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常情况下,医生和医院对于没有能够成功地阻止病人死亡需要承担责任。但是最近俄勒冈州的一对夫妇胜诉案件的判例显示,医生也需要对未能阻止一个生命的出生而承担责任。

没有教会的基督教可能吗?“我相信神。我不是一个宗教狂热分子。我记不得我上次去教会是什么时候。我的信仰带我走了很长一段路。它是希拉主义。只有我自己微小的声音……只是试着爱你自己并善待自己……”

我们越来越把自己看成是有大脑的生化机,而不是一个灵魂。玛西娅•安吉尔博士(Dr. Marcia Angell )在《纽约书评》上开始写了一个由两部分组成的系列文章。“看起来美国人正处在一种流行性精神疾病的肆虐中,至少可以通过正在接受治疗的人的数目看得出来。”

过去多年来,尼日利亚北部的基督徒一直受到“博科圣地”(Boko Haram)这一基地组织附属团伙的谋杀和种族清洗。“博科圣地”这一名字的含义是“(圣经学习)是被禁止的”,他们宣称要杀死每一个尼日利亚的基督徒,在尼日利亚强制推行伊斯兰教法。

如果过去的十年教导了美国什么,那就是绕过法律的后果是无所得,尤其是对外政策。

之前听说一位老朋友离开了他的妻子,在我看来,他一直是那么虔诚的基督徒。至今,我还记得听到这一消息时我的悲伤,既震惊又失望。他怎么能这样?委身于妻子和上帝的人,怎么能爱上别的女人呢?

神设立婚姻为了男人的好处(抑制并引导他的性欲),为着女人的保护和尊严,并人类社会的繁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