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解雇佩奇·佩特森是严重错误

首先,解雇时间不恰当。佩特森博士接近退休年龄。他们应该等待让他体面合适地退休。

第二,针对错人。他没有做任何值得被解雇的事。没有圣经的理由,更不用说认真考虑了。有许多基督徒领袖犯下值得管教的罪。佩特森不是他们中的一个,他没有犯过类似的罪。相反,他做了许多值得称赞的事。实际上他是我们今天保守派顶尖基督教领袖之一。其实我早就主张在纳什维尔为他树立纪念铜像。我现在仍然这么认为。

佩奇·佩特森

第三,做法不对,因过于仓促而显得草率。在如此短“几小时内”做出决定,显然没有给出足够的时间进行反思、互动和思考的行动。

第四,基于错误的程序完成。投票只不过是在场的大多数受托人的投票。对于这样一个重大事件,它应该至少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多数票。

第五,这是错误的精神。许多反对佩特森博士的人显然被卷入了现今的“我也是”的运动。但甚至没有提供教义或道义上的指控,更不用说提供两个或更多可信的证人对他的指证。相反,他们提供了个人对孤立案件的看法。

第六,没有远虑的筹划。佩特森是当今伟大的福音派领袖之一。他以这种方式离开,会发出一种强烈的错误信号,即对该国的次保守运动的一种鼓励。

虽然唯有耶稣才能做到无懈可击的完美无瑕,佩特森是一位难能可贵的人。

美南浸信会受托人已犯了一个悲剧性和具有深远影响的错误。

(翻译:May)

贾斯乐(Norman Geisler,博士,洛约拉大学)教授神学,护教学和伦理学超过五十年。他是加利福尼亚圣塔那国际大学的校长和辩护学与神学杰出教授。他也是北卡罗莱纳夏洛特南部福音神学院神学与辩护学杰出高级教授。他写了关于基督教伦理中婚姻和离婚的伦理考虑,着有Christian Ethics: Contemporary Issues & Options, Second Edition (Baker Academic, 2010)。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