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世界说性取向不可变化,性别可改变?(二)

Matt Moore

上星期我向订阅我博客的读者们发了封电子邮件,请他们把自己最关心的性与基督教信仰相关问题发给我。然后我挑出了其中7个常见的问题,打算在接下来7天里每天回答一个,以此成为一个总共7篇的系列文章。

第一部分“一个人处同性关系又可是基督徒吗?”,请点击这里

今天的问题是:“为什么世界说:未经选择的性取向不可变化,而未经选择的性别却是可以改变的?”

这个问题确实让我大吃一惊。即便对一个经常考虑这类问题的人而言,这两种思路之间的矛盾也从未进入我的视野。

我们的世俗文化(不是我,而是世俗文化)所认定的乃是下面这些东西:

• 同性恋的性取向在出生前/出生时就已经确定了,所以那就是好的,不需要改变。
• 性别是在出生前/出生时就确定的,不过要是愿意的话,变性也可以。
• 人无法选择自己的同性恋倾向,因此这是神创造的。
• 一个人并不能选择自己的性别,不过如果他们不打算接受的话,那神就不是这么创造他们的。
• 试图改变一个人的性取向对人有害,因为这是改变他们原本被设计的模式。
• 试图改变一个人的性别对一个人有好处,因为他们是在纠正一个错误的设计。

从根本上说,世界的看法是,一旦牵扯到了同性恋的感觉,那神就没犯错,不过一旦涉及到性别问题,那神就犯错了。

我们文化的信仰系统从头到底就是一团乱麻。这里不仅仅有矛盾,而且他们这些推断也都缺少真正客观的基础。世界的信仰系统并不是建立在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之上,而在于自己的乐意所在。

说得更明白一下,世界说,同性恋的感觉乃是神所命定的、不可改变的,因为他们想要这些同性恋感觉变成由神命定、不可改变,同样,他们也说身体的性别并不是神所确定的、可改变的,因为他们想要那并非神定、可以改变。

没有信仰的文化把人天性(性别)里好的一方面视为应该改变的,只要我们乐意,他们把人类天性(有罪的倾向)中坏的方面则视作永远不该被改变的——哪怕我们想要去改变。他们不仅仅鼓吹我们要接受自己有罪的性欲,更要让我们堕落的欲望变得骄傲、自私、贪婪、好色、贪得无厌等等。没有信仰的文化从完全悖逆圣经、悖逆基督教的视角去看待世界和人类天性。

罗马书1章告诉我们恰是为何世界会有对现实有如此混乱、颠倒的看法:

“因为他们虽然知道神,却不当作神荣耀他,也不感谢他。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自称为聪明,反成了愚拙;将不能朽坏之神的荣耀变为偶像,彷佛必朽坏的人和飞禽、走兽、昆虫的样式。所以,神任凭他们逞著心里的情欲行污秽的事,以致彼此玷辱自己的身体。他们将神的真实变为虚谎,去敬拜事奉受造之物,不敬奉那造物的主。主乃是可称颂的,直到永远。阿们!”——罗马书1章21-24节。

世界弃善从恶乃是因为世界所弃的乃是最高实在:神。

我们被设计成为爱我们之神的崇拜者,不过我们并没有这么做,而是一起把“不能朽坏之神的荣耀变为偶像,彷佛必朽坏的人和飞禽、走兽、昆虫的样式”,并且“将神的真实变为虚谎,去敬拜事奉受造之物,不敬奉那造物的主。”

我们拒斥了神对我们人生的善治,选择与他隔绝、悖逆他的人生。这样的偶像崇拜让我们的心思意念变得黑暗、扭曲。我们称恶为善,称善为恶。我们为了玷污而欢呼并且玷污圣洁之事。我们憎恶纯洁,热爱污秽。我们试着去改变我们不该改变的东西,对我们应该做出的改变却无动于衷。

世界总是充满欺骗,因为它永远在崇拜偶像。幸而有福音,那才是医治所在!这种医治乃是以对神的真正崇拜代替人心中对神的真正悖逆——这只能从耶稣基督里的拯救而来。因他替代罪人而死,耶稣既去除了我们的罪,又给了我们一颗真正爱神的新心。当我们将信心建立在神独一爱子牺牲所成的工上,我们对现实混乱、颠倒的看法就开始消退,我们开始看到事物的本来面目。我们开始称善为善,视恶为恶。崇拜神让我们在真正的现实中去思考、去行动,因为我们把自己交托给了最真实的存在。

在信靠基督中相信神是我们能够正确看清世界——以及看清自己的唯一办法。

所以,世界无理可循才是理所当然。世界连左右手都分辨不出。他们迷失了——这是最为绝望的一个词汇。让我们为世界祷告吧,尤其为依然身陷LGBT(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变性人)之中的人祷告,开他们的眼睛,让他们看到一个爱他们、拯救他们神之美,让他们把自己交托给神。唯其如此,其余万物才能回归常态。

明天我将要谈论的问题是:“对于已婚有孩子却想离婚追逐同性关系的人,你会对他说些什么?”

我将每天在脸书上更新本系列博客文章,如果你想以电子邮件的形式阅读(也可以参与未来的调研),请点击这里

(翻译:尤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