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麦克·赫卡比州长:新冠病毒对宗教自由、选举的影响

前阿肯色州州长麦克·赫卡比(Mike Huckabee)在自由峰会(Freedom Summit)上发表演说,爱荷华州得梅因(Des Moines)市,2015年1月24日

最近有幸对我们全国的名誉主席、前阿肯色州州长麦克·赫卡比(Mike Huckabee)进行了一次专访,探讨新型冠状病毒在经济与政治方面的潜在影响、即将到来的2020年选举并将信仰带进投票站的重要性。

以下是对话内容,稍有编辑以便于阅读

人们心里会想许多事情,不过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最让他们揪心的当然是新冠病毒以及我们国家、政府对此次瘟疫的回应。一位观众提问:经济领域的关停是否真的必要,什么时候经济能重回正轨呢?

我想,决策者们所看到那些信息是我们绝大多数人都无法接触到的,我对总统有信心。我对他身边的人有最高等级的信心。如果他们没有得到真正警告,他们不可能去做那些几乎是关停所有经济活动的事情……如果没有那个信心的话……当时面临严重的公共健康风险,我想,如果当时没采取那些行动的话,就可能酿成导致几百万人丧生的瘟疫。

经济会重回正轨吗?是的,但不会那么快。最大的问题是我们面临许多小企业无法恢复……他们的客户基础被动摇了,他们的雇员们分散了,社区不再是以往那个社区。

所以我认为,我们要看到的是一个相当漫长的恢复期。如果说有好消息的话,那就是疫情发生前的经济状况非常好。所以我们是从一个强大而非软弱的基础上开始,如果说经济上有救命稻草的话,这算一个。

作为前州长,在面对我们现在所处这种紧急状况下,州政府都有哪些因素应考虑呢?

你总要安排好资产和资源,这样的话,如果最坏的状况发生,那就能做好准备了。关停的理由之一就在于……我们没有足够大的医院、医疗系统来应对可能即将到来的病例。所以,当医疗系统的被压垮到一定程度之后的就导致人们在不必要状况下死亡,因此当时采取那些措施是去缓解压力,不要让医疗系统彻底垮掉。坦白地说,这是个好的决策。

有许多州长……都在说:“让我们重归正轨,让我们重启经济吧”……各州状况各不相同,这就是为什么总统把这些决定权下放回各个州。这才是各得其所的做法!宪法第十修正案就是这样的,我依然相信宪法。但我还想说,我认为各州需要考察下他们能多快让人们复工,哪怕进行一些微调,也要重回正轨,因为没有比长期关停到什么东西都缺乏更糟糕的状况了,这是我所谓的公共健康版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人们开始乐不思蜀,习惯了关停,然后害怕离开这样的状态。

我们必须让人们重新开始做他们的日常要做的事情,比如说去教堂。我们不能让人们说,你可以去酒水店,但你不能在教堂里做车内礼拜,我们在肯塔基州、密西西比州和佛罗里达州都看到过这种情况。

在这个时代,教会和个人应该如何思考宗教自由和政府控制之间的平衡?

我们应该非常关注,这是我的担心所在:我们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教会自愿在网上或在停车场做礼拜是一回事,但我们不希望政府会对教会说:“我们暂停执行第一修正案。”第一修正案中的第一项权利是宗教自由,其次是言论自由和集会自由。如果说这些权利被政府中止了,他们最好有一个压倒性的理由。

在坦帕市希尔斯伯勒(Hillsborough)县的发生了一些粗暴的事情。治安官告诉那里的教会的牧师,只要他们实行社会隔离,并采取预防措施,他们就可以继续做他们的主日礼拜,教会做到了这一点——[投资]10万美元安装空气过滤系统,给每个人戴上手套,给他们所有人消毒剂。他们原本被告知可以举行礼拜,但在周一他们举行了教会礼拜后,牧师居然因此被捕并被传讯。当密西西比州格林维尔(Greenville)市、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Louisville)市等地的市长们开始派警察给车内的人开500美元的罚单,原因是他们参加在车里的礼拜,这就是可怕的事情了。

第一波是政府说:“嗨,人们都是自愿这么做的。下次我们有遇到事情,我们想要强迫教会服从一些政治正确的东西,那就告诉他们说他们不能聚会”。我们不能习惯这样的念头,就是于让政府告诉我们什么时候能聚会、什么话能说、我们应该如何如何。

所以,我们该怎么办呢?与你所选举的官员们联系有用吗?

