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派博为陈恩藩一辩:基督徒推迟婚姻是因为他们已试云雨吗?

2017622日,畅销书作家、带领“我们是教会”(We Are Church)的陈恩藩(Francis Chan)在脸书总部演讲。

基督教畅销书作者陈恩藩(Francis Chan)说许多基督徒推迟自己婚姻是因为已经尝试云雨,在一位单身女士对此表示质疑后,改革宗神学家约翰·派博表达了对陈恩藩的支持。

“首先,我了解陈恩藩,我肯定如果他和我一起在这里的话,他会说,人们推迟婚姻的理由确实要比许多情侣拿性替代婚姻更加复杂、多样,”派博在一期“问约翰牧师”(Ask Pastor John)”节目中如此回应署名为凯特琳(Caitlin)的听众提问,“我一开始是设想,陈恩藩是提到一个特殊的因素,而不是说,那是唯一的因素。”

凯特琳说自己很尊敬陈恩藩,受到他很大的影响,表示自己在2015年的一期节目中第一次看到陈恩藩,陈曾经是加州基石教会(Cornerstone Church)的牧师,当时他正想解释为何基督徒们越来越推迟自己的婚姻。

陈恩藩说:“我相信90%推迟婚姻的基督徒们已经同居了,所以他们没觉得有赶紧结婚的需要。没有什么‘我想要结婚以真正让此完美’的感觉。”

“我的意思是说,在教会中有许多不道德的事情,令人作呕。人们需要明白,神恨恶这些事。”他补充到。

凯特琳说,陈的说法让许多单身基督徒不屑一顾。

“我找不出一对基督徒伴侣处在他所说的状态,并因此推迟婚姻。他的说法感觉就是把一个深层的问题想的太肤浅了。”凯特琳表示。

“我认识许多属神的未婚基督徒女性,她们渴望婚姻,但似乎周围很少有未婚的男基督徒会有意追求她们。”

“这些女性每天为主内的纯洁和喜乐而奋斗。这可并不轻松。所以被说我们不结婚是因为我们已经婚前同居,这让我们觉得很被误解,而且被边缘化。”

凯特琳表示,要还清学业贷款并打多份工是许多年轻人很少有时间社交的众多原因中的一个,哪怕他们已经超过30岁了也如此。

在回应中,派博说有“许多因素”导致了自1970年代以来,女性结婚年龄中位数上升到了25岁以上,而男性则上升到了26.8岁,比如女性就读大学、职业成为优先考虑对象,对承诺献身的担心,脱离了社群以及成熟缓慢等等。

“凯特琳在这里指出的内容(我很高兴能听到)是说有成千上万的女性(还有男性)想要结婚,但在婚前并不同居。”他说。

“无论相信与否,有人就是这样的——许许多多。他们必须满负荷工作,没有别的原因,她说,那就是为了支付学业贷款,这让他们在社交关系中积极、灵活展现出自己的能力大打折扣。”

派博还向凯特琳和与她一样处境的人奉上了鼓励:

“神全权主宰你的人生,神是善的。如果你是神的儿女,而且——就像你所说那样——在全心全意追求神,那我们可以信靠神的权柄,他不会拦阻你获得好处。不会阻拦你获得任何好处。”

“因为耶和华神是日头,是盾牌,要赐下恩惠和荣耀。他未尝留下一样好处不给那些行动正直的人。”(诗篇84篇11节)

派博使用圣经中路得不期而遇的婚姻作为榜样来提供希望,同样还有亚娜的故事,她从20多岁守寡到80多岁,但依然对神虔诚,这表明了神能让人既贞洁又喜乐。

作为对单身女基督徒进一步的建议,派博说对不属灵的男人不要看第二眼,而要成为一个“健康、有爱教会”的积极成员,在认识耶稣中寻找喜乐,告诉主你心中的渴望,“然后让神成为你最宝贵的财富。”

许多人都讨论过千禧一代延迟婚姻的原因,詹妮弗·默夫(Jennifer Murff)是其中之一,她是机构“千禧一代支持婚姻"(Millennials for Marriage)主席, 也是瑞金大学(Regent University)的教授,詹妮弗认为性诱惑扮演了重要角色。

“很多千禧一代的女性把有未来计划的约会换成暂时的满足和愉悦。年轻人认为她们可以通过观看谁帅不帅的照片来挑选完美的配偶,自始至终把性格、价值观和深度抛在一边。网络约会网站(比如Tinder, Hinge, 或OrCupid)在年轻人中变得如此流行的原因就是他们避而不谈风险和脆弱性。”她在2017年四月基督邮报的一篇文章中如此写到。

“结果就是,我们所生活这时代里,很多女性把通过婚姻而拥有的终身亲密关系和换成了片刻的愉悦,在这样的时代里,更有可能的结果就是苟且和随之而来的蒙羞之旅,而非走上红毯结婚。”

(翻译:尤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