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尔逊的朋友:对抗精神疾病的人不应在教会担任领导位置

贾里德·威尔逊。

戴尔·帕特里奇牧师(Dale Partridge)是加利福尼亚州已故牧师贾里德·威尔逊(Jarrid Wilson)的“好”朋友,他说威尔逊在轻生前曾表达想从他高压的助理牧师职位退出。

威尔逊是加州河滨市丰收基督徒团契的助理牧师,在一周前自杀。

帕特里奇认为教会将存在精神挣扎或严重怀疑信仰的人置于领袖地位是“鲁莽”和不合圣经的。

“正如我们所看到的,在教会担任牧者的人正以令人震惊的频率自杀和公开背道。这些人也没有隐藏的挣扎。近来的这些悲剧几乎都是那些公开承认自己与精神疾病和不信抗争的人实施的。这是大家想知道的问题:为什么教会要把对自己当前的破碎如此坦率的人放在领导职位?”帕特里奇问道。

“圣经关于牧者的资格有非常明确的指示(提摩太前书3章和提多书1章)。他们呼吁牧者要冷静,自守,庄重、公平、圣洁、自持; 坚守所教真实的道理(目录还在继续)。教会雇用一个公开与精神疾病抗争的人来牧养神的子民,这难以接受和理解。这不合圣经,鲁莽和危险,而且正如我们所看到的那样,他们轻易的成为敌人在教会制造全国性悲剧的目标。”他继续说道。

“如果您的牧师承认存在精神疾病状态,他需要被门训而不是训练其他门徒。他需要身体的休息,而不是紧张的属灵操劳。他需要隐私而不是公开。他需要勤奋的祷告,而不是不堪重负的压力。他需要退出,而不是被高举。当军官跌倒,许多人都会跌倒。它给下面的人带来困惑、怀疑,恐惧和一连串的担忧。上帝在圣经中给了我们明确的指示,保护他的教会。当我们决定违背他的命令,我们只会打破自己。牧师不仅仅是愿意担当的人。牧师不仅是有恩赐的人。牧师不仅仅是受过教育的人。他是一个符合上帝要求的人。这不是律法主义。这是为上帝教会的安全。现在该醒了,”他说。

截至周三早上,帕特里奇的帖子仅在Instagram上就有超过7000人点赞,并很快在社交媒体上引发辩论,人们意见不一。

“自从威尔逊在孟菲斯市高点教会短暂地担任职时,我就认识他。我希望您的话语能够鼓励并阻止那些人做出同样的选择。”杰米·帕克(Jamie Parker)回复道。

特蕾丝博士是持照基督徒临床心理学家,也是加利福尼亚州“探索疗法”机构的自我保健和个人发展专家,她认为帕特里奇的评论是出于“无知”。

“戴尔,作为临床心理学家和也曾在事工服事的基督徒,我不得不说,我认为这个帖文是出于无知并进一步加剧了对心理疾病的污名化。在美国,几乎有一半的成年人在一生某些时期都会患有精神疾病。那是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破碎的世界。教会不需要完美的牧师(他们不存在),他们需要与上帝有关联、爱人,做维持健康所需要的工作包括获得帮助,并认识到自己的人性和不完美之处。” 

“我恳求您多了解心理健康领域,并考虑您的错误教导可能对教会造成的危害。出于所应有的尊重和教会安全,这意味着承认您和您的判断力、侮辱性言论是错误的,”她补充说。

帕特里奇在后续声明中更加清楚地表达了他的观点,他解释说:“贾里德多年来一直是一个我真正的朋友”,他的警告不是出于麻木或不明智。

“我们在他去世前七天通过电话。我那天听到他去世的消息我哭了。我第二天早上也哭了。从那以后,他的死没有一天不引起我的注意。我们家每天早上聚集在一起为他的妻子和孩子们祈祷。最终,我想让你知道,我真的很伤心,”他说。

但是仅在丰收教会工作18个月后,帕特里奇说威尔逊因为工作不堪重负,其中包括主持一位轻生年轻妇女的葬礼。

“由于我和贾里德的最后一次谈话,我的心碎很快变成愤怒。在我们的电话中,贾里德虽然热爱他的事工,但他表达他在作为年轻人牧师所经历的紧张和压力。作为牧师,我完全能体会牧养事工对牧师身体、情感、属灵上的要求。牧养是人类生活中最艰难的呼召之一。贾而德受伤了,他对此持开放态度。但不仅如此,他还告诉我他准备退出全职牧养。他真正想要的是将自己的时间花在他的真正激情上——通过他的非营利性机构希望之歌(Anthem of Hope)帮助人们从沮丧、焦虑和自杀念头中恢复过来。他上周给我的电话集中在这种过渡上。他希望我帮助他这种过渡。他知道,他需要休息。”

然而,帕特里奇解释说,由于威尔逊对工作的忠诚和热情,他永远不会辞职。

“他是个好士兵。左,右,左,没有抱怨。单纯的忠诚,”帕特里奇写道。

帕特里奇进一步指出,允许威尔逊主持自杀者的葬礼是一个坏主意。

“当我听说贾里德在他自杀24小时前曾主持一个自杀的人的葬礼,这使我感到沮丧。虽然我不知道教会是否要求他履行这项职责,还是他自己愿意,但我相信至少这要唤醒人们更多思考、问责制以及识别和帮助消除这些服事受伤者的触痛点。”他说。

“我的发文只是呼吁教会根据圣经进行改革。我的观点和经验是,如今以听众为中心的教会会让牧师精疲力尽。侍奉,劳动,爱护,执行和牺牲,直到你不能再做为止。多年来,我听到许多牧师(他们的报酬严重未足额支付)谈论他们迫切需要休息,但没有实现该目的的财务途径。换句话说,我们建立了一个不是供应圣经对牧师健康要求而实际上是损害的制度性教会机器,” 帕特里奇补充说。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