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美国最大的神学院是哪些?

2016年8月时,我开始通过评估注册学校入学人数的办法去解读美国新教神学院的状况。结果表明,那些寻求为教会事工受训的学生受正统、福音派新教机构压倒性吸引。与此同时,全国最小的注册新教神学院里,包括三家圣公会(Epicopal)神学院和两家浸信会合作团契(Cooperative Baptist Fellowship ,缩写为CBF)神学院。

这些排名今天又如何?我在想,过去四个学年中,美国最大的新教神学院是否发生了显著的变化。而那些小型的进步派神学院又怎么样了?他们在过去3年中表现如何?他们经历了奇迹般的增长还是持续不断的衰退?

考虑到富勒神学院(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从排名第一的位置上跌落下来,一家进步派浸信会关门还有一家复临安息日会(Seventh-day Adventist)的学校现在进入排名前十,这里方面确实有值得注意的变化。

来自于神学院校协会(Association of Theological Schools,缩写ATS)的报告提供了其成员学校自1975到2018-2019学年的数据。参与这次评估的神学院必须是在ATS注册的神学院并且能授予学位,而不是大学里的院系、研究所等。同样,所选取的名单也只是对美国新教教派里的全日制在校生(full-time students enrolled,缩写为FTE)进行比较。

值得注意的是,今天美国最大的三家新教神学院都是美南浸信会(Southern Baptist Convention)的附属机构。这是自2015-2016年以来最大的变化,当时富勒神学院还占据着榜单第一的位置,拥有1542名全日制学生。

美南浸信会神学院(Southern Baptist Theological Seminary)现在是本国最大的新教神学院,从2015-2016学年至2018-2019学年间,全日制学生增长了20%。西南浸信会神学院(Southwestern Baptist Theological Seminary)在这些学年内,经历了32%的惊人增长。

除了富勒和三一福传神学院(Trinity Evangelical Theological Seminary),2015-2016榜单前十位的学校都发生了增长。富勒神学院是跨宗派新教神学院,入学人数(FTE)在2015-2016年和2018-2019年间下降了18%。三一福传在2017和2017年间全日制学生人数增长了43%,但整个2015-2016到2018-2019学年间则略微下降了10%。

安息日复临会神学院与安德鲁大学(Andrew University)相连,位于密歇根州贝林斯普林斯(Berrien Springs),该校上升到了第10的位置,在2015-2016到2018-2019学年间,全日制人数上升了7%。

2016年时,有6家美南浸信会附属神学院当时在(现在依然在)美国最大的神学院榜单上,当时有2所自由派浸信会合作团契附属院校位列最小的神学院。肯塔基州神学院(Baptist Seminary of Kentucky)2015-2016学年录取了31位全日制学生。这数字在2018-2019年下降到了24。

里奇蒙的浸信会神学院(Baptist Theological Seminary at Richmond,BTSR)则是一个比较悲伤的故事。该校起初是家独立特行的进步派浸信会神学院,与另外六家美南浸信会的院校不同。2015-2016学年时,该校有42位全日制学生。但到了2018-2019年,数字略微下降到了35。然而按照浸信会全球新闻(Baptist News Global)的报道,2018年11月时,学校宣布“因为财务压力”而关门。2019年6月30日,里奇蒙的浸信会神学院停业了。

以自由派们为主流的新教宗派继续拥有最低全日制学生入学人数。圣公会附属的总会神学院(General Theological Seminary)去年有33位学生。基督门徒会(The Disciples of Christ)附属的莱克星顿神学院(Lexington Theological Seminary)有37人而美国福音信义会(Evangelical Lutheran Church in America, ELCA)附属的路德宗南方神学院(Lutheran Theological Southern Seminary)在2018-2019学年间有42位全日制学生入学。

依然还是有例外的。举例来说,向植物忏悔的小教堂,纽约联合神学院(New York’s Union Theological Seminary)是上周的舆论热点。该校原本是一家自由、宗派间的神学院。尽管许多人认为这种向植物忏悔的蠢事不会吸引学生,但根据报道,该校去年有219个全日制学生,还算不错。

从整体上分析数据之后,要预估美国新教宗派的未来就相对容易了。附属于像美南浸信会这样正统的、福音派的神学院将经历入学人数将显著增长,而自由派学校则会关门。与此同时,本国的新教神学院中最低入学人数则反映与之相关的自由派主流宗派的衰落。

最新的ATS报告继续确认我在3年前的发现:受召从事教牧的全日制学生更喜欢正统的基督教,而非自由派的跟风者。

美国最大的10家新教神学院,2018-2019学年,全日制学生人数


 

#1美南浸信会神学院(Southern Baptist Theological Seminary),1731

#2西南浸信会神学院(Southwestern Baptist Theological Seminary),1521

#3东南浸信会神学院(Southeastern Baptist Theological Seminary),1417

#4富勒神学院(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1257

#5阿斯伯里神学院(Asbury Theological Seminary),1246

#6中西浸信会神学院(Midwestern Baptist Theological Seminary),1215

#7达拉斯神学院(Dallas Theological Seminary),1111

#8新奥尔良浸信会神学院(New Orleans Baptist Theological Seminary)873

#9戈登康维尔神学院(Cordon Conwell Theological Seminary)826

#10安息日复临会神学院(Seventh-day Adventist Theological Seminary)745


Chelsen Vicari是宗教与民主研究所(Institute on Religion and Democracy)福传项目负责人。欢迎在推特关注她:@ChelsenVicari。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