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后悔堕胎:被计生协会欺骗的女人说出真相

我后悔堕胎:计生协会欺骗的女人毫无保留地说出真相(图片:BOUND4LIFE)独自哭泣的女人。

无法回避的头条新闻。医疗进步中心已经发布了六个令人心寒的视频,详细讲述了计划生育协会获取堕胎婴儿组织和器官,用于科学研究。

这些视频显示,高管们轻松地讨论着,他们如何为获取器官讨价还价,“现行利率”一般是每个标本30至100美元。

永无休止的堕胎争论,派系的数量没有任何限制——支持堕胎、反堕胎、政党、总统候选人、生命伦理学家、法律和宗教学者——大声要求媒体关注,吹嘘他们特定的观点。

但你几乎听不到那些辩论中心人们的声音:数以百万计的“沉默受害者”。对她们来说,自1973年堕胎合法化以来,这一直是令人痛苦的、改变人生的经验。我借我的声音,代表堕胎后社区 ,任何人计算都可以知道,这在我们社会中占有很大比例。

我们为计划生育的信息?你背叛了我们!

几十年来,我们相信计划生育协会可以提供适当的医疗保健——但是我们被惨重地欺骗了。当我走进他们当地的诊所,计划生育协会没有看到一个需要帮助的女人——他们看到的是美元符号。

1973年,我没有被告知会要接受的医疗程序;我也从来没有接受咨询,甚至是回访电话。

我走到前门,用现金支付服务,然后被带到后门——但直到堕胎师告诉我,“好消息:你没有孩子了。”

我们希望,对全美最大的堕胎供应商进行全面调查,这会揭露这种欺骗的程度之深;也许只有这样,最脆弱时刻的女性身体、精神和情感需要才会最终被放在第一位。

几十年来,美国妇女已经被告知,她们可以堕胎,却有很少或者不会有什么后果。没有什么比这更远离事实。堕胎是一项不自然的过程,中断人体的主要功能之一。

女人的身体会自然地抵触堕胎,造成身体和精神上的痛苦。并不是我一个人有这种思维定势——有成千上万像我一样的人,女人后悔堕胎,默默地承受痛苦。长久以来,她们紧紧抓住这个逐渐吞噬她们的秘密。但是,一天一天逐渐地,我们发现着我们的声音。

我后悔堕胎:计生协会欺骗的女人毫无保留地说出真相(图片:BOUND4LIFE)黛比·怡福德(Debby Efurd)是180法案(Initiative 180)主席及联合创始人。

1963年,计划生育协会《计划你的孩子》(Plan Your Children)的小册子称,“堕胎杀死婴儿的生命,这生命已经开始了。这会对您的生活和健康造成危险。”

之后十年的期间,发生了什么?1973年8月,最高法院对罗伊诉韦德案进行了判决。难道堕胎突然变得安全了吗?当然不是!

改变的是,堕胎变得有利可图,真相被隐藏在推动“女性权益”豪言壮语的背后。

如果,就像这些视频所说,计划生育协会操纵堕胎程序,以获取完整的胎儿器官,毫无疑问女性医疗保健这部分是个误导性的策略,来吸引女性,却没有考虑过长远的影响。

谎言的面纱终于被揭开:法律被打破,人权被侵犯,我们都被骗了。没有办法“粉饰”这一点。

正如奥巴马白宫前职员迈克尔·韦尔(Michael Wear)所说,“我们使用堕胎人体器官,应该烦扰了我们整个社会,而不只是提供这些器官的婴儿。”

的确如此。

越来越多的研究证实了堕胎造成的危害——不仅对母亲,而且就对社会造成的余差效应而言。所谓堕胎的“解决方案”,现在证明是个不利因素。堕胎确实造成伤害。

如果我们真正对信誉良好的医疗保健感兴趣,那么任何打破联邦法律,从事公然无视道德医疗业务的组织,都应该被撤资和解散。

美国女性应该得到更好,好得多的医疗保健,而不是计划生育协会奸诈的手,她们一直任由其处理。

这篇文章最初发表在Bound4Life.com。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