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当前页面: 观点与评论 |
帮我们认识神的人:缅怀JI巴刻

帮我们认识神的人:缅怀JI巴刻

詹姆斯·恩尼尔·巴刻(James Innell Packer),朋友们称他为吉姆,以J.I. 巴刻的名字广为人知,于7月17日逝世,享年93岁。巴刻是备受尊敬的神学家,著述颇丰的作家,有超过165部著作,其中包括长期畅销的基督教书籍Knowing God(认识神,1973年)。

神学家J.I.巴刻论克制罪欲。 | (图片:Desiring God /The Christian Post)

对马库斯·艾弗里(Marcus Avery)而言,巴刻是圣灵用来拯救他生命的恩赐。超过15年的时间中,艾弗里每天都阅读由陶恕(A.W. Tozer),亚瑟·平克(Arthur Pink),史蒂芬·夏诺克(Stephen Charnock)当然还有巴刻所撰写那些关于神之教义的大作。艾弗里说,自己曾经是“不以基督为第一所爱的浪子”,但“我通过这些属灵巨人的著作发现,神是善的、令人向往的、令人愉快的。”由此,他在过去三年中通过许多次电话交谈而结识巴刻,他对有幸得到巴刻的指导而心怀感激,有时会流露出由衷的泪水。

随着我们所启动的一个项目,帮助新的一代人去重新发现这些过去的一些著作,尤其是能帮助我们理解神之人格和特性的那些著作,艾弗里开始探究巴刻的洞见和祝福。尽管随着年岁增长,巴刻的工作量减少了,但他依然和蔼地以自己的建议和祷告来支持我们,他说:“我能将神之寻求者(God Seekers)项目视为自己事工的延续。”

“如果我能再活一次,我会就神之教义写更多东西。”巴刻说。

巴刻常年奉行慷慨的侍奉精神,每当巴刻的妻子基特(Kit)在餐桌上把艾弗里的电话带给他,他也会称呼艾弗里为“亲爱的兄弟”。他提出内容方面的建议,并鼓励我们继续,以一种易懂、吸引人、充满爱的方式,把这些基本的神学概念写出来。

对于这个任务,我们必须以他为榜样。他展现出了他对上帝的热诚之爱,也展现出了他对受众的爱。他使我们所有人都正确认识了上帝的人格,并使我们为他这样做而感到高兴。他向我们展示了一位我们可能从未认识过的神,一位大能、慈爱、慷慨的神,三位一体的救主。

他的文字和教导的深度,已经被教友、学生、牧师和教会领袖所接受,跨越了绝大多数教派和宗派的界线,也被世界属灵社群中许多人所接受。然而他从未停止过探索学习的脚步。他说过:“当基督的门徒,就意味着要做一个学习者”。

巴刻以推动教会中正确神学教导为个人的首要任务,随之则应是门徒操练和培训。他严格关注自己的神学理解和个人与神的关系。通过勤奋的学习、祷告和侍奉,他全心、全神、全意、全力爱主他的神。

他的动力不仅仅是讨论他所说 “游荡教会”那种不温不火的状况及其需要更加以基督为中心的教导、圣灵带领的事工和属灵的成长,他还为教会祷告,祈求纠正和支持。为此,也许我们对巴刻最大的怀念就是引用他自己的一些话,因为我们必知,即使是现在,他也在为我们代祷,与主面对面,为要让我们明白而祷告。

在论及诗篇119篇时,巴刻写到:“你能看到,诗篇作者对获得有关上帝的知识的关注不是理论上的,而是实践上的。他的至高渴望是认识和享受上帝本身,他重视有关神的知识,而这只是作为达到目的的一种手段。他想了解神的真理,以便他的心可以回应它,他的人生可以合乎这真理……我们的态度也必须如此……我们必须在学习神的过程中,寻求被引导到神面前。”

在那些认识巴刻时间最久并最了解巴刻的人对他的许多悼词中,我们会发现他的许多成就和职位,从他在牛津大学的学术研究,到他关于清教徒救赎观的论文,到他作为牧师、图书馆员、校长的岁月,他在维真神学院(Regent College)的教授职位,以及他多年来担任重要出版物和项目的编辑和总编等。我们认识巴刻个人的时间很短。但这才是真正的重点,不是吗?因为即使是对我们这些接触最少的人来说,巴刻博士,你帮助我们认识了上帝。

凯莉·萨尔曼在达拉斯神学院获得神学硕士学位,有20余年的写作、编辑和辅导作者经验。

最受欢迎

更多观点与评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