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辜者受难时基督徒沉默的5个理由

要回顾之前几代人臧否是非很容易。“我要是生在奴隶制的时候,”我们会想,“那我就会站出来大声反对。”或者,“如果我是纳粹屠杀犹太人时的欧洲人,我就会去拯救犹太人。”

不幸的是,在面对我们当前世代那些不公之事的时候,包括屠杀无辜者这类事情的时候,我们中有许多人却不闻不问。为什么呢?

原因之一是苦难发生在我们视线之外,所以眼不见心不烦。我们有多少人知道本城的堕胎诊所在哪里呢?我们有多少人会定期与那些受堕胎影响的人进行交流互动呢?

在纳粹屠杀犹太人发生的时候,许多市民也都意识到正在发生的是什么事情。但也有许多人并不知情。至少,并非所有人都晓得。

要站在旁观者立场上当然很容易。我们很少会意识到,自己后院发生了什么。

而这带来了导致我们沉默、不作为的第二个理由,但这比第一个更加严重。

我这里说的是否认。顾左右而言他。直接闭目塞听,这样,我们就不必应对那些压迫和人类痛苦的事实了。

种族隔离也许正在发生,但我只是站在只有白人的这一边。

奴隶制也许是真的,但我从个人角度,并不认识任何奴隶。

不闻不问多快乐!

感谢主,许多基督徒选择被自己的良心所刺痛,他们知道自己需要站出来,说出来,采取行动。然而,还有人并不这么做,为什么呢?

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带来我们不作为的第三个理由:恐惧。令人瘫痪的恐惧。令人无能的恐惧。令人虚弱的恐惧。令人振怖的恐惧。

在纳粹占领下的欧洲,真的是无比可怕。

你要冒着自己生命的危险——或者你家庭成员生命的危险去拯救一个犹太人。你公开反对纳粹,那你的事业、未来和你的存在本身就受到威胁。

纳粹逞凶肆虐,这意味着你根本不知道,如果你阻挡他们的计划,那会发生什么。

我们有多少人愿意面对家人监禁、酷刑甚至被杀的风险以拯救我们的邻舍?

然而,勇敢的基督徒确实会这么做,因为这是应该要做的事情。

可悲的是,今天有许多基督徒毫无作为却是因为远不及此的恐惧,比如害怕被社交媒体上诽谤、或者失去一个工作机会、一个大学奖学金,或者被同伴们拒绝等等。

由此,我们不再对堕胎说不,因为这太不方便了。6000万未出生婴儿的血正在地上向我们哭诉呢!

让我们瘫痪的不仅仅有恐惧。

我们中许多人未能支持正确之事,还有第四个理由:我们在等着事情雪上加霜。如果真这样了,那我们就告诉自己,这就是我们站出来表明立场的时候了。

然而,这做法只是自我欺骗,就像超重的人对自己说:“我要是超过一个体重数值,那就改变食谱开始锻炼。”

但真到了那个时候,要打破食物成瘾就更困难了,要开始锻炼也更困难了,要维系我们能进行真正改变的希望,也更加困难了。

同理,我们这么说也是在自欺:“堕胎的事情很麻烦,但如果他们开始杀戮子宫以外的婴儿,那我就要行动了。”

对此我很是怀疑。今天让我们无所作为的无动于衷,也会是明天继续阻碍我们的无动于衷。

无动于衷只会带来更多无动于衷,不作为带来更多不作为。

还有更坏的事情呢,这是第五也是最后一个我们中何以有那么多人不能在这艰难岁月中仗义执言、直言不讳的理由。这可以用一个词概括:自私。

我们不行动,因为我们宁愿不行动。

我们不发声,因为沉默更容易。

我们不为别人挺身而出,因为我们把自己放在首位。

你也许饿了,但我正享受自己的大餐。

你也许饥寒交迫,但我正坐在自己为首的安乐窝里。

也许你正有性命之忧,但我没有。自我保存才是最重要的!

这些恰恰都是“要爱人如己”这命令的反面。耶稣是与此相反的榜样,他为拯救别人而舍掉自己的生命。前面那些做法,也与我们那些勇敢的弟兄姊妹们的做法截然相反,他们已然冒着失掉名誉和生命的危险来做正确的事情。

箴言书中以深刻信念正面谈过这样的态度:“你在患难之日若胆怯,你的力量就微小。人被拉到死地,你要解救;人将被杀,你须拦阻。你若说:‘这事我未曾知道’,那衡量人心的,岂不明白吗?保守你命的,岂不知道吗?他岂不按各人所行的报应各人吗?”(箴言书24章10-12节)

无视、否认、无动于衷、自私的时候早该结束了。

是我们打破恐惧与不作为这恶性循环的时候了。

是我们站出来的时候了。发出声音。做出行动。

就是今天。

如果我们不这么做,未来的世代也将判断我们,这判断合情合理。可这是你想留下的遗产吗?

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拥有纽约大学近东语言和文学博士学位,在多个神学院担任教授。他著有25本书,并且主持一个全国性的每日广播脱口秀《Line of Fire》。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