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當前頁面: 觀點與評論 |
特朗普在利用基督徒嗎?

特朗普在利用基督徒嗎?

你能相信嗎,有一群基督徒共和黨人正向其他基督徒和共和黨人發出警告,要他們在2020總統大選中別投票給特朗普總統。星期二的時候,反特朗普共和黨人的youtube頻道上發布了一則題為「特朗普在利用我們」的廣告。

(圖片:Shane Idleman)

和許多人一樣,基督教社群在對特朗普總統看法上的分歧讓我很困惑——但我並不意外。媒體正煽風點火,全世界都在聽。其中許多針對我們總統的內容常常引述所謂自由派基督徒的說法。這群人喜歡斷章取義引用聖經以支持自己的敘事。很好奇到底引領他們的到底是什麼東西:屬世界的規矩還是聖經原則。他們遊行示威反對特朗普的支持者們,打出這樣的標語:「你怎麼能同時追隨耶穌並唐納德·特朗普呢?」

特朗普並沒有利用我們,如果說利用的話,是我們在使用他(我是說用正確方式使用)。我們不是追隨這個正塑造一股潮流的人。然而,應該問一個更好的問題:「這個國家正走向什麼方向?」如果一個領袖缺乏基督徒的品格但將整個國家引回神的方向,那是壞事嗎?如果他們能極度減少殺害嬰兒的數量並極大擴張屬神價值觀,那是壞事嗎?如果他們讓恐怖分子們恐懼並讓美國安全,是壞事嗎?如果他們尊重努力工作並極小化白吃白拿,是壞事嗎?如果他們尊重執法部門並懲罰違規者,是壞事嗎?神並不基於一個人的品德來審判一個國度;神依據全體屬這國度之民的屬靈健康來審判。永遠不要忘記這一點。

同樣讓我感到警惕的是,有如此多的進步派並自由派在利用特朗普的過去攻擊他。感謝神,神並沒有利用我們的過去來針對我們中的許多人。他們也從世俗的新聞媒體中尋找新聞。但主流媒體的報道歪曲一切(是的,一切)來醜化特朗普總統。他們對他的仇恨壓倒了真相。他們的目標也很簡單明確:不惜一切代價讓特朗普下台。事實上,媒體正在利用許多所謂的「基督徒」煽風點火。我希望你能明白這一點:他們真正的目標是攻擊你我,攻擊我們的基督教價值觀。如果真要實話實說,那之前的所提到的新聞標題應該是:媒體正在利用我們而非特朗普利用我們。

絕大多數的批評並不在乎事實如何。他們對總統的仇恨比他們對謙卑的極度需求更顯眼。讓這些事情廣為人知:無辜的孩子正被保護,屬神的顧問正圍繞着特朗普總統,恐怖被控制,好的法官被遴選,社會主義被對抗,家庭正通過就業(黑人就業率達歷史最高)被支持鼓勵,禱告正被帶回學校,神的智慧被尋求等等等等。所以重申一下,我們不是追隨哪個人,我們正在重新興起一股潮流——回到神這裡的潮流。相比於總統個人的品德,我更關心我們國家的國民品德。

我經常用的一個比喻可以讓大家明白這個道理。一個鄰里守望計劃的負責人,負責深夜的治安保護,他以前有過一段婚外情。他偶爾會很粗暴、衝動,有時言語粗魯,令人反感,但他每天晚上都在勤奮地守望着這個鄰里。每周他都會邀請教會領袖到家中為他和他的家人禱告,並徵求他們的意見。他經常反對委員會中的其他人想制定對社區和孩子們有害的政策,比如主張實行開門政策,要求居民在一天中的任何時間都要允許任何人進入家中接受施捨。

這不就是你想要的那種領導你鄰里守望的人嗎?他的過去或他的行為舉止是否比他所取得的成果更重要?如果你在智力上是誠實的,答案並不困難。同樣,對於美國來說,答案也很簡單。同樣,我們不是根據人們的虔誠程度來投票,我們是在為美國未來的發展方向投票:生命權、將上帝的話語提升到應有的位置、任命保守派法官、確保美國及其邊境安全、創造就業機會、提高所有美國人的生活質量。

誠然,他並不完美......我們可以簡單地照照鏡子來驗證這個事實,但他是否在改進、學習和成長呢?他是否按照《羅馬書》第13章為美國人着想?要小心:我們聽到的關於特朗普的很多事情其實都是為了誤導我們。他身邊有一個無與倫比的團隊,每天都在提供屬靈的建議。你能想象有像傑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吉姆·加洛(Jim Garlow)、詹姆斯·羅比森(James Robison)、傑克·希布斯(Jack Hibbs)這樣的人,以及其他無數這樣的人對你的生活或我們總統的生活說話嗎?我們應該非常感恩。我發現具有諷刺意味的是,許多永不支持特朗普的人從來沒有考慮到這一點。我們應該歡呼雀躍,而不是一臉酸楚。

正如我在講壇上和文章里多次說過的那樣。我們必須記住,作為一個領袖,特朗普總統正在成長和成熟。神經常使用破碎和有缺陷的領導人。根據有些人的推理,我幾十年前的過去就會使我失去成為牧師的資格!我的過去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因為掙扎於失語症和閱讀障礙,我高中畢業時GPA績點只有1.8,我不應該在全國範圍內寫專欄文章,也不應該在電台和其他媒體上對數萬人講話。我的批評者會嘲笑我,但許多其他人會受到鼓勵(也就是說,如果上帝能使用我謝恩·艾德曼Shane Idleman,那麼如果我悔改並轉向神,神也會使用我)。我有瑕疵,我破碎,我徹底依靠神,而且我並不羞於承認這一點。我的力量恰恰從我的軟弱中而來(哥林多後書12章9-11節)。

重申一下,我們不是支持特朗普總統過去的生活方式,我們是支持回歸神的運動。神會使用不可能的候選人來完成他的目的。魚和熊掌不能兼得——今天的基督徒沒有中間地帶。你可以選擇一個會破壞我們所知道的美國,並帶領我們走上所謂社會主義康莊大道——甚至更糟糕方向的總統。或者,你也可以選擇支持特朗普總統。別無它途。

謝恩·艾德曼(Shane Idleman)是美國加州蘭開斯特「西部基督徒團契」(Westside Christian Fellowship)的創會牧師,有關他的書籍、講道,請訪問shaneidleman.com 。

最受歡迎

更多觀點與評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