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基纳法索的殉道者:知道他们的名字

(图片:Khym54 via Flickr)布基纳法索的一间教堂。最近两位基督教教会领袖被绑架事件在该国东北部基督徒社区中带来焦虑氛围。

5月12日星期日,大约20-30个枪手在弥撒举行时进入一家位于布基纳法索国达布罗村(Dablo)的天主教堂,开始向会众射击。包括神父西缅·延帕(Simeon Yampa)在内的六人丧生。袭击者纵火焚烧了教堂并困在教堂中的礼拜者。

可能95%的美国人无法在地图上找到布基纳法索。但这并不意味着那里基督徒的遭遇就不那么重要或不配得到我们的关心。

事实上,这是该地区两周内发生的第二起教堂袭击事件。复活节后的星期日,“骑着摩托车的枪手们”袭击了临近省的一个五旬节派教会,杀死了牧师皮埃尔·韦德罗戈(Pierre Ouedraogo)和五位礼拜者。

布基纳法索在1984年时改成现在的名字,之前被称为上沃尔特(Upper Volta),直到数年前对基督徒而言依然不是什么危险的地方。尽管基督徒只占人口的四分之一,但这个国家与其他的穆斯林占主流的国家不同,并没有列在“敞开的门”(Open Doors)机构的排行榜上。

正如基督邮报所说:“尽管布基纳法索是一个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不同宗教人群总体而言还是和平相处的。”

最近的这些袭击事件发源地在邻国马里境内,该国被列在敞开的门的名单上。自2012年开始,马里中央政府与伊斯兰分子及其支持的武装力量之间冲突不断,该国陷入泥潭中不可自拔。

即便在法国军方平息了最初的冲突之后,伊斯兰圣战者继续在马里肆虐,该国因“政权软弱的合法性让公民在一系列惊人事件面前无比脆弱”。在这样的情况下,马里的这些暴力事件也波及到了布基纳法索,伊斯兰分子不仅仅袭击基督徒也针对那些被认为不够穆斯林的人。

在杀害了延帕牧师和他的教民之后,袭击者“摧毁所有卖酒的地方”,这是正在进行中试图在撒哈拉沙漠和中非雨林之间的非洲建立“伊斯兰国”运动的一部分。

自2016年开始,有超过200起袭击事件,单单过去的两个月中,就有超过7万人被迫背井离乡。

随着首都以外地区秩序的恶化、政府权威式微,主要从马里和该地区其他国家而来的伊斯兰圣战者们肆意妄为却不受惩罚。这所谓的自由就通过袭击教堂内外的基督徒来表现。除了已经提到的这些袭击之外,伊斯兰圣战者还瞄准了传教士们。三年之前,位于伊斯兰马格里布的基地组织杀害了来到该国进行传教的六位加拿大人。

鉴于事件进展,该国仇恨基督教的人对基督徒的威胁越来越大,而混乱也愈演愈烈,我估计布基纳法索很快将出现在敞开的门的《环球守望名单》(World Watch List)上。

圣经命令我们“随时多方祷告祈求,并要在此警醒不倦,为众圣徒祈求。”对我们受迫害、在苦难中的弟兄姊妹尤其如此。他们为身负“基督徒”的名号所付出的代价我们能难以想象。我们至少应该了解他们的处境,让他们的苦难不至于无人知晓。延帕和韦德罗戈的名字为神所知。同样,他们也应该为我们所知。

请点击此处下载mp3音频资料。

参考材料

布基纳法索暴力事件愈演愈烈,作者萨拉·马斯林·尼尔(Sarah Maslin Nir),纽约时报,2019年5月18日。

原文最初发表于Breakpoint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