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當前頁面: 觀點與評論 |
神對我們問題的計劃

神對我們問題的計劃

德州,沃斯堡天際線日出。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這是智慧的年代,這是愚蠢的年代;這是信任之時,這是懷疑之時。這是光明季節,這是黑暗季節;這是希望之春,這是失望之冬。」

這是史上最偉大的小說之一,查爾斯·狄更斯《雙城記》的開篇。在我的一生之中,沒有什麼時候比今天更適合他這段話了。

《福布斯》頭條:「股市剛剛經歷1998年來最棒的一季度。」當然,這次暴漲緊隨着大蕭條後最糟糕的經濟下行。

高盛報告稱,全國性的口罩規定可以為美國經濟節省1萬億美元。但正如一位口罩立法領域的專家所指出的那樣:「美國擁有的是一種個人主義文化」,這使得戴口罩的要求備受爭議。

基督徒對最高法院裁定各州不能歧視宗教學校表示感謝。但一部由帕麗斯·傑克遜(Paris Jackson,邁克爾·傑克遜Michael Jackson的女兒)扮演耶穌的「褻瀆性好萊塢電影」卻引發了人們的憤怒。「百萬母親」團體(One Million Moms)發起請願,要求阻止該片向公眾傳播,稱其「嘲諷基督教,嘲笑有信仰的人」。

路易斯不曾說過的

據說是路易斯(C.S. Lewis)說過的這段話似乎很切題:「我們的內心渴望着某些地球無法提供的東西這一事實證明,天堂必然是我們的家。」然而,為了配合「雙城記」主題,我們也應該注意到,C.S.路易斯並沒有寫下這些話。但他確實寫過這樣一段:「如果我發現自己有一種欲望,而這種欲望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經驗可以滿足,最可能的解釋是,我是為另一個世界而生的。」

比起被認為是他寫的內容,我更喜歡他實際寫的。

和你一樣,我渴望一個不是 「雙城」而是一座城的世界。我渴望沒有悲傷的歡樂,沒有黑暗的光明,沒有痛苦的和平。

當然,這裡不是那個世界,這表明我們是為「另一個世界」而生的。但是,當我們在這裡的時候,我們可以和神一起為了我們持久的品格而重新定位我們暫時的挑戰。

本周,我們集中討論了品格的後果,以及聖靈必須使我們成為我們靠自己無法造就的人。今天,讓我們考慮一下我們這邊的過程。

遊覽歌羅西

我仍然記得大約25年前對歌羅西的訪問。這座古城(在今土耳其西部)在一世紀的一次大地震中被摧毀。它被重建,但幾個世紀後被廢棄,再未被發掘。我爬到了 「tel」(廢墟上長出的小山)的頂端,在地表下發現了大理石的碎片。

這座城的廢墟展現出了保羅對歌羅西基督徒們勸勉話語中的智慧:「所以你們若真與基督一同復活,就當求在上面的事;那裡有基督坐在神的右邊。你們要思念上面的事,不要思念地上的事。」(歌羅西書3章1-2節)

「要思念上面的事」是什麼意思呢?使徒說得很具體:「所以要治死你們在地上的肢體,就如淫亂、污穢、邪情、惡欲和貪婪,貪婪就與拜偶像一樣。……但現在你們要棄絕這一切的事,以及惱恨、忿怒、惡毒、毀謗,並口中污穢的言語。不要彼此說謊,因你們已經脫去舊人和舊人的行為,穿上了新人。這新人在知識上漸漸更新,正如造他主的形像。」(歌羅西書3章5節,8-10節)

引文里的「治死」在希臘語裡是主動命令式,是一個持續的命令。這不是宗教上的建議,而是神聖的命令。神命令我們「完全終止」(字面翻譯)保羅所列出的這些罪。今天如此,明天依然如此。

神不會要求我們做一些在他幫助下我們無法做到的事情。保羅解釋了神在我們成聖方面的作用:「又要叫基督的平安在你們心裡做主……當用各樣的智慧,把基督的道理豐豐富富地存在心裡……無論做什麼,或說話、或行事,都要奉主耶穌的名,藉着他感謝父神。」(歌羅西書3章15-17節)

「製造靈魂之谷」

當你和我尋求成為敬虔人,花時間在神的話語和敬拜中,他就會使我們成為我們所努力成為的人。我們想要順服的願望,使我們有能力成為順服的人。當我們做工,他也在做工。他救贖我們脫離這個墮落世界的挑戰,用它們來吸引我們在依賴的信心中歸向他自己。

奧斯卡·錢伯斯(Oswald Chambers)是這麼解釋的:「上帝要把你帶出來,純潔無暇,不受玷污;但他要你認識到你所表現的性情——你對自己權利的性情。當你願意上帝改變你的性情的那一刻,他的再造力量就會開始工作。當你意識到上帝的目的,就是要讓你正確地與他自己,然後與你的同胞發生關係的那一刻,他就會利用宇宙的最後極限幫助你走上正確的道路。」

讓我們把今天我們所生活的墮落之城看成是神為我們有一天要生活的榮耀之城所預備的。讓我們問一問我們所面對的每一個試探、挫折、問題和恐懼。我怎樣才能利用這些來更深地相信耶穌並使自己更像他?

約翰·濟慈(John Keats)說得很對:「願意地話,就這麼稱呼世界:『製造靈魂之谷。』然後你會發現這世界的用處了。」

你今天派這世界什麼用處呢?

此文源自吉姆·丹尼遜博士(Jim Denison)的每日文化評論(www.denisonforum.org)。

最受歡迎

更多觀點與評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