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的讲坛并非属神讲坛——青年领袖是2020年的关键

(照片:REUTERS/Mark Makela)西费城高中(West Philadelphia High School)选民登记站里放在圣经上的微型美国国旗,摄于2014年11月4日中期选举日的早晨,宾夕法尼亚州费城。

拜推特、脸书、Youtube等上面大规模的广告攻势所赐,我们正在见证年轻一代当选官员的急速涌现。可悲的是,影响着下一代人的是话术、是错误的信息,而非品德和真理。

最近我写过一篇以社会主义和边境为主题的社论,我们国家所产生的分裂主要是圣经世界观和缺少圣经世界观人群间的分裂。圣经学习者们明白,神使用政府领袖,是要完成神的目的和计划。

总统并非“总牧师”,他是“总司令。”许多人有所混淆,因为他们并不理解政府的角色何在。政府的设立是由神创造,以此来管理人类——去保护、去捍卫、去行出公义。我们不能给道德立法,但我们能限制恶并阻止错误行为。真正的问题在于“谁的”道德占上风?

对基督徒青年领袖而言,沉默不再是金。我们不能在躲藏在“我不想涉足其中”这借口之后。作为领袖,我们被授予了特权,至少在现在,能够让人处在领导的位置上。无论我们喜欢与否,我们都已经置身事内了。安静的讲坛不是属神的讲坛。

正如最近一篇文章所说:我们所生活的国家到底是什么样的国家呢,一个刚刚当选的女众议员就能发表推特说要“弹劾(直截了当!)”我们的总统?与言论自由相伴的是道德责任,而不是道德败坏。尽管许多人并不赞同奥巴马的政策,但绝大多数人都相当尊重他的职位。而国会议员这样的行为绝不应该被允许,但这却表明我们所前进的方向。人们会用一切言辞和行为来推行自己的计划——谎言、操控、制造假新闻正是当前许多人的新战略。

我们不是在为什么党派、什么人投票,而是为原则投票。那些正在竞选的人会把我们带往什么方向?这才是我们都应该提出的问题。我们的领袖要施行保护、执行公正,捍卫国家、容得下宗教自由。教会是要关怀人,持守神的话语,作为国家的良心来侍奉。你也许要在2020年前就牢记这段内容。

当然,积极者们不该指望所有人都能拥有他们对政治的热忱,那些相信基督徒应该远离政治的人也必须明白,神明确呼召一些基督徒给华盛顿带来一些不同。神既然建立了政府的概念,那他又怎么会不渴望合乎神的领导层呢?绝大多数想要不谈“政治”牧师们真正的用意是不想有染指之责,但我们是受召成为守望者而非懦夫。要在为时已晚之前觉醒!

重问一遍,神为什要设立我们美国这样的政府却不要求我们参与进去呢?尽管我的首要呼召是讲道,我也为那些参与并影响美国政治大势的基督徒们感谢神。我希望能有更多这样的基督徒。当东西两岸之间道德并文化大战如火如荼,我们更迫切需要灵性麻木中觉醒过来。“战争所在,即战士的忠诚被考验的所在”(马丁·路德语)。这战争是为我们国家每个灵魂而战。这是我们的选择——或胜或败。

我之前也提过这些内容,但我们需要重温一遍。如下是一些我最近听到的阻止年轻领导人参与其中的评论:

1.道德多数派(The Moral Majority ,1980年代)永远把教会与共和党关联起来。我们是为原则投票,而不是为特定党派。我们需要被原则驱动,而不是党派驱动。“那以公义治理人民的”(撒母耳记下23章3节)。我们需要更加谦卑、更加敬畏神的领导人。谦卑并不意味着领导人成为被动的小卒,而是说他们要过完全交托给神的人生,他们更关注于神的想法而非民意调查。

2.基督徒们“总在反对一些事情。”基督徒不会以别人为代价来扩大特定的一些问题;我们是强调有些事情特别重要。并非所有的问题都一样重要。如果每件事情都必须优先考虑,那没什么事情可以优先考虑了。那些勇敢并坚定支持圣经真理的人常常被视为“总在反对一些事情。”不过,如果我们支持婚姻是一男一女之间的事情,那我们必须反对同性婚姻。如果我们支持生命的神圣性,那我们必须反对堕胎。如果我们支持平等,那我们必须反对奴隶贸易/性交易等等。以爱来言说真理常常导致的结果就是“反对”一些有争议的事情。这是不可避免的,也不该避免。我们受召是要弘扬真理并且清楚展示真理。我们必须为根本的问题而战:“根基若毁坏,义人还能做什么呢?”(诗篇11篇3节)

3.政治是坏的,冒犯人并导致分裂。我们并不能通过我们所说的话是否冒犯了什么而对其进行评判。一个国家的法律是其基础所在。政府不可能对其所建立之上的根基保持中立或与之分离。当然,有许多政府,包括我们自己的政府,常常做不到这点;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努力站在神的一边,而非总是想当然认为神会支持我们。神设立了政府的机制,但神并不会赞同每一种样式的政府。

参与到政治中时,我们不必放弃自己的伦理、在原则上有所妥协——把盐留在罐里,把灯藏在斗下,又有什么益处呢?“政治”不是什么贬义词。简单说,政治指称的是与政府统治或带领一群人相关的事情。政治不会拯救美国,但为了实施变革、荣耀神并且帮助人,我们必须采取行动,也就是说,参与政治进程。

我们无法通过强行设立一些法律、规则来改变人心,但我们能控制恶并阻止错误的行为。认为神不想要我们选出属神的领袖并且推行属神的立法,这是与神的本性相悖的(参见罗马书13章)。

4.教会与政权要分离。法院曾以臭名昭著的“隔离”一词来禁止宗教活动,尤其是那些宣扬基督教原则的活动。可悲的是,许多人相信“政权与教会的分离”是宪法条文,然而事实上,这术语在宪法中根本不存在。对这点要保持清醒,如果你是公立学校、公立大学甚至是所谓“基督教”大学的学生时尤其如此。

《独立宣言》的作者托马斯·杰弗逊在1802年一封写给康涅狄格州丹伯里(Danbury)浸信会的私人邮件中使用过这个词。当时浸信会担心政府在有一天会想要给控制宗教表达。讽刺的是,这正是我们今天所目睹的事情。杰弗逊使用这词的本意是要保护宗教表达,其方法就是在教会和政权之间建立一道隔离墙,由此巩固联邦政府不得打击宗教自由这事实。政府不能设立国教,但政府能公开而且毫无惭愧地承认神的主权之手。承认不是设立。

5.福音顾不上参与政治;这并非我们使命所在。这真就是一个反对行动的借口。当然,美国的首要问题并非政治问题,而是被称为罪的属灵问题。教会的首要目标并不是要成为政治运动,而是成为属灵的影响力。政治不会拯救美国,就好像哑铃无法拯救落水的人。话虽如此,我们也不能无视神赐予我们的公民职责以及政治对我们社会的巨大影响力。去要告诉那数百万被屠杀的婴儿,福音不让你顾不上干涉此事吧。

神的话语是要去对质、认罪并转离罪——政治的焦点问题无法避免。许多人会说:“我们不应该去说、去做任何政治方面的事情。我们所要做的一切就是去传讲福音。”小心啊,尽管福音是我们的首要焦点,但这不应该成为反对行动的理由。神因着我们的属灵基础而祝福并维持着美国。我们能对此视而不见吗?

谢恩·艾德曼(Shane Idleman)是美国加州兰开斯特“西部基督徒团契”(Westside Christian Fellowship)的创会牧师,有关他的书籍、讲道,请访问shaneidleman.com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