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托·奥罗克,气候变化以及世界末日

我这就要孤军奋战,发布一个大胆的预告。与贝托·奥罗克(Beto O’Rourke)的预言相反,我认为世界不会在12年之内灭亡。至少不是因为气候变化的关系。是的,我就这么说了。

当然,存在的可能是主选择在12年之内再临。不过,这是另一码事。

在这为气候变化歇斯底里的时代,末日时钟已然滴滴答答响个不停了,而且越走越快。

“科学家们一致认定,我们只剩下不到12年的时间,还必须对此危机采取极其大胆的举措。”奥罗克表示,“我们能做到吗?我不知道。这是摆在我们每个人面前的问题。你想做到吗?”

拯救地球的12年倒计时。否则的话,我们就完了。

现在,要完整介绍一下,我站在气候变化专家的对立面。

我从来没读过一本这主题的著作。我只读过几篇相关的文章。而且就我所知,我电台节目里只有一个专家谈过这个问题(那可是在电台谈话节目里超过10年时间谈这个题目)。

但我对这些夸张手法了如指掌。我对诉诸于大众歇斯底里的手段也了如指掌。气候变化当然是其中之一。

我记得曾经在比尔·克林顿竞选总统时看到的一个电视广告。一对老夫妻家里着火了,但消防队却姗姗来迟。

为什么呢?那是因为共和党如果当选,那就会采取邪恶的政策。消防部门和警察会人手不够。削减预算很致命。毫不夸张。

如果比尔·克林顿没当选总统,老人们就会被烧死。

现在更糟糕了。如果我们不采取行动,全世界就完了。这意味着我们必须选本托·布罗克当总统。他会拯救地球。

再引用他自己的话,科学研究已经表明:“我们应该调动全国的一切资源来迎接这一挑战,减少我们对矿石燃料的依赖,达到零排放,这意味着我们必须释放更少的温室气体,我们还必须种些植物来吸收温室气体和碳,并且对这技术进行投资,让我们能吸收已经在空气中的这些东西。”

我们有12年的时间来做这事。否则就完了。

可怕之处并不在于这位新总统候选人相信这个时间表是真的。

而在于今天的知识界已经到了他说这些东西都没人嘲笑、没人批评的程度。更糟糕的是,他相信这些信口雌黄的东西能对他的竞选有益而非有害。他也许是对的吧。

换句话说,不仅仅是激进左派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会提出:“考虑到气候变化可能在未来几年造成的困难,生孩子可能是不道德的。”(直接引用她的原文是:“科学界一致认为,儿童的生活将会非常困难。这确实让年轻人有了一个合理的问题:还要生孩子吗?”)

更有甚者,最近一个头条新闻宣布:“新的‘出生打击(Birthstrike)’运动让妇女因气候变化对孩子说不。”

是的,“一些女性在近些年发现减少平均碳排放的办法就是什么都不做。”

研究表明,不生孩子是我们能降低自己碳排放的最有效办法,越来越多的女性开始思考,是不是自己应该生儿育女。”

所以,我们用不生孩子的办法来拯救人类。太聪明了。

这可比中国的一孩政策更短视。

然而,许多人相信,世界末日近了——重申一下,这不是基于圣经的预言,而是基于气候变化的末日启示。而以奥卡西奥-科尔特斯和奥罗克所散布那些以恐惧为基础的言辞只会让此火上浇油。

你能想象,如果南希·佩洛希(Nancy Pelosi)愿望达成,把投票年龄下降到16岁,会发生什么啊?

我坦白承认,唐纳德·特朗普在总统竞选和任职期间一致在运用这种基于恐惧的言辞。(确实,政客们无论立场如何都会这么做。)

而且我也承认,环境问题需要引起关注。启示录里甚至提到了有人要败坏世界。(启示录11章18节)

但这种小题大做、末日式的气候变化论调必须被怀疑。问题在于:这种歇斯底里会得到其应有的怀疑、批判,还是变得更加狂热?

奥罗克赌的是后者。

我当然希望他错了。

那是因为此时此刻,对气候变化的歇斯底里远比气候变化本身更加危险。

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拥有纽约大学近东语言和文学博士学位,在多个神学院担任教授。他著有25本书,并且主持一个全国性的每日广播脱口秀《Line of Fire》。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