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當前頁面: 觀點與評論 |
我的精神病經歷

我的精神病經歷

就算很小的時候,我也感受到耶穌在生命中的存在。我猜那是從媽媽送我去主日學的時候開始的。我覺得內心有一種自己無法完全解釋清楚的激動。還有那些耶穌愛孩子們的歌曲……我知道耶穌他愛我。

當我和其他小女孩一樣去野營時,我會獨自沿着海灘散步,思緒茫然。我會假裝自己和看到的那些青少年一樣美麗。我以前很美,但我自己不這麼認為。當我走在沙灘上,我記得自己被人看着的感受。當時我不知道那是誰。在我長大之後,我覺得被人盯着看時我就擺擺頭。成年之後,我把這一切歸結在了一起,才意識到是耶穌在看着我成長。

從一開始就是主與我的相愛的故事。和所有激烈的愛情一樣,這裡也有心痛時分。我十歲時,母親死於癌症。那是讓所有人身心俱疲的疾病,延續5年之久。我想,母親的痛苦我可能看的太多了。對一個孩子而言,看着母親死於癌症太艱難了。極度的痛苦和悲傷持續多年之久。當時我沒意識到自己抑鬱了。我所知道的只是我對神很憤怒。我現在才曉得,他對我們各自都有安排。我只是長大之後才明白這點。

十多歲的時候,我夢想黯淡,遠離教會。耶穌並沒有拋棄我。他從來沒有離開我。時光荏苒,我又獨自去彌撒了。我為母親和我自己的健康禱告。除此之外,我並不知道還要向耶穌請求什麼。只是人生晚些時候,我才開始明白,我一切的恩典都來自於主。我可以請求神賜予財務幫助、保護、指引並其他許多東西。

30多歲的我也不順利。我的婚姻很穩定,但我不是。我的工作有缺陷,所以我離職了。當時的事情很難解釋。我開始覺得不好,然後變得越來越偏執。我的強迫症症狀又回來了。20多歲時,我曾經有典型洗手強迫和對細菌的強迫症。有段時間很糟糕,我靠自己學習了一種糾正辦法。如果我不屈服於這種強迫症,那它就會慢慢消失。多年後,我學習了一門關於強迫症的課程。導師說你首先要學會與焦慮共存。你自己要停止不斷的檢查、也不要再洗手,而要與焦慮共生。然後,焦慮漸漸緩解了。消失了嗎?每個人的情況不一樣,不過儘管我的症狀沒有徹底消失,但顯然好很多。我現在又相當正常了。

應對這些精神疾病並不容易。我用自己前所未有的方式禱告。我會對神說話,把自己的問題告訴神。我每天禱告祈求神能讓我的疾病緩解一些。這並沒有在一夜之間發生,但我可以看到事情正在起變化。我與神的關係成長了,我知道他在聽我的禱告。

進入新千年,我與耶穌的關係更加牢固了。我注意到,一些美好的事情正在發生。無論何時,當我說出耶穌的名字,聖靈就充滿了我整個身體。我全身都有一種觸動的感受。無論是放聲說出還是只對自己輕聲低語都是這樣。我將這狀態稱為被聖靈充滿。我知道主在鼓勵我與他擁有更親密的關係。

有那麼一次,丈夫要橫跨整個國家來跟我碰頭。當時我狀況很差。當你和所愛之人在一起的時候,總有一種安慰。雖然我有各種問題,但我們的婚姻還是一直維持着。真正讓我們維繫在一起的是我們對主的信仰。我們一起禱告、為彼此禱告。

我所在教區有聖經課程。我覺得主這是想要幫助我理解聖經。我在聖經課上認識了一位女士。她告訴我她兒子是雙相情感障礙患者。她告訴我,她對兒子說,醫生看了夠多了,與我一起來教會吧。現在他好很多了,她的故事與我類似。感謝主,我現在也好了很多。課程結束的時候,我對聖經有了很好的理解,也更知道成為一個天主教徒意味着什麼。主用許多方式對我們說話。

我玩一個叫「面試」(interview)的遊戲。這是一個主題是讓我成長的屬靈問題的問答遊戲。遊戲是要測試我信仰的狀況以及對神的知識。對於「耶穌是什麼?」對這問題,我的答案是,耶穌是愛。我假裝在電台、電視節目裡,回答這個問題。「天國在哪裡?」如果我們得救了。我們死後就去天國。「耶穌想要我們知道什麼?」他想要我們追隨他,彼此相愛。這遊戲在我腦子裡維持了很久了。有一個問題總是難住我:「耶穌想要你做什麼?」我想這就是我現在所做的。我在寫關於主的事情。我覺得這就是我的呼召。

事實證明,我的強迫症接近痊癒了。精神健康已經持續很多年。我將此歸功於耶穌,這是他在我身上完成的工。甚至我醫生,我也感謝主帶領我認識他。禱告是關鍵,禱告幫助我應對人生挑戰。我能直面這些挑戰,因為主與我同在。

安·萊恩(Ann Layne)是一名天主教徒,已與丈夫攜手走過婚姻生活25年。

最受歡迎

更多觀點與評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