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當前頁面: 觀點與評論 |
呼喚真先知

呼喚真先知

華萊士·亨利(Wallace Henley)。 | (圖片:Scott Belin)

史蒂夫·科特斯(Steve Cortes)於7月1日在RealClearPolitics網站上撰文表示,美國需要一位「偉大的保護者」。在科特斯看來,唐納德·特朗普需要完成從「偉大的干擾者」向「美國人民,尤其是中產階級的偉大保護者」的角色轉變。

然而,我們現在需要遠比這更加偉大的人物。當代的瘋狂時刻促使人們呼籲真正的先知起來做先知的工作。預言的真理是一團火焰,可以把那些使人們與上帝和彼此隔絕的謊言和歪理邪說化為灰燼。

耶穌自己在馬太福音24章中預告過「不法的事」。主說,在那時的嚴酷考驗中,許多人會「跌倒」。那時還有一個現象就是「好些假先知起來」。

在我們現在的社會中,無法無天,離道叛教,假先知比比皆是。我們急需真先知。我們不需要那些試圖預言未來的假先知,但那些宣揚基督和他的國度——良善、公義、和平和聖靈中的喜樂(羅馬書14:17),並使我們恪守這異象的先知,在我們這個時代的混亂中至關重要。

我們需要的先知只是凡人而已。他們有時會像以利亞聽到耶洗別王后在追尋他的藏身之處時那樣緊張不安。他們可能會在人性的弱點中跌倒,但他們總是會被上帝的話語燃燒。聽眾會知道,主已經通過一個軟弱的人說話了。

幾個主日之前,我在我講道的教堂里播放了一段電影片段。在影片中,馬丁·路德·金博士於1963年在林肯紀念堂向廣大群眾發表了他偉大的「我有一個夢想」的演講。

在結束時,我的聽眾為一個死了五十二年的人在五十七年前說出的話長時間鼓掌。當代的教徒在教堂里看的是一節粗糙的電影片段,聽的是一個粗糙的背景音,但他們還是認識到了一個真正的預言性話語。

還有一個預言的響起,虔誠的猶太人丹尼斯·普拉格(Dennis Prager)說:「如果我們繼續講授寬容和不寬容,而不是講授善與惡,那麼我們最終的結果將是對惡的寬容。」

「為什麼很少有人意識到我們目前危機的嚴重性?」1947年,富爾頓·希恩(Fulton Sheen)主教想知道。他給出的答案是:「部分原因是人們不願意相信他們自己的時代是邪惡的,部分原因是這涉及到太多的自我指責, 主要是因為他們在自己之外沒有標準來衡量他們的時代……只有那些靠信仰生活的人,才知道世界上正在發生什麼。沒有信仰的廣大群眾意識不到正在進行的破壞性進程。」

許多觀看和收聽希恩主教定期電視廣播的人都知道他們聽到的是一個先知式的人物,特別是當他說:「擺脫這場危機的唯一方法是屬靈的...時間比你想象的要近。... 」之時。

就是此時,就是此地。我們就生活在這樣的時代了。

我敬愛的朋友並導師約翰·埃德蒙·哈蓋(John Edmund Haggai)曾打趣到:「傳道人被讚譽為管理者、餐後演講者、書評人、輔導員、優秀的調酒師、組織工作者、項目推動者,但布道究竟怎麼了?」

在這個關鍵時期,我們可能會問: 「先知式的布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美國現在不乏占卜師、分析家和預言家。他們一本正經在電視和電腦屏幕上像老大哥一樣盯着我們。他們試圖聽起來像智者,他們用沉思的語氣告訴我們如何思考,根據他們的觀點到底發生了什麼,誰是好人誰是壞人。他們崇尚那些贏得他們青睞的人,詆毀那些他們討厭的人。

我們需要真正的先知,敢於對着古巴比倫伯沙撒王在當今的後代們放膽直言:「你被稱在天平里,顯出你的虧欠!」(但以理書5章)

我們需要真正的預言家,他們不會匍匐在娛樂機構的紅地毯上,而是站在這些華麗的織物上,把這些妄想說成是剝削的謊言。願坎耶·韋斯特(Kanye Wests)和賈斯汀·比伯(Justin Biebers)以及其他在這一領域發出重要聲音的人能夠找到並發出預言性的信息。

我們需要真實的預言之聲,將直面信息機構的巨頭,並宣布他們和他們的宣傳不會告訴我們什麼和如何思考。

我們需要勇敢的男男女女,在聖靈的力量中流動,告訴學術機構中的賣大力丸的騙子們,我們看穿了他們的偽裝和膚淺的詭計。

在這個時刻,需要大膽的先知,他們要用事實來面對希律王的政治機構,它那銀色的衣服掩蓋着蟲子的侵蝕。

我們不需要更多的諂媚者、事實編造者、左派右派假新聞的傳播者、姑息者、媒體巫師、宣傳策劃者、安撫者、深層國家的幕後主腦或浮誇的鼓吹者,而是需要真正的先知。

他們可能像摩西一樣口吃,像施洗者約翰一樣粗獷,像耶利米呆在水井裡那樣衣衫襤褸。正如聖經中的先知們所發現的那樣,既得利益者們會嚴厲地對待他們。順序也都是一樣的:

邊緣化

漫畫化

詆毀

刑事定罪

監禁

滅絕

雖然如此,還是要讓先知們在街角、在城市廣場、在體育館、在教會講壇上興起。願神膏抹先知,用令人清醒、賜予生命、給人自由的真理來充滿我們這被人欺騙的文化(約翰福音8章32節)。

我們已經有了抗議的時刻。我們現在是否會擁有先知和先知教會的 「凱洛斯」(Kairos)——關鍵時刻呢?

華萊士·亨利(Wallace Henley),高產作家,休斯頓第二浸信教會(Houston's Second Baptist Church)高級助理牧師,曾在白宮和國會工作。

最受歡迎

更多觀點與評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