好吧,这有用,尤其是在他们知道你正代表数百万潜在选民的时候。我加入我的信仰投票(My Faith Votes)运动的理由之一……就在于因为单单在美国,就有六千到八千万公开的福音派基督徒。

我想我们可以联系那些官员,但我们也能使用我们作为公民的权利。教会正在反击。比如说,坦帕市的教会,寻求自由公会(Liberty Council)的帮助。其他一些则通过捍卫自由联盟(Alliance Defending Freedom)、太平洋法律协会(Pacific Justice Institute)德州第一自由协会(First Liberty Institute)等途径。所有这些机构都帮助人们保卫自己并且积极捍卫他们的权利,这都是无可厚非的事情。我们应该感谢这些人挺身而出,真正是在为我们根本的、宪法赋予的权利而战。

对于那些关心11月投票的人,你会怎么说?

你应该关心。你应该投票,但是,你应该用你的信仰和价值观来投票。不要因为你认为他是在教堂里坐在你身边的理想人选,就把票投给他。要问一问:“这个人做的决定会不会让我有能力成为一个有自由意识的美国人,还是他会剥夺我的一些基本自由?”还要问一问:“他或她任命的人,他们会不会代表对我来说很有价值和重要性的东西,还是会做出一些决定从根本上伤害我教导孩子们关于合乎圣经定义婚姻、性别认同的能力?”

我们收到了很多关于选举季到来后会发生什么的问题,尤其是围绕着选民舞弊的担忧。你是否担心这个问题?

在没有新冠病毒的时候,我很担心选民舞弊,选民舞弊是真实存在的。我知道人们轻描淡写地说它并不存在,但它确实存在,它能影响到很多选举吗?也许不会但哪怕只有一次,那也就太多了。

我认为,在新冠病毒、政府关闭和社交隔离以及所有可能使人们远离传统投票方式的事情之后,我们需要担心的是,通过邮件投票的想法,而不加任何问责。如果一个人通过网络投票,我们怎么知道他是否诚信投票?他们会不会得到一个个人代码,一旦使用后就不能被其他人使用?有些事情是可以做的,但作为公民,不只是作为基督徒,而是作为公民,我们需要投票过程确保其透明度。我们需要可靠的选票登记、结果计算并可负责。

一个观众提问:在为即将到来的选举做准备时,有哪些圣经经文让你感到特别关注和阅读?

自15岁以来,我就一直觉得这段经文是我人生的座右铭,腓立比书4章13节:“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而且,这意味着我可以理智地投票,我可以作为一个公民.....每个人都可以参与。但这并不在于你有多聪明,也不在于你有多强悍,也不在于你有多重要,或者说你有多知情。关键是“凡事都能做”,这里的关键是“靠着基督加给我力量”。让我们永远不要忘记,我们的力量不是来自我们的教育,也不是来自我们与什么人或团体的关系。它来自于我们与神同行,这就是为什么[你应该]投票给你的信仰。不要只依据你的感受去投票,不要只依据你朋友的感受去投票,要投给你的信仰。

要祷告,严肃地祷告。我相信神会回应我们的祷告……如果我们说:“神啊,请赐我智慧,让我晓得该投票给谁。”如果我们不信神会回答祷告,我就根本不会建议大家去祷告,但神当然会回答我们祷告的。

可在youtube上的My Faith Votes频道上观看专访的全部内容。

请访问myfaithvotes.org网站,做好准备为我们国家、为我们的领袖们祷告,并以合乎圣经的方式为将要到来的选举思考并做好投票准备。

My Faith Votes(用我的信仰投票)是一项无党派运动,旨在激励,装备美国基督徒在选举中投票,从而改变社区并以圣经的真理影响国家。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