蒂姆·凯勒论福音派与政治、社会公正、教会该如何对待非基督徒

纽约救赎主长老教会(Redeemer Presbyterian Church)的牧师蒂姆·凯勒(Timothy Keller)在纽约贾维茨会展中心(Jacob Javits Center)举行的全球城市运动日(Movement Day Global Cities)活动上发言,20161027日星期四。

蒂姆·凯勒(Timothy Keller)与《基督邮报》交流福音派的媒体认知、政治、关于基督徒是否应该支持社会公正的辩论、约拿书对今天的基督徒有何教益以及如何对待非基督徒。

The Prodigal Prophet: Jonah and the Mystery of God's Mercy(暂译为“浪子先知:约拿与神恩典的奥秘”)一书与10月2日发布,作者凯勒是纽约纽约救赎主长老教会(Redeemer Presbyterian Church)的牧师,他审视了约拿书所传递的道德信息,特别关注了信徒应该如何对待那些不同种族、宗教之人。

“神想要我们用尊敬、爱、慷慨、公正的方式来对待不同种族、不同信仰之人。”凯勒在新著中写到。

10月29日,凯勒接受《基督邮报》专访时表示,作为牧师,他在过去几年中多次以约拿书为讲道主题,并经常将该信息运用于实践。

比如,几十多年前,当他在弗吉尼亚州一家教会侍奉时,他传讲过这卷书,将其运用于种族关系领域;在2001年,在坐落于曼哈顿的救赎主长老教会,该信息被运用到了911相关主题领域。

“一般而论,我会用同样方式来讲述这卷书的信息,但根据实际情况的不同,其运用则与时俱变。”凯勒表示。

基督邮报对凯勒的专访关注了多个主题,包括美国教会对待不同宗教信仰之人如何,“社会公正” 是否与基督教教导一致以及凯勒对当前更年轻一代福音派信徒选择离开共和党这一显著潮流的看法。以下内容选自采访。

 基督邮报:你在书中多次指出,异教徒的举动比约拿要好,这向我们表明“基督徒应该向那些与他们信仰不同之人展示出谦卑与尊敬。”你觉得美国教会在这方面做的如何?

 凯勒:这取决于教会自身、他们实际情况如何,但整体而言情况并不好,我并不觉得好。我觉得当然这问题存在于所有的美国教会,尤其是福音派教会中,他们总是表达出对迷失之人的关心。所以他们会表现出对属于其他信仰或没有信仰之人的关心。不过在其他一些领域,他们的态度有时候会比较独断。

许许多多的教会和基督徒,当他们向非信徒传福音时,他们很尖刻、有居高临下的优越感。我见识过的。所以我想说,即便约拿最终去了尼尼微,他去那座城传道,但他并不爱那座城。他也根本不爱人,不爱也不尊敬他们。而且很明显,这卷书所表达的信息之一就在于,向人传道并不够,你也必须爱他们、尊敬他们。所以你不应该仅仅传道给非信徒,你也应该关爱、尊重、聆听他们。所以,是的,我觉得这是这卷圣经所传递的信息之一。

基督邮报:在书中你写到“如果教会没有在实践行为中展示出可见的爱,那我们被世界批评就理所应得。”在你看来,当前美国教会的哪个方面最应该受到“世界的批评”?

蒂姆·凯勒2018年发布的著作The Prodigal Prophet(暂译为:“浪子先知”)

凯勒:[在新闻媒体上]并没有强调过“所有的福音派基督徒都在支持唐纳德·特朗普和共和党。”当然世界范围内的教会,很多是非盎格鲁人、非白人教会,在政治上分歧很大。你不能简单将世界范围的福音派简单贴上保守或自由派的标签。

从一定意义上说,他们更接近自由派,因为有许多穷人、许多非白人在关心公正,但与此同时,在性和性别之类的问题上,他们则相当保守。所以,他们在看着美国教会,他们在提出问题。他们在说“你们为什么不更关心移民一些呢?”“你们为什么不更关心一下穷人呢?”

我觉得媒体倾向于简化一切,倾向于一般而论。由此,在一些领域我觉得不完全公正,但却是部分公正。所以世界并全球的教会都在看着福音派教会,正在思索,美国的福音派教会更关心自己的政治力量,胜过关心教会外之人、胜过关心边缘化的人。我觉得这并非完全公正的评价,因为我觉得有非常多的教会并非如此。非常多的。然而,我觉得批评也有一定道理的。

基督邮报:在第7章里,你提到约拿在尼尼微的传教包含了社会改革和传讲神之审判两方面的内容。最近,在福音派圈子内有关于“社会公正”是否与基督教教义相一致的争论。你的看法如何?

 凯勒:耶稣问过:“爱邻舍到底意味着什么呢?”耶稣在好撒马利亚人的寓言中给我们讲过这样一个人,他向我们指明了有一个人将社会、行为、物质、医疗、经济上帮助给予一个不同种族并宗教的人。有一个不同种族、不同宗教的人,他救他起来,冒着自己的生命危险并且花钱给他,而耶稣说的是“你去照样行吧。”

圣经说,基督徒不仅仅要传福音给别人,也要爱他们的邻舍。而且当他们看到自己的邻舍身处困境,他们应该站出来,应该去帮助他们,在物质上、在经济上都要给予帮助。我们必须这么做,无论他们的信仰与我们相同与否。换言之,我们必须帮助我们的邻舍,哪怕他们并非基督徒。

他们说:“哦,是啊,是啊,是啊,那是好撒马利亚人的故事,不过那不是社会公正。”我在想的是,好吧,那我就不知道你说什么了。我甚至不知道你意思如何,因为你能说你想说的东西,但那是你必须要做的。你不仅仅要传播福音,你也必须在实际行动中爱你的邻舍。

而且,这些人里包括了非基督徒之人。所以我要说,你想怎么说都行,而那是圣经说的。

我常常发现那写说基督教教义与社会公正不相符的人常常在心思中有一个强势政府、中央集权的经济、高额税赋、财富重新分配,而那是在社会主义政府运营经济情况中出现的东西。

我总是说,我觉得圣经并没有直接谈论过这个问题。我能想象有些人会为此一辩,因为我们应该要关爱穷人。但我也从圣经里看到一个能对此提出反驳的论据,因为圣经也在讲述私有财产的事情。而且谈的是私有财产的重要性。所以我想说,政府今天在税收结构、该如何帮助穷人领域做的事情并非圣经直接论述的对象。这不是我直接讨论的问题,我说的是基督徒应该做的事情。基督徒应该尽心尽力帮助有需要的、被边缘化的人,我们应该成为好撒马利亚人。

我在想公正到底意味着什么,不过还有一些人则在思考公正这个术语的意思,所以他们在谈论政府干预和经济。我没打算涉及这个题目。

我们应该要做的不仅仅是传福音给我们的邻舍,而且要像撒马利亚人那样爱他们。我把这个叫做“社会公正。”

如果你不想用这个词,没关系。我想我们都应该赞同大家必须这么做。

基督邮报:在11章里,你反驳了那种认为基督徒永远不应该让教会与任何政治党派结盟的观点。有一些媒体,比如《纽约时报》就是其中之一,认为青年福音派正在远离共和党,这些人越发认为自己“政治独立”或者“政治无所皈依”。你对这显著的趋势有何见解?

 凯勒:确实有许多年轻的福音派基督徒觉得自己在政治上觉得无所皈依,我赞同这点。

非洲裔福音派基督徒倾向于民主党,白人福音派基督徒倾向于共和党。我认识的人里,在这两边都确实在自己的党派内觉得相当不舒服。那就是我认识的黑人基督徒说,尽管他们喜欢民主党做的许多事情,但这个党变得越来越世俗化,而且在许多领域是反宗教的,他们常常觉得非常非常出格。我也认识许多白人福音派基督徒,他们认为共和党对种族公正的重要性论述不多等等,所以他们觉得有些被疏远了。

当你说“无所皈依”,我知道的这些人常常会最终还是会去跟随一个或另一个党派,不过他们——我可不想这么说——但他们是捏着鼻子这么干的。

我认识的绝大多数“无所皈依”的人依然在努力应付一个党派或另一个党派,我觉得这是好的,坦白说是这样的。

(翻译:尤里)

最新资讯