的机会非常大。这些参与线上仪式的人里有四成都在教会驾车可达的合理范围内。绝大多数教会都把线上社区看作让人们亲身参与聚会的第一步。
  •  这些教会中绝大多数都会统计出席线上出席人数。在被调查的教会中,有72%的提供了线上出席人数,但将其与亲自出席教会活动的人群区别开。只有不到10%的教会将线上出席人数作为每周总体出席人数的一部分。
  •   在这些教会如何统计线上出席率方面没有一致性。绝大多数的回应,大约也只是占到了26%的教会,是“特定时间的上线观看流媒体人数。”
  •   坊间证据表明,网上教会实际是让人亲自出席教会的一个增长来源。一些教会领袖把网上教会视作一个过程的一部分,让人从社交媒体到线上教会再到社区小组并最终亲自出席礼拜仪式。
  • 超过半数的教会在考虑开展网上教会业务以开启未来的教会与会址。已经有17%的教会在运用这一策略。总体而言,有超过60%的在考虑这项策略,或者已经在这么做了。
  •  比起相对年轻的教会而言,更多建立时间久远的教会在使用线上教会策略。举例来说,建立50年以上的教会占据了总数的30%,而建立5年之内的教会只在总数里占了15%不到。
  •   大多数教会提供五项线上事工。其中包括:祷告(81%),奉献机会(72%),牧师关怀(58%),侍奉机会(54%)和线上小组(52%)。

感谢范德布罗曼(Vanderbloemen)机构、普世佩(Pushpay)公司和杰伊·柯兰达(Jay Kranda)教会提供信息。你能在这里看到完整的研究报告。

我们将继续关注网上教会的变化与发展。这项研究非常吸引人。我们知道未来还有更多内容。

本文作者汤姆·雷纳(Dr.Thom Rainer)是美南浸信会(Southern Baptist Convention)生命之路基督教资源机构(LifeWay Christian Resources)的主席。